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八十二章 情缘

第八十二章 情缘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

第二天,天亮了。上官云龙才睡醒,他从桌子上起来,用手晃了晃还是熟睡中的石榴,说道:“石榴姑娘,醒醒,醒醒。”

石榴被上官云龙摇醒,她也站起来舒了舒身,说道:“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睡了一夜的桌子。”

上官云龙说道:“没事,你不也是一样吗?石榴姑娘,我看我得走了。”

石榴说道:“上官先生,我给你打点水洗把脸,吃了早饭,再走吧。”

上官云龙说道:“不了。我现在就回去吧,我还要去看一下潘庆虎,然后再到潘大人那儿商量一点事。”

“噢,既然上官先生还有事,那小女子就不留您了。”说着,石榴走到门口将门敞开,对上官云龙说道:“上官先生,请慢走。”

“告辞了。”上官云龙说了一声,就离开了石榴的房间。

上官云龙离开石榴的房间后,就径直到了潘庆虎的房间。他到那儿的时候,潘庆虎的下人正在喂他喝药。

此时,潘庆虎虽然还是处于昏迷的状态,但是还是能慢慢的将药喝下去的。

上官云龙走进房间,对那位下人说:“潘公子,好些了吧。”

下人抬头一看是上官云龙,他连忙站了起来,说道:“原来是上官先生来了。潘公子已经有明显的好转的,现在都能往下咽药了。”

上官云龙说道:“你继续给他喂吧。”说着,他走到门口,向外望了望,见外面没有人,就把潘庆虎的房门关上了。

上官云龙又走到潘庆虎的床前,低声问下人:“那药方拿去了?”

下人忙回答:“回上官先生,我已经交给你们药房常事的了,请上官先生放心。”

上官云龙问道:“他有没有话对你说?”

下人说:“管事的对我说,他会按照上官先生的意思去做的。等做好后,再想法告诉您。”

上官云龙说道:“嗯,那就好。那就有劳你了,我这儿有些碎银,你就拿着做个跑腿钱吧。记住,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上官云龙说着就从怀里抱出来足有十两银子,递给下人。

下人连忙说道:“哎呀,上官先生,这可使不得。我的命都是上官先生救下来的,为上官先生跑个腿,那是小的福份,怎么还敢要上官先生的银子。请您放心,这件事我是到死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上官云龙笑着说道:“我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吧。”说着硬把银子塞给了下人。

下人看着手中的银子激动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要知道这些银子足足能赶上他一年的工钱了。

下人连忙跪倒在地上,对上官云龙说:“多谢恩人,以后有什么事恩人尽管吩咐,小的万死不辞。”

“好了,好了,快起来吧。”上官云龙将下人从地上扶了起来,对他说:“你继续给潘公子喂药吧,我走了。”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恩人慢走。”下人目送上官云龙离开,才又坐下给潘庆虎喂起药来。

从此,潘庆虎身边的这位下人便成了上官云龙的人。

上官云龙从潘庆虎的房间出来后,就去找潘黎了。昨天晚上,石榴的话提醒了他。他既然想依靠潘庆虎给他报仇,那就必须给潘庆虎创造出去闯荡,提升功力的机会。

上官云龙一到潘黎的书房前面,潘黎的佣人就喊到:“上官先生到。”

上官云龙走进潘黎的书房,潘黎从书桌前站了起来,走过来迎接上官云龙。潘黎边走边说道:“上官先生,昨天晚上怎么样呀?”

上官云龙知道潘黎问他话的意思,但是他却不能实话告诉潘黎呀,一旦潘黎追究石榴姑娘伺候不周,那就不好说了。于是,上官云龙说道:“多谢潘大人挂念,还好,还好。”

潘黎笑着说:“哈哈,那本府就放心了。来,请坐。”

上官云龙坐下后,潘黎又对门对的佣人喊道:“看茶。”说话间,佣人就从外面端来了茶壶和茶杯,来到上官云龙面前,给潘黎和上官云龙斟上了茶水。

昨天晚上喝了不少的酒,上官云龙也感到口渴了,他就端起茶水来呷了一口,说道:“潘大人,我这么早来打扰您,是有话想与你商量的。”

“有什么话,上官大人但说无防。”潘黎说道。

上官云龙说道:“想必今天一早,潘大人已去看过潘公子了。”

潘黎说道:“是呀,我过去看过庆虎了。我看他比昨天好了许多,我也就放心了。”

上官云龙说道:“只是如若是让潘公子痊愈,倒还需要一些方子才好。”

潘黎说道:“噢,上官先生的意思我明白,需要什么药你给庆虎用上就是,过些天我让管家亲自到你的药房送些银子。”

“潘大人误会了。”上官云龙双手一拱,对潘黎说道:“我的意思倒不是在乎草药和银子。只要能将潘公子的伤治好,就是用再好的药、花再多的银子,我上官云龙也不会眨眼的。只是,仅凭我一人之力,好像很难达到好的效果。在望江山庄之上,有一位程岁寒程前辈对医术研究颇深,恐怕,潘公子还要让他调理一下为好。”

潘黎问道:“上官先生的意思是?”

上官云龙说道:“我意思是,等潘公子好些后,应该送他到望江山庄。”

潘黎笑道:“这个好说,等过几天,我派人将程前辈请过来不就行了?”

“不可。潘大人有所不知,程岁寒这个人性格十分的古怪,再加上望江山庄第一任庄主程天一与炽州知府南霸天的冤仇,所以他们望江山庄根本不与官府打交道。所以,以潘大人的名义断断是请不来的。”上官云龙说道。

“那怎么办?”潘黎问道。

上官云龙说道:“依我之见,还是让潘公子化装一下,自己上望江山庄为好。”

“让他自己去!万一让程岁寒知道他是我的儿子怎么办?”潘黎问道。

上官云龙回答道:“这一点倒请潘大人放心,程岁寒虽然不与官府打交道,但是只要潘公子能进得望江山庄,程岁寒自称医德高尚,他自然不会为难潘公子的。”

“这也不妥,罗峰、柳岩很可能都在望江山庄呢。庆虎一上望江山庄,不就让他俩认出来了?”潘黎说道。

上官云龙回答他说:“这就是我今天急着来找你的原因。现在称潘公子还没有醒过来,他醒过来还要休息几日。这几日,我想潜入望江山庄,打探一下罗峰和柳岩的消息。如果真如我们判断,程岁寒定会让罗峰、柳岩替他们去炽州找九尾神狐。只要罗峰、柳岩离开望江山庄,再让潘公子上山,山庄上就不会有人再认得他了。只要罗峰、柳岩到了炽州,而我们也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与炽州知府联合,一齐捉拿罗峰和柳岩。”

潘黎望了望上官云龙,觉得他说得似乎有道理,就对上官云龙说:“让庆虎上望江山庄之事还是让我好好的考虑一下吧。但是,你说要潜入望江山庄打探罗峰、柳岩的消息,然后再联合炽州知府一齐捉拿他俩之事,我看可行。”

上官云龙说道:“也好。那我就先告辞了。”

潘黎说道:“嗯,那就有劳上官先生了。”说着,就把上官云龙送出了书房。

而上官云龙从潘黎的书房出来后,却没有直接往望江峰赶,而是先到了欧阳寻踪的房间,将自己准备将潘庆虎送上望江山庄的事与欧阳寻踪说了一下。

上官云龙说道:“欧阳道长,我刚才到潘大人那儿已经说了,想等潘公子恢复几天后,就设法把他送上望江峰。”

欧阳寻踪问道:“把潘庆虎送上望江峰,那不是把他交给程岁寒了吗?为什么?”

上官云龙说道:“难道欧阳道长忘记了潘公子身上已有修真之气了吗?等潘公子完全康复后,我们就很难掩盖这件事了。要是让潘大人看出来了,那对欧阳道长可就不利了。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早一点让潘公子离开潘府。只要离开了潘府,您也好给他传授心法呀。”

欧阳寻踪说道:“原来是这样,那谢谢上官先生用心了。可是,你为什么偏要把他送上望江峰,而不让他去冥王峰?”

上官云龙说道:“打住,欧阳道长以后在我面前少提冥王峰。”

欧阳寻踪觉得自己的话戳到上官云龙的痛处了,连忙更正道:“噢,不好意思。我是说为什么偏是望江山庄而不是别的山庄呢?而且,你别忘了罗峰、柳岩有可能都在山庄上呢!”

上官云龙说道:“欧阳道长可要想一下,想让潘大人同意潘公子离开潘府总得需要理由的吧?而给他治病疗伤岂不是最好的理由了?至于,罗峰、柳岩在山庄上,那倒也不什么难事,我现在就准备到望江山庄走一趟,只要罗峰、柳岩一走,我就给你发信号,你再带潘公子奔赴望江山庄也不迟。”

欧阳寻踪听着不住的点头,连连说道:“噢、噢,我明白了,明白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