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八十七章 情况

第八十七章 情况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697  |  更新时间:

柳岩练功后,没见罗峰去找他。到了半夜也没有见罗峰回来,她不知道罗峰到哪去了,不免对他担心起来。

她想去找程梅问问罗峰有可能到哪儿去,可是到了程梅的房间也没有见到程梅。是不是罗峰与程梅在一齐?他们会到哪儿呢?

柳岩想着,如果是罗峰与程梅在一齐,她倒不用担心罗峰的安全了。可是,另一种担心自然又涌上了她心头。

如果罗峰和程梅真的在一齐,这么晚了他们会去哪呢?自己对望江峰也不熟,再说自己又是客人,总不好在望江峰上到处去找人吧。

能不能去找个人问问呢?当然不行,她怎么与别人说呢?就问罗峰和程梅去哪儿了?那样多不合适呀,别人一定会认为她是一个小心眼的女人,一个爱吃醋的女人。尽管,她心中已有了浓浓的醋意,但是,哪个女人在吃醋的时候会承认自己吃醋呢?

想到这儿,柳岩只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不停的想着罗峰和程梅会去哪儿呢?他们现在正在做什么呢?

今天晚上,轮到柳岩要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他便来到罗峰的房间,她要看看他回来了没有。

刚走到罗峰房间的门口,就与一早赶过来的程梅碰了对面。程梅手里正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

柳岩明白程梅是来给罗峰送粥的,柳岩心里想: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才愿意起这么早为他熬粥的。

程梅也知道柳岩是来找罗峰的,程梅心里明白: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才会挂念他昨天一天没见去哪儿了,为什么很晚了还不见回来。

此时此刻,两个女人在这样的情境下相遇,尽管两个人都是大方晓理的女人,但是多少总是有些尴尬的。

程梅首先打破了沉默,说道:“柳岩姑娘早呀,我今天早起了一会儿,给大家熬了些粥,我先给罗大侠送过来,一会儿我就给你送过一碗去。”

编这样的话,谁信呀?柳岩自然也不信,可是她却装作相信的样子说道:“噢,那太谢谢程梅姑娘了,只是我没有口福了,一会儿还要到九凤朝阳台去修炼,所以不能吃饭。”

程梅说道:“噢,是的,我倒把这事忘记了。柳岩姑娘,你练得怎么样了?”

柳岩说道:“我昨天又打通了两重,这天再练一天就应该差不多了。”柳岩心里想的是尽快的修炼完成,以早一天离开望江山庄了。

程梅听到这话却一点高兴不起来,她不想让柳岩这么快的就把凝神修完。只要柳岩多修一天,她就可以多一天与罗峰呆在一起。

程梅心里这样想着,却不能这样说,她说道:“柳岩姑娘修炼也真是神速,你和罗大侠修炼的速度竟然都在我还有程松师兄、程竹师妹之上。原来,我们三个人修炼凝神时,都用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

柳岩说道:“那时和现在不能相比呀,你们那时年龄都小,自然体力也跟不上。你们虽然用了一年的时间,但是也是神速了。”

程梅说道:“呵呵,柳岩姑娘你会原诚人儿。”

柳岩说道:“我说的是真的。程梅姑娘,你还是给罗大侠把粥送进去吧,要不一会儿就凉了。”柳岩见程梅来给罗峰送粥,她心里就有数了。昨天,罗峰与程梅肯定在一齐,而且虽然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但是她能肯定罗峰和程梅是一齐回来的。因为,程梅知道罗峰在屋里。

程梅说道:“我们一齐进去吧,你不也是来找罗大侠的吗?”

柳岩说道:“噢,我不,不是来找他的。我,我是要去九凤朝阳台练功的。”

程梅听出了也看出了柳岩说的不是真心话,她肯定是来找罗峰的,只是巧遇她,不好意思的与她一齐过去而已。既然如此,她也不好勉强,还是尽早结束谈话为好,程梅使说道:“那,那我就给罗大侠送过去了,我给他送过去后,还要给师父送一碗,他老人家还说找我有事呢。”

给程岁寒送粥,程岁寒找程梅有事。这些话都是程梅编出来的,她只是想告诉柳岩,她不会在罗峰房间里呆很长时间的。

柳岩说道:“程梅姑娘,请。”说着就给程梅让出了一条道。

程梅说道:“多谢。”说着便往前紧走了几步,和柳岩告别了。

柳岩摇了摇头,便快步朝九凤朝阳台走去。

程梅来到罗峰的门前,刚要敲门。罗峰便把门敞开了。他在屋里听到了程梅和柳岩的对话,他本想出来解释上几句的。

程梅说到:“罗大侠,我给你熬的粥,你喝了吧。”

罗峰从程梅的手里接过粥,把程梅让到了屋里,说道:“程梅姑娘,你天天这样让我多不好意思,再说昨天我们回来时已经很晚了,你难道不睡觉了?”

程梅抿嘴一笑,说道:“罗大侠忘了,昨天在九凤戏水涧我已经睡了,倒是你睡不上多长时间呢。”

罗峰边喝粥,边说道:“程梅姑娘,昨天晚上回来我想了好久,我感觉我还是向程前辈说一声我们昨天去九凤戏水涧的事吧。”

程梅则说道:“罗大侠,这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我一会儿便到师父那儿去一趟,亲自和他说就是。让你告诉师父,那师父岂不是更生气。”

罗峰想了想,感到程梅说的有道理,便说道:“那也好。你现在就去说。我在这儿等你,如果程前辈原谅你了,你就过来告诉我一声。如果他老人家不原谅你,那我就再去求他老人家。”

程梅说道:“好。那我现在就去,罗大侠就在这儿等着吧。”

程梅便走出罗峰的房间,她转回厨房从锅里盛了一碗粥,端着粥就来到了程岁寒的房间。

程梅向师父的房间敲了敲门,喊道:“师父,您起床了吗?”

程岁寒说道:“是程梅吗,进来吧。”

程梅推门走进程岁寒的房间,说道:“师父,徒儿亲自给你熬了一碗粥,你老乘热喝了吧。”说着,将碗递给了程岁寒。

程岁寒接过碗,喝了一口说道:“梅儿懂事了,知道给为师熬粥了。说吧,找为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

程梅说道:“师父,你真是的,徒儿费心给你熬了一碗粥,你就问徒儿有什么事,你把徒儿想成什么人了?难道孝顺一下您老。还需要理由吗?”

程岁寒“哈哈哈哈”的笑道:“噢,这和说来梅儿是没事求我喽?是专门为表孝心的,那师父倒是可以放心的笑纳了。”

程梅说道:“您老笑纳便是了。其实,我,我还真有点事要向您说一下,希望您老不要生气。”程梅慢吞吞的说道。

程岁寒只顾自的喝着粥,头也没抬的说道:“嗯,梅儿熬的粥真好喝。也不知道谁还会有为师的福气,能喝到如此好喝的粥了。”

程梅一听程岁寒这话,心里就先虚了一下。他急忙说道:“师父,徒儿想告诉您一件事,只要您不生气,怎么罚我都成。”

程岁寒还是没有抬头,只是美味的品尝着粥,说道:“有什么事,说就是了,怎么你也这么忧郁不决了。”

程梅下了下决心,说道:“师父,徒儿做了一件违反庄规的事情。昨天,我,我领罗大侠去,去九凤戏水涧了。”

程岁寒喝完粥说道:“你让罗大侠下水了,是不是?”

程梅低着头,小心的说道:“是。”

没想到程岁寒非但没有生气,竟然心平气和的对程梅说:“梅儿呀,实际上这事昨天为师就知道了,只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请求一下为师,竟自作主张将罗大侠领去了呢?”

程梅连忙跪倒在程岁寒面前说道:“师父恕罪,昨天徒儿一时性急,没有前来请示您。”

程岁寒说道:“起来吧。师父不怪你,要是师父不同意的话,昨天早就阻止你们了。”

程梅问道:“师父,您是知道了,为什么不生气呢?”

程岁寒说道:“昨天,为师心里的确是有些生气的,但是想了一夜,我也理解你为什么这么去做。今天早上,我是专门在这儿等你,看你能不能主动到我这儿来承认错误。既然你都来了,为师自然不生气了。只是,为师有一事放心不下呀,你觉得你能和罗大侠走到一齐吗?”

程梅想不到师父已经知道她犯下的大错了,还想不到师父能够原谅她,更想不到师父到的师父还看出了她对罗峰的好感。

突然有一种久违的父爱的感觉涌上程梅的心头。她跪在地上,眼泪不自觉的便流了下来,说道:“师父!徒儿知道自己永远也不能得到罗大侠的心。可是,徒儿的心里却控制不住自己。”

程岁寒说道:“我的傻孩子呀。你这又是何必呢?”

从他的声音里,程梅听出了明显的伤感。程梅说道:“师父,我知道您对徒儿好,可是徒儿自从见到罗大侠的那一刻起,便对他产生了好感。他身上有许多地方都吸引着徒儿,现在罗大侠的功力、修为都不尚浅,他此去炽州定然会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

程岁寒说道:“这是自然,但是唯一能替我山庄担此大任的,也只有罗峰了。梅儿,你也尽管放心,此去炽州尽管会让罗峰遇到诸多的磨难,但是这对他来说,也未必不是好事。在整个过程中,他一定会得到锻炼,最后集大成为一身的。”

程梅说:“师父说得徒儿自然相信。可是,一想到他即将离开望江山庄,徒儿就禁不住的要想他,而且还忍不住的为他担心害怕。所以,就想尽可能的帮他做些事情。于是,才有了徒儿一时性急,未请示师父便将他带到了九凤戏水涧。”

程岁寒接着说道:“师父了解你的心里是为别人着想的,所以也就没有阻止你们。这事已经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但是,我的好徒儿,你知道吗,单想情思是最煎熬一个人的。你这样下去不仅得不到幸福,还很有可能换来痛苦。”

程梅流着泪说道:“可是师父,至少徒儿现在感到很幸福,只要现在幸福,只要罗大侠平安徒儿就满足了。”

程岁寒摇了摇头,难过的说道:“唉,我的好徒儿,我的傻徒儿呀。你快站起来吧,只要你愿意师父就支持你,但是为师还是要劝你想开些……”

程梅谢过师父,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请师父放心,徒儿会想开的。”

程岁寒又对程梅说道:“你现在就把程松和程竹一齐叫来吧。为师有事要向你们宣布。”

程梅不知道师父要向他们宣布什么,但是既然是师父安排的,她去做就是。程梅说道:“是。”便出门去找程松和程竹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