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一百一十一章 痴情女人

第一百一十一章 痴情女人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4893  |  更新时间:

柳岩这边。她仍然在四处打听罗峰的行踪,暂且不提。

另外一个对罗峰钟情的女人,程梅从望江山庄上下来后,一直往南荒镇的赤山奔去。

开始的时候,程梅行进得还十分的快,不出一天的时间便从望江山庄奔出了几千里路。到了后来她逐渐感觉体力上有些跟不了,就放慢了脚步。

到了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实在是太累了,便想找一个地方,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下再赶路。

程梅爬上一处山丘之上,她四下望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到达的这个地方怎么与先前的地方有这么大的不同!

程梅看到她眼前的这个地方,连一处村庄也没有。不仅如此,而且地上一棵草也没有,更不用说树了。

如果硬要说是有树的话,那就是在很远的地方能看到有一棵、两棵树干模样的东西挺在那儿,却一点生机也没有。这几棵树也许在很久已前还算数,现在早就成了枯木了。

程梅站在山丘上,这才感觉到这儿的天气怎么这么的热?!原来,她之所以感到十分的疲乏,那就是因为她现在所处的地方与其他地方真的不同,这儿气温高,人在这儿如炙烤着一般,十分的难受。

程梅突然觉得有些渴,她解下随身带的水袋,拧开塞子,举起来往嘴里倒了倒,却一点水也没有了。

坏了!程梅心想,自已真的是太大意了。从望江山庄下山后,自己刚知道赶路,竟然忘记了往水袋里加水了。

我们都知道,人如果缺了食物倒还能活上一段时间,如果没了水那肯定是活不多长时间的。程梅作为一代药宗望江山庄的名徒,这一点她自然是知道的!

程梅想到这儿,心里不免有一些紧张。一开始,她自己埋怨自己:程梅呀,你做事情怎么如此的不周到,竟然连出门带水这样最基本的常识都忘记了,你这样的人还能成什么大事?!

尽管程梅的内心十分的懊恼,但是她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后,焦虑的心情就慢慢的就平复了下来。

在休息的时候,程梅望着头上暴晒的太阳,感觉着周围热烈的温度。

程梅突然觉得自己离赤山应该不远了。她便又鼓励自己:程梅,你现在马上就要到赤山了,现在只要你有信心,就一定能找得到赤山的。

程梅,你只要到达了赤山,对她来说就是胜利。

程梅不停的为自己加油。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出来做事,她不想半途而废。如果就这样回去,不仅对柳凌波掌门没法交代,对望并山庄没法交代,对罗峰大侠对自己都没法交代。

程梅一次一的告诫自己:程梅,千万不要灰心,一定要鼓足有勇气,只有有信心才能闯出去,如果失去了信心,那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程梅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罗峰呀罗峰,你一定要给我力量,只要有你的支撑,再苦再困难我也要坚持到底!

程梅内心最大的动力是,她知道这样做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心爱的罗峰。她此来赤山,就是为了能帮罗峰取得渊龙刀。

得渊龙刀者得天下。只要罗峰能得到渊龙刀,就必定能称霸修真三界,成为一代武林至尊!

程梅想到这儿,便又坚持着站了起来。她大声的对自己说道:“程梅,你一定要坚持下去,绝不能让罗峰罗大侠失望。”

程梅这样对自己说着,顿时感到自己的身上充满了力量。此正可谓: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无坚不摧的。

程梅将宝剑从自己的身上解了下来,拄着宝剑,一步一步的顺着山丘的山脊,冲着太阳落山的地方走去。

天黑下来了,程梅仍然行进在去赤山的路上。虽然程梅一直没有找到可以喝到的水源,可是随着太阳的下山,天气变得凉爽了许多,这也让程梅干涸的双唇,得到了一丝缓解。

程梅觉得现在天气凉爽得抓紧现在这个时机多赶些路。于是,她就不由得加快了行进的脚步。她这样走着,不一会儿便行出了几十里路。

程梅再一看时,自己已到了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只是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沙子,她已进入到了一处沙漠之地。程梅想也不愿意多想,就是朝着一个方向往前走路,因为周围的一切已经告诉她,她离赤山越来越近了。

突然,眼前有一只巨大的蝎子挡在了她的前面。程梅咋一看,不禁吓了一跳。眼前这只怪物,长得像是蝎子的样子,可是只是它的两个螯钳就足有几丈有余,长长的尾巴高高的翘着,一根几尺长的毒刺就冲着程梅;不断的示威。

程梅晓得自己遇到了这沙漠之中的怪物了。在这荒无人烟,甚至连一只虫子也没有沙漠里,怎么会有这么一只巨大而且恐怖的蝎子呢?它是靠什么生活的?它挡在自己的面前究竟是想做什么?

难道它是想吃了自己吗?程梅知道在这样的环境下,蝎子很难找到能吃的东西,它一定是看到自己已经饿得不不行了,它想吃掉自己吧?

程梅不敢轻举妄动,她看到这样的情景,知道这只怪物自己是惹不起的!她一只手握着腰中宝剑的剑柄,另一手架在空中,时刻招架着它向自己袭击过来。

毒蝎的毒刺不停的抖动,两只螯钳一夹一夹的,它想将程梅吓退回去。程梅能走到现在,她说什么也是不愿意就这样放弃的。于是,程梅与毒蝎子就僵持在那儿,双方谁也不想先进攻。

程梅试着对那毒蝎子说道:“你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挡在我的面前?”

令程梅想不到的是这只毒蝎子竟然能够听懂她说的话,而且还能用程梅能听懂的话回复她。毒蝎子对着程梅说道:“我是南荒赤山蝎神,你是何方人物竟敢私闯南荒?”

“你能够说话?”程梅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对着毒蝎说道:“你到底是人还是怪,你怎么能听懂我说话的意思,而且还能说出人类的语言?”

毒蝎说道:“我是人是兽你还不知道吗?难道你的眼睛也有问题,在你面前的不就明明是一只威武无比的神蝎吗?你怎么还敢冒犯我不成?”

“神蝎?”程梅说道:“你凭什么说自己是神蝎,你既是神蝎为什么要挡住我进南荒的路,你与南荒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守在这儿?”

毒蝎说道:“你凭什么能问我这么多的问题?我却一个问题也没有问你呢?!你先告诉我,你是何方人物再说。”

程梅说道:“我是望江山庄的程梅,你听说过望江山庄吗?”

毒蝎说道:“噢,原来是望江山庄上来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难道你连望江山庄也知道?我叫程梅,是望江山庄程岁寒庄生的二弟子,你知道程岁寒庄主吗?”程梅问道:“你不会连我师父程岁寒庄主也知道吧?”

“你是说程岁寒吗?”毒蝎说道:“天下有谁人不识他呀,要知道不识程岁寒的人可算不上是一位真正的修真之人。”

程梅说道:“你到底是什么怪物,你一只毒蝎怎么连这样的事情也知道?我告诉你了好几个问题了,你总得回答我这个问题吧?”

毒蝎说道:“好吧。我告诉你我虽然是一只蝎子,可并不是一只普通的蝎子,我是一千年前,玄真洞的一只蝎子,在仙子俞珊和书生韩能的座下听了好几年修真之道,得以仙化,所以,就能听懂你们说的话了。”

“当真?”程梅说道:“你真的是玄真洞下的毒蝎?你怎么到了这个地方,你来这儿是做什么的?”

毒蝎说道:“我真是玄真洞的毒蝎,你难道到现在还不相信我吗?我在此是奉命守护南荒这个地方的。所以,我还是劝你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免得我们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你在看守这个地方?”程梅说道:“这南荒沙漠之地,你是奉谁之命看守的,这儿又有什么能值得你看守的东西?”

毒蝎说道:“那你说你来这儿是做什么的?你来这儿要做什么,我就是要在这儿看守什么的。”

“难道你是为看守渊龙刀而守候在这儿的?”程梅问道:“你的意思是玄真道长让你守在这儿的吗?”

“不错。”毒蝎说道:“你一定听说了有关赤山渊龙刀的传说,试图来这儿套取渊龙刀的秘密吧?!我告诉你,你休想从这得到半点有关渊龙刀的秘密!我是决不会让你踏进南荒半步的。”

“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还一定呢?!”程梅说道:“我念你是在玄真道长的坐下听了好些年的修真心法,我才与你以礼相待的。我劝你还是早些离开这儿,让我进去,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毒蝎说道:“你真的是犯晕了。是渴了吧,怎么想事情都变得这样简单了?你能在这儿把我打败了吗,还劝我早些离开这儿,我告诉你也就是我在玄真道长的坐下听心法听多了,脾气慢了许多,要是撂原先我早就一下将你蛰死在变儿了!你还是乘早离开这儿吧!念在程岁寒庄主的份上。”

程梅说道:“我看你才是糊涂了。在这样的地方没有喝的没有吃的,不糊涂了才怪。你想我既然来了,会就这样离开这儿吗?”

“我告诉你,你们人类到这个地方来会饿死渴死,我们蝎类却可以在这儿很长时间的生活。”毒蝎说道:“这个地方白天的温度就可以把你烤焦,而晚上又会把你冻死,你怎么能免于其难呢?”

程梅说道:“白天的温度我早就领教过了,也不过如此。就是现在的温度,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冷的呀!”

毒蝎说道:“你白天的时候离赤山还远,没有感觉到它最热的时候的状态。而且现在还中介刚刚开始降温,也没有到最冷的时候,到了半夜,到底有多冷,你是永远也不会体会到的。”

程梅说道:“就算我相信你,可是你为什么又要告诉我这些?难道你不知道当前正是阴阳轮回之时,而得渊龙刀者可得天下,你难道不想让修真界得到这宝物可以治住邪物吗?”

毒蝎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也就是念你来自望江山庄,而望江山庄是修真界的正派,我才没有直接与你为敌,与你说了这些就是不想让你白白的热死,活活的冻死。要是坏人来了,我早就一钳子将他夹死了。”

程梅说道:“你只是这样说,却没有说为什么不让外人得到渊龙刀呢?你难道就让渊龙刀沉睡在这儿,永远也不能发挥它的作用吗?”

毒蝎说道:“自然不是这样的。而我之所以,没有让你进去,并不是说不想让你得到渊龙刀,而是凭你现在的修为,连赤山也到不了便会烤焦的,我是为了你才不让你进去的。”

“为了罗峰大侠能得到渊龙刀,我就是被冻死烤死,我也是愿意的。”程梅说道:“我也谢谢你的好心了,我既然来了,就是想从这儿打听到有关渊龙马的消息。得不到消息,我是不会离开这儿的。”

毒蝎说道:“那我实话告诉你,渊龙刀早就不在赤山了。你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程梅想不到毒蝎子竟然能有这样的耐心与自己说话,这与它的外表真的是极不般配。程梅说道:“那你说为什么?既然渊龙刀不在这儿了,你为什么还要守候在这儿。你一定是骗我的,我必须要进去看看。”

毒蝎说道:“我真的没有骗你,你进去唯有一死的,到时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的。你还是快些回去吧。”

“你在骗三风的孩子呢?”程梅说道:“这样的生活你能过得,我为什么一进去就会死呢?难道我一个修真灵者的功夫还不如你一只毒蝎子?”

毒蝎说道:“我不与你讲了,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你如果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只能赶你走了。”毒蝎说着,就又将两只螯钳往程梅的面前一夹一夹的。

程梅说道:“我也实话告诉你,你就不白费心机了。我说什么也不会就此罢休的,你必须让我进去才行!你如果不让我进,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我也只能对你不客气了。”

说着,程梅便将自己怀里的宝剑抽了出来,冲着毒蝎说道:“你快快给我让开,不要耽误了我的大事。”

毒蝎说道:“有本事就放马过来,休想用这样的话就把我吓倒。”说罢,毒蝎用螯钳夹住程梅的宝剑,然后将自己的毒刺伸了过来,就冲着程梅的肩膀就刺了下来。

程梅看到了,自然不会束手就擒。她将宝剑用力的往回拉,想凭借自己的力气,将宝剑从毒蝎的钳子里夺出来,可是费了几次力后,也是无法夺回。

当然,程梅在夺剑的时候,也不是只是一味的用蛮力住回夺剑,而是一边跳着躲着毒蝎的毒刺一边往回夺着剑。程梅看自己的宝剑被毒蝎子死死的钳住,她在想着用什么办法才能让毒蝎将螯钳松开。

程梅看到毒蝎了分明是在让着自己,它的那只螯钳根本就是闲在那儿。如果那只螯钳也参与进来,程梅自然不是毒蝎的对手。

可是所谓两军交战勇者胜。程梅知道越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自己更不能放松,她内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程梅,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于是,程梅内心暗自一用力,将手腕用力的一转,试图通过旋转宝剑逼毒蝎松钳。她的这个办法真的奏效了,因为毒蝎已将她的宝剑松开了。程梅乘势往回一跳,跳出了毒蝎的攻击范围。

程梅在心里想着,这只毒蝎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能有这样大的本事?而且,更让她想不通的是,这只毒蝎虽为怪兽却一点也没有怪兽的暴戾之性,它的性格不但温顺不少,而且也与自己比较的友好,根本看不出一点儿的对立关系。

现在这种情况也容不得程梅多想,她觉得自己应该想的问题是怎样才能将毒蝎控制住,不让它再挡在自己的面前。

程梅突然想到蝎子是怕火的,如果自己用火攻,也许它就受不了会投降了。可是现在她身上什么也没有,怎么能找得到火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