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八十八章 通缉

第八十八章 通缉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137  |  更新时间:

过了不一会儿,程竹、程梅、程松便来到了程岁寒的房间,并一齐向师父问安。

三人齐声说道:“徒儿拜见师父,给师父请安。”

程岁寒说道:“免了。”

三个人直起身来,说道:“谢谢师父。”

程岁寒说道:“程松、程梅、程竹三个徒儿,今天为师叫你们来,就是有件事要向你们宣布一下。”

三个便又意即向程岁寒作揖道:“请师父吩咐。”

程岁寒说道:“免礼。程松、程梅、程竹你们知道我望江山庄六百年来,所有的人都没有结过婚育过子女,都是救济孤儿来传承衣钵,到为师这儿已有九代了。现在,你们都已长大了,师父能体会你们的想法,于是便想改变一下规矩。那就是,我山庄不仅要继续救孤济贫,而且还要废除山庄弟子不能谈婚论嫁的庄规。”

程松、程梅、程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师父竟然自己提出来要废除六百年流传下来的山规,三个面面相觑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程岁寒说道:“你们知道当年赵镇南、刘珍两位前辈定下这条规矩目的主要是为了告诫山庄弟子莫忘九凤比武招亲的苦果。但是,在为师看来,九凤招亲并不是男huan女ai的后果。更何况现在已有九代庄主信守了两位前辈的庄规,也到了六百年循环转世之时,于是为师想不要再把这种规矩禁锢下去了,这件旧规是到了该改一改的时候了。”

程松、程梅、程竹认真的听着程岁寒的讲话,他们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他们心里,程岁寒就像自己的父亲,不仅把自己养育长大,而且还传授医术、法术给他们,时时处处关心照顾他们,让三个孤儿有了今天。

现在,师父竟又为了他们三个人的幸福,而提出要废除这条教规。

要知道,这条规矩可是第一代庄主的两位师父定下的,历年来望江山庄对赵镇南、刘珍定下的山规都视为天条,谁也不敢违背。

今天,师父改这条山规要知道他得下多大的决心呀。

程松作为大师兄,他第一个站出来说道:“师父,我们知道您这样做是为了我们好,可是废除山规可不是小事呀,您老人家三思呀。”

程岁寒说道:“不用再考虑了,我已经认真想过了。你能娶一个好媳妇,程梅、程松能嫁个好人家,只要你们今后的生活都幸福,为师就满意了。这样的山规是得做个了断了,就让我做这个了断的人吧。为师不能把这样的事情交给你们去做,等以后为师羽化后,我会向两位师尊解释的。”

程梅和程松自然也能体会到师父的一片良苦用心,但是两个毕竟都是女儿身,这样的事也不好说些什么,只是用无比感恩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师父。

程竹说道:“师父……”

程岁寒摇了摇手,说道:“事情就这样定了,你们都下去忙吧。为师要休息一会儿了。”

程松、程梅、程竹看师父闭目养神起来,也就不好再说些什么了,就齐声说道:“徒儿告退。”便离开了师父的房间。

罗峰等在自己的房里,心里已十分焦躁了,他担心程梅到底向程前辈解释了没有。

就在这时,程梅过来找他了。他连忙迎上去问道:“怎么样,程前辈是不是很不高兴了,他准备怎么责罚你?”

程梅从师父的房间出来,一直到这儿心情依然十分沉重,她说道:“没事了。”

罗峰看她这个样子,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他就又追问道:“程前辈是不是特生气,他要怎么惩罚你,你快告诉我,我代你接受惩罚。”

程梅一本正经的对罗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事情过去了,没事了。师父不追究了。”

“真的?!”罗峰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

程梅说道:“就是真的呀。”她自然不能把程岁寒为什么不会惩罚她,而且准备改变山规的事情告诉罗峰,那样会让罗峰误会的。

罗峰说道:“那我得到程前辈那儿去一趟,专门谢谢他老人家。”

“不用去了,师父现在正在休息呢。”程梅害怕罗峰去找师父,师父会说些什么话让罗峰为难,便阻挡道:“明天,你就要离开山庄了,我们还是准备一下你的东西吧。”

罗峰说道:“那倒不用准备。我本就是身无牵挂之人,来去一身轻,没什么需要准备的。唉,倒不如你与我一齐下山,到拜访一下山下的王姓人家吧。我马上要去炽州了,问一下他们是不是对祖上还有什么心愿,我也好帮他们一下。”

程梅想了想,觉得罗峰想得真细,说得也有道理。山下的王姓人家自从跟师祖来到望江峰后,就再也没回到炽州过,他肯定放心不下原来炽州的生活,说不定他们祖上真的会留下什么遗训,让他们去完成呢。

程梅便说道:“也好。”

罗峰便与程梅一齐来到山下,去找山下住着的王姓人家的后代。

他们来到了王姓人家的族长家。程梅告诉罗峰,现在山下王姓人家的族长叫王衣水。

王衣水看上去与程岁寒差不多的年纪,年龄虽然不小了,但是看上去还是容光焕发的。

王衣水看到程梅领着一个陌生人来找他,他自然十分热情的将两个让到里厅,并让人看了茶。

程梅首先介绍道:“王衣水族长,这位是罗峰罗大侠。”

王衣水起身见礼,说道:“罗大侠,好。”

罗峰也赶紧回了一礼说道:“族长好。”两个见完礼后又分主宾坐好。

程梅说道:“族长,这位罗大侠受我们望江山庄的委托,明天就要到炽州去办些事情了。我们特地来找您,就是想问一下,您有没有要紧的事要嘱托。”

王衣水一听是这事,不免又把眼睛放到罗峰身上认真打量了一番,他要估摸一下这小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能让程岁寒将如此重要的事情托付给他。

王衣水这一看,果然觉得罗峰气度不凡,透着一坚强的性格,更重要的是似乎有一股祥云笼罩在他的头上。

王衣水不住的点头,程梅和罗峰不知道王衣水到底是什么意思。罗峰觉得大概是对自己还是比较满意吧。

罗峰说道:“族长,您老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便是。我到了炽州自然会尽力帮您完成的。”

王衣水又听罗峰问他,这才停止了对罗峰的打量,说道:“噢,罗大侠。既然罗大侠这么说了,那老儿倒还真有一件事要麻烦您一下。”

罗峰问道:“什么事?”

王衣水说道:“两位稍等一下。”说着,便走进了里屋。

只过了一小会儿,王衣水便拿着一件锦囊走了出来,说道:“罗大侠,这锦囊里装的是我们祖上的一缕头发。我祖上临死时,留下了遗训,说是等有机会能回炽州之时,一定要找到我们王氏在炽州的祖坟,把这一缕头发葬在祖坟里。”

程梅问道:“这是这事?我们望江峰风景如此优美,风水宝地自然不缺。贵氏先人,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头发葬回去呀?”

王衣水说道:“程梅姑娘有所不知。我先人家中有三兄弟,他是老幺。来烽州望江峰之时,家中还有一位九十多岁的老母,那天受赵镇南、刘珍两位前辈之托,照顾天一师祖。而当时,事出紧急,先人连与老母亲告别的时间也没有。先人来到望江山庄后,知道永远也回不了炽州了,家中老母虽然有两个哥哥照顾,但是仍然十分挂念老母亲,一直到仙逝的时候,还是感到对不住自己的生母。于是,就留下遗言,不管到什么时候王氏后人一定要记得把他带回炽州安葬在老母亲的身边。生前没有尽孝,死后他要好好的陪陪老母亲。他也不允许儿女将自己的心事告诉山庄庄主,怕天一师祖内疚。先人知道,没有山庄护体之术的保护,他的遗体很难保留多长时间,他说发肤来自父母,就将自己的一束头发留下来,以发代身回炽州尽孝。”

程梅和罗峰不禁为王姓先人的忠心和效心感动。

王衣水说着便把锦囊递给罗峰,说道:“罗大侠,这事就拜托你了。”

罗峰接过锦囊,说道:“族长,请放心。我保证为您办好这件事就是。”

说完,王衣水留程梅和罗峰吃过了午饭,程梅和罗峰别过了王衣水,就一齐回到了望江山庄。

所谓隔墙有耳。就在程梅和罗峰与王衣水谈事之时,屋顶上就躲着一个黑衣在偷听他们说话,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逃过那个黑衣人的耳朵。

等程梅和罗峰走后,那黑衣人也从山下放飞了一只信鸽。

信鸽朝着烽州城飞去,信是传给烽州知府潘黎的,当天夜里,潘黎便收到了上官云龙的信。

潘黎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明日,罗峰、柳岩就将离开望江山庄前往炽州。请大人与炽州知府联系,与炽州知府合力缉拿罗峰、柳岩。另,明日潘公子亦可启程来望江山庄,我在望江峰下接应他。上官云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