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九十五章 炽州知府之舌战

第九十五章 炽州知府之舌战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395  |  更新时间:

方罡呵斥道:“大胆!本府问你话,你回答便是,你有什么资格枉自揣测?”

罗峰疯疯癫癫的冷笑了几句说道:“我只是随便说说,方大人大可不必紧张成这个样子呀。”

坐在一旁的东方飘云发话道:“休要再啰嗦,你不要故意挑战我的耐心,逼我发飙是吗?快回答方大人的问话,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罗峰看了看东方飘云,说道:“请你不要这么急躁好不好,你这个样子会吓到我的。你一吓到我,万一让我把记得的事情全部都忘掉了,一个字也想不起来,看你怎么和方大人交待。”

方罡对东方飘云说道:“东方掌门,不要急。让罗大侠慢慢说便是,只要他挨得住,我们也能挨得住,我们有的是时间陪他耗。”

罗峰便对东方飘云说道:“你看看,你这个掌门当得没水平了吧。还是方罡方大人有水平,天下哪有人像你这样心胸狭隘。”

东方飘云差点没让罗峰的话气死,但是碍于方罡和潘黎的面子,也不好发作,只好说了一句“混蛋!”,便强压住怒火隐忍了下来。

方罡又对罗峰说道:“罗大侠,现在的心情怎样,可以说了吗?”

罗峰说道:“唉,其实告诉你也无妨,也好让你给九尾神狐捎个信,让它知道到底亏欠了程家多少。”

潘黎说道:“休要胡说!人狐不同类,谈何亏欠?”

罗峰说道:“潘大人,此言差异。天地成物皆有灵,也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们长在天地之间,吃五谷杂粮、飞禽走兽、虫鱼虾蟹,喝山泉河水,住茅草竹楼,吸日月精华,无一不是承蒙天地因赐,我们每一天都要对世上万物由衷的感激。人狐同灵,狐做了丧尽天良的事,对不起程家人,不晓得悔过。至少也得知道亏欠。”

潘黎说道:“好了好了,我不想与你讲这些大道理,一派胡言!”

罗峰说道:“不是我想与你讲,是你讲了我才说的。你这人提起一个话题,说不过我还不让别人说了!”

方罡看出罗峰现在分明是天一句地一句的胡说一气,分明是在用话气他们。方罡明白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切不可上了罗峰的当,真的生起气可让罗峰看不起了。

于是,方罡仍然对罗峰笑脸相迎的说道:“罗大侠果然好辩材,你一个人竟说得我们两大知府、一大掌门无话可说了,我们甘拜下风。”

俗话说:“人不是被吓怕的,而是被敬怕的。”方罡这一说,竟让罗峰感到不好意思起来。罗峰对方罡说道:“方大人真的客气了,我一介草民怎敢与饱读读书的青天大老爷相比。但是,我只是觉得知礼而不行礼的人,更加可恶恶心人罢了。所以,才多说了两句,万请方大人不要见笑。”

潘黎被罗峰这样一说,心里自然更加气不打不处来。可是,他却没有办法与罗峰理论,因为罗峰并没有指名说他,现在是谁往上凑,谁就是承认自己是那个知礼而不行礼的败类了。

方罡对罗峰说道:“好了。该说的罗大侠也已经说了,那现在你是否可以告诉老夫,程岁寒庄主为什么要派你前来寻找九尾神狐了吗?”

罗峰心里想,今天的这事怎么起来显得那么奇怪?原因主要有三点:

一是以前潘黎、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对自己一直穷追猛打,恨不能将自己碎尸万段,今天怎么突然决定不杀他了?噢,对了欧阳寻踪怎么还没有见面。他去哪儿了,柳岩姑娘是不是已经安全了?上官云龙也一直没有露面,他为什么没有也一齐到炽州来,他现在是不是还是望江峰,他在那儿到底是要做什么?这些问题,罗峰一直没有机会想,现在想来总觉得那么的奇怪。

二是方罡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客气,他所说的与自己要做个交易,是指什么?他到底与九尾神狐是什么关系?难道他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来寻找九尾神狐?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九尾神狐为什么到现在也一直没有露面,它现在还在不在炽州,它现在地身份是什么?

三是东方飘云到底是什么来头?他的功夫如此之高,为什么还如此听方罡的话?他与上官云龙之间到底有怎样的恩怨?

有好多好多的问题一时充满了罗峰整个大脑,让他一时缕不出一个头绪来。但是,现在方罡问自己话了,他该怎样回答他呢?罗峰想了想对方罡说道:“回方大人,事情是这样的:六百年前,洞房这夜,九尾神狐吸净了程家九凤的阴华,得以修成大法。可是,那程家九凤的阴魂却无脸归宗,终日放荡在外。程岁寒前辈让我来炽州的目的就是让我找到九尾神狐,取回九凤的魂魄,送到望江山庄的九凤朝阳台这上,让九魂归体,九凤得以成仙。”

“噢,原来是这样。”方罡说道:“可是九凤的魂魄既然已四处飞散,你找到九尾神狐又有何用呢?”

罗峰想了想,在现在情况还不明朗的情况下,他断不可将找到九尾神狐然后向它索回九凤阴华之事告诉方罡。于是,罗峰便对方罡说道:“程岁寒前辈只是让我替他找到九尾神狐,接下来该如何做,恕在下无可奉告了。”

方罡还想有话要问罗峰。风要张嘴再问,就在此时,侍卫进来说道:“方大人,晚宴已备好。请两位大人、东方掌门前去用餐。”

方罡抬头一看,果然时候确实已经不早了,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心想,从早到现在已经有一天没有吃东西了,潘黎和东方飘云从大老远的地方而来,不能太亏待了他们呀,是得招待一下潘黎和东方飘云了。

至于,还有一些要问的话,罗峰现在就在自己的手上,将他押入大牢,明天再问也不迟。

于是,他便站起来对罗峰说道:“罗大侠,现在时候不早了,你也下去休息一下吧。”方罡又侍卫说道:“你们将大侠带下去,好生伺候着。”

罗峰自然知道方罡所说的下去休息,好生招待是什么意思了。很明显,自己是要下大牢了。

侍卫齐声说道:“是!”便走上来,扶起罗峰把他带下去了。

方罡又对潘黎和东方飘云说道:“两位随我一齐去用餐吧。”

潘黎说道:“方大人,你可要命人好好的看管住罗峰,切不可让他再逃喽。”

方罡说道:“潘大人放心好了,罗峰现在已真去了真气。我将他关押在炽州大牢内,多派些人看管就是了。”

东方飘云也说道:“就是!潘大人不要多虑了,罗峰已服下了我配制的驱阳散,现在他与普通人无异,他也无能逃脱炽州天牢了。”

潘黎见方罡和东方飘云都是信心满满的样子,就说道:“那好吧,只要方大人安排好了,我便放心了。”

说罢,方罡便引着潘黎和东方飘云两个人去里堂里用餐去了。

但说,侍卫将罗峰扶下后厅,带到了知府衙门的大牢里。

方罡给罗峰选了一间较大的单间牢房让他住,算是对他的特别优待。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牢房是最为牢固的一间。

现在的罗峰服下了驱阳散,已经失去了真气,将他放在这间牢房里,可谓万无一失,保证无虞。

侍卫将罗峰送进牢房,关上牢门,然后从门缝里将一些饭菜给罗峰递了进去。对罗峰说道:“罗大侠,请用膳吧。”

罗峰看到侍卫递进来的饭菜,有鸡有鱼有肉还有酒,说明这是方罡特别安排的。罗峰想也没想就挪到饭菜跟前,抓起一只鸡腿吃了起来,然后倒上了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罗峰觉得饭菜河水倒还可口。就对侍卫说道:“多谢两位贵差了,你们忙去吧,有事我再叫你们。”

侍卫听得罗峰这样一说,便对罗峰说道:“那请罗大侠慢用吧。”说着给罗大侠深鞠一躬,然后退了出去。

罗峰吃完牢饭,就在牢房的一角席地睡着了。过了一会儿,牢头过来查看一下,没有发现异常就放心的回去睡了。

半夜时分,罗峰醒来,轻轻的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瓶,然后把药瓶的瓶口拧开。但见一股轻烟慢慢的从瓶子中泛了出来。

不一会儿,整个牢记里就都充满了一种奇特的香气。正在巡逻的牢头闻到香气不自觉的身体就瘫软下来,倒在地上睡着了;已经睡着的闻着香气后,自然睡得就更加香浓了。

整个牢房里,只有罗峰一个人还是清醒的。

罗峰慢慢的站起身来,提起自己的真气,双手在牢门上用力的一掰,就把碗口粗的牢门硬生生的掰断了。

罗峰从牢房里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乘着夜色逃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方罡就吩咐侍卫到牢房里把罗峰提来,他们今天要从罗峰的体内取出玄晶灵石。

侍卫得令后,就径直去了牢房。可是,当他到达牢房一看,霎时傻了眼,只见牢门大开,牢头和狱卒、犯人都在呼呼的睡大觉。

侍卫连忙跑上前去,摇摇这个晃晃那个,却一个也喊不醒。没办法,他就独自一个人来到关押罗峰的牢房前,但见牢门已经破碎,罗峰也不知所踪。

侍卫一看情况不好,就立马跑了回去将所看到的情况报告给了方罡。

“报!”侍卫边跑边喊。

方罡正与潘黎和东方飘云在大堂之上喝茶,聊天,正盘算着怎样将取出来的宝石,合伙更好运好。却听到侍卫来报。

方罡见侍卫跑得如此紧急,就知道有重要情况,大事不妙的样子。难道是罗峰自杀了?方罡在心里还这样想着。

方罡问侍卫:“什么事?如此慌张。”

侍卫说道:“报方大人,大事不好了。您快去看看,罗峰逃跑了?”

“你说什么?”方罡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问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