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九十四章 激战

第九十四章 激战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392  |  更新时间:

罗峰早就清楚意识到自己的力道根本无法与东方飘云相比,尽管自己出其不意,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东方飘云只要用出五成的力道与他过招,他也不是东方飘云的对手。

罗峰在击出一掌后,并没有停在那儿等待真气击中东方飘云的那一刻。而是,紧接着一跃便跳到了客栈的楼梯之上。

两股强阳之气相撞的瞬间,但见到蓝紫两道光犹如雷电一般,发生了一道悠长的闪电,并伴随着一声剧烈的响声,将客栈的一处客房硬生生的劈成了碎屑。

住在客栈的人也跟着遭了殃,被活活震死了不少。

站在楼梯上的罗峰说道:“不要打了,再打就会更多的无辜百姓的。我认输了,你们放马过来抓我吧。”

东方飘云还要对罗峰出招,却被方罡呵止住了。方罡说道:“住手!既然罗大侠同意认输,那我们也就可以停手了,以免伤及无辜百姓。”

东方飘云听了方罡的话,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也只能罢手。

罗峰则对方罡说道:“只是你们在逮捕我之前,我还有一事不明,还请明示。”

“什么事,你说吧。”方罡说道。

罗峰说:“我们才刚刚到炽州几天的时间,你们是怎样寻得我们的行踪并派东方飘云追踪我们的?”

潘黎说道:“哈哈,你要问此事呀。那我就可以告诉你,不用劳烦方大人了。”

罗峰说道:“你说吧,在下洗耳恭听。”

潘黎说道:“你与柳岩都是小小的一介草民,如何能斗得过官府?”

罗峰说道:“我不想听你讲什么大道理。我只是想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你说还是不说?”

方罡也想早一点将罗峰带回去,于是就接过话茬说道:“其实也很简单。潘黎潘大人得到线报说你们离开了望江山庄往炽州赶来。我们虽然没有派人跟踪你们,但是我们已经知道你来炽州肯定是受程岁寒之拖,前来炽州办事来了。”

罗峰说道:“这个自然。但是,不知潘黎潘大人是如何晓得我们要来炽州的?”

潘黎说道:“哈哈,要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难道罗峰大侠没有听说过,隔墙有耳这句话吗?”

“此话怎讲?你是说你派人监视我们?我们什么时候的谈话让你偷听去了?”罗峰问道。

潘黎笑道:“哈哈。罗大侠你好好想想:你与程梅一起去望江峰下王衣水家时,难道没有注意到有人在偷听你们谈话吗?”

罗峰一想,历声问道:“是谁在偷听?!”

潘黎说道:“你们在谈话之时,上官云龙道长在躲在王衣水的屋檐之上。你们所有的谈话内容早已被上官云龙道长听去了,他又通过飞鸽传书告诉了我。”

罗峰说道:“噢,原来是这样的。你们堂堂官府竟是用这样下三烂的手段,晓得了我们到炽州的时间和要办的具体事情。”

方罡接着说道:“正是。但是罗大侠不要说这是什么下三烂的手段,这只是正常的侦察而已。”

罗峰说道:“下三烂就是下三烂,不要美其名曰侦察了。那后来呢?继续说——”

方罡说道:“你们来炽州后,我们便晓得你一定会先去王氏族村去找王氏后人。为了让你在王氏族村暴露行踪,我就事先让衙役将官府要缉拿你们的消息告诉了王氏后人。”

罗峰说道:“你是说,你们故意将要缉拿我们的消息告诉在府衙当差的王氏后人,就是为了从他们那儿得到我和柳岩的消息?”

方罡说道:“罗大侠真的很聪明。我们将这消息告诉他后,他一定会向王世筠族长汇报。王世筠族长得到消息后,一定会替我们在村头静候你们的到来。”

罗峰说道:“原来是这样。你们将消息告诉王氏后人,就派东方飘云在村落等候。当我们到达王氏族村后,东方飘云就故技重施潜伏在王氏祠堂,偷听我与王世筠族长的谈话。最后,还恬不知耻的跟踪我们到了宾至客栈?”

方罡说道:“不错。这么说来,你和柳岩回来的时候就知道有人跟踪你们了?”

罗峰说道:“那还用得说?我早就知道你们跟踪我俩了,我们也早想到你们利用今天早上围困宾至客栈的。”

方罡说道:“罗大侠,我们不叙闲话了。有闲话到知府衙门我们再继续聊就是了。刚才,你既然答应不再抵抗了,你看现在是不是可以随我们一齐到府衙去走一趟?”

罗峰回道:“这是自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话我既然说了,你们也大可放心。我倒是不知道,方知府会用什么待客之道呢?”

方罡说道:“看在罗大侠年少有为,重情重义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不把你当作普通犯人一样五花大绑了。但是,你必须将此药吃下?”说着,方罡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药瓶,用呼一掷将药瓶掷给了罗峰。

罗峰用手接过药瓶。看了看,拿着药瓶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方罡说道:“这是东方飘云先生亲自为你秘制的一剂药,名曰驱陌散。此药不会伤害你的身体,但是会让你丧失真气,从一位修真灵者变回一个普通的人。”

罗峰说道:“噢。那你的意思就是我必须要将此药吃下去,你就能放过客栈的客人喽?”

方罡说道:“正是,你只要将此药吃下去,我便放过这里的所有人。”

罗峰说道:“那也得答应我,王氏族村的人与这件毫无关系,你也不要再去为难他们。”

方罡说道:“我答应你。”

“那好!你身为一州之长,我就想信你说的话。”罗峰说着就将药瓶打开,将里面的药粉全部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方罡亲眼看着罗峰将整整一瓶驱阳散全部都吃了下去。

罗峰吃下药后,一下子精神就恍惚了许多。不一会儿就已经明显得站不稳了,他在楼梯上摇摇欲坠,他还差点一脚踩空掉落到楼下。

方罡看药效发挥了作用,才对身边的侍卫说道:“快去将罗峰罗大侠扶回府衙。”

“是!”两个侍卫答应一声,便快速跑上楼梯,将罗峰扶了下来,驾到一副轿子上。

方罡便与潘黎一齐调转马头,东方飘云跟在后面,一齐往府衙赶去。

侍卫命四个轿夫抬着罗峰,将罗峰的轿子夹在队伍中间,也一齐回到了炽州的知府衙门。

衙门内厅大堂之上,方罡和潘黎分主宾坐在上位,东方飘云坐在一侧。

方罡命衙役:“将罗峰带上来。”

不一会儿,两个衙役便架着罗峰走了进来。

方罡指着东方飘云对面的一个座位。对罗峰说道:“罗大侠,请这边坐。”

罗峰也不说话,只是由衙役架着默默地走到那张椅子面前,转身坐了下来。

方罡笑着对罗峰说道:“怎么样罗大侠,现在好些了吗?”

罗峰说道:“多谢方大人关心,我这会儿没什么大碍了。只是突然失去了真气,一时感到有气无力而已。”

方罡说道:“那就好,那就好。罗大侠如果感到哪儿不舒服,就告诉我,我让东方先生给你诊治一下。”

罗峰苦笑一声说道:“我现在已经沦为两位知府大人的阶下囚了,您何必对我这么客气呢?要杀要剐,息听尊便就是了。”

方罡“哈哈哈哈”笑了四声,说道:“罗大侠可不要这样说,我们请你来可不是要取你性命的。只是与你商量一些事情,做笔交易而已。”

“不是为了取的性命?”罗峰反问道:“那请问潘黎潘大人为什么三番五次的追杀我,你到底是为什么?”

潘黎说道:“罗大侠你大可不必激动。我们为什么要缉拿你,想必你也清楚。我们只是看中了你体内的玄晶心种。只要你将它交出来,我们便可以放过你的。”

罗峰想不到潘黎会变得这样赤裸裸,竟然不再说什么扰乱秩序云云,直接把真实的意图表达了出来。

罗峰对潘黎说道:“我现在已失去了真气,那玄晶心种在我身上也没有什么用处了。你如果想要拿去便是,可是我们不知道你准备怎样拿呢?是不是要将我的腹部剖开,杀鸡取卵呢?”

潘黎说道:“呵呵,这个你大可放心。你现在失去了真气,对玄晶心种也就失去了吸引力。待明R你体力好转之时,我用真气将你体内的心种灵石吸出来便是了,根本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太大的伤害的。”

罗峰说道:“那恕在下不明白了,那玄晶心种,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灵石,潘黎潘大人为什么要苦苦想逼呢?”

“这是天机,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说不清楚。实话告诉你,我们虽然贵为知府,但是很多事也只是奉命而为罢了。”潘黎说道。

方罡说道:“罢了罢了。这个事就不要在纠缠下去了,待明日作法将它取出来好好研究一下便知道了。我倒是有一件事十分的好奇,想请教一下罗大侠。”

罗峰看了看方罡,说道:“我是一囚犯,方罡大人如果有什么要审问的,尽情审问便是,又何必如此虚伪呢?”

方罡被罗峰抢白了一下,顿觉脸上无法。他强压着怒火对罗峰说道:“六百年前,九尾神狐与赵镇南、刘珍两位前辈定下誓约,就是程氏宗派的后人永远也不得进入炽州,井水不犯河水。现在,望江山庄在烽州甚至在整个修真界也甚为知名,一切都顺心遂愿,那现在为什么又想起来要派你来炽州寻找九尾神狐了呢?”

罗峰说道:“原来,方罡方大人也知道九尾神狐与望江山庄的传说。程家本是炽州的名门旺族,后来在九尾神狐的纠缠之下才败落下来。你作为一州之长,不仅不为程家鸣不平,反而为九尾神狐说尽好话。难道方大人与九尾神狐沆瀣一气不成?”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