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八十一章 迤逦

第八十一章 迤逦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696  |  更新时间:

上官云龙随着石榴来到她的闺房。

这是上官云龙自从离开冥王峰后,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进入一个女人的房间。

扑面而来的香气让上官云龙感到浑身酥爽,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这让他想到了自己的霓裳师妹。

石榴请他坐下,上官云龙就在桌子旁的一处圆凳上侧身坐了下来。

石榴则走到床前,将入寝的被子展开了。上官云龙一看,连忙又站了起来,连声说道:“石榴姑娘,你别别。我到这儿来就是想与你喝酒的,没有别的意思。”

石榴看到上官云龙紧张的样子,抿嘴一笑,说道:“上官先生真是个正人君子。”她将被子又折了起来,整了整衣服,走到上官云龙的身边,说道:“那好,今晚我就陪上官先生喝个痛快。上官先生,请坐下吧。”

上官云龙见石榴将床上的东西收拾起来了,才放心的又坐回到原来的座位上。

石榴走到自己的衣柜旁,打开衣柜,从一堆衣服里翻出一个酒坛子。

石榴将酒坛搬到桌上,打开坛子。顿时就一股浓郁的酒香充满了整间屋子。石榴说道:“石榴我难得见到上官先生这样的正人君子,既然你想喝酒,那我就拿出自己珍藏的唯一的一坛好酒与上官先生分享。”

上官云龙一闻香气就知道这绝非是一般的好酒,就说道:“石榴姑娘,你我本是萍水相逢,我们怎么能喝这么珍贵的酒呀,还是来一些普通的便好。”

石榴笑道:“看来上官先生还是个识酒之人。俗话:酒逢知己饮。今晚,我就觉得与上官先生投缘了,终于有人让我舍得将这坛酒拿出来了。”

上官云龙也感到不好意思,说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了。石榴姑娘你请坐,让我来斟酒吧。”说着上官云龙便站了起来,把酒坛接了过来。

石榴也想不到上官云龙会与她抢酒坛,她们做艺妓的总是为了取悦主人取悦主人的贵宾,每到酒席之上都是忙不迭的给别人斟酒。而让一个男人为自己斟酒,有一种被男人宠着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让她感到十分的幸福。

上官云龙往两个人的酒碗里斟满酒,将坛子放下,端起酒杯对石榴说道:“石榴姑娘,我敬你。”说着就一饮而尽。

更让石榴想不到的是,上官云龙会给她一个艺妓敬酒,这是她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了被人敬酒的滋味。让人尊重的感觉其实很重要。

石榴连忙也端着酒碗站了起来,说道:“互敬。”说着将一碗酒好一饮而尽。

上官云龙又拿起酒坛,将两个人的酒碗里斟上酒。

上官云龙将手往石榴的座位上一伸,说道:“石榴姑娘,请坐。”

“上官先生请坐。”石榴说道。两个人更一齐坐在了各自的座位上。

上官云龙说道:“想不到石榴姑娘也是一位豪爽之人。”

“让上官先生见笑了。”石榴说道:“小女子斗胆问一句,上官先生心中是不是有了其他女人了?”

上官云龙想不到石榴会有如此的洞察能力,会问出这样的话。但是他处于戒备,并没有直接回答石榴问题,而是反问石榴:“石榴姑娘,你说你们没有资格进冬景亭,这是怎么回事?”

石榴说道:“冬景亭是潘大人为了纪念他死去的夫人苏小雪而修建的,苏小雪便是潘庆虎的生母。”石榴将潘黎与苏小雪的故事给上官云龙讲了一遍,石榴说道:“潘大人对苏小雪的感情是别人代替不了的,冬景亭在潘大人的心中就是与苏小雪进行心灵约会的地方,而像我们这些下人,特别上女人是不允许进入冬景亭的。”

上官云龙不解的问道:“潘大人既然这么爱自己的夫人,那为什么还要在府上养这么多的女人呢?”上官云龙问了出来,又觉得自己问得不礼貌了,于是补充说:“我的意思是……”

石榴看了看上官云龙,用手止住了上官云龙将要说的话,说道:“上官先生不必解释,我最欣赏的就是上官先生直来直去的性情。实话告诉您,我们只不是潘大人的玩物而已。在潘府是没地位的人,被人看不起的人。上官先生能看得起石榴,石榴自然十分感激。”

上官云龙说道:“石榴姑娘言重了。在我认为,一个男人心里,如果有了一个女人,就不应该再做这些肮脏的事情了。”

石榴捂住嘴笑了,她想到上官云龙会将男女之事视为肮脏之事。

上官云龙问她:“石榴姑娘笑什么?”

石榴控制了一下情绪,说道:“没什么。小女子只想知道,上官先生的心中是不是也占据着一个女人呢?”

上官云龙端起碗,喝了一大口,说道:“石榴姑娘猜的不错。我上官云龙心中的确实始终忘不下一个女人。”

石榴问道:“她是谁?”石榴拿起酒坛给上官云龙斟满酒。

上官云龙说道:“她是我的霓裳师妹。”

石榴说道:“你们之间一定有许多故事喽。上官先生能否将你们的故事讲给我听一下。”

合适的氛围,酒精的作用,让上官云龙打开了话匣子,讲起了他与云霓裳的故事。

石榴听得入迷,竟然随着上官云龙的讲述流下了感动的热泪。

石榴擦了擦眼泪,说道:“上官先生与云霓裳的故事太感人了,难怪上官先生到现在还装着云霓裳姑娘。”

上官云龙笑了笑,说道:“唉,这么多年过去了,恐怕早就物是人非了。”

石榴说道:“其实上官先生想错了,你根本没有理解云霓裳姑娘的良苦用心。”

上官云龙问道:“石榴姑娘的意思是?”

石榴喝了一口酒说道:“上官先生还是不了解女人呀。云霓裳姑娘其实是为了你才嫁给东方飘云的。”

上官云龙理解不了,就问道:“为了我?”

石榴说道:“是的。你想一想如果云霓裳姑娘不答应,他们会放过你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石榴姑娘的一句话,顿时让上官云龙感到如坐针毡。是呀,如果不是霓裳师妹的牺牲,凭师傅云中月的个性,他们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的。

石榴又说道:“上官先生难道不想把云霓裳姑娘救出来?”

上官云龙说道:“想呀,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杀回冥王峰去。可是凭我现在的功力是根本不可能的。”

石榴突然向上官云龙凑了凑,低声说道:“欧阳寻踪将潘庆虎收为徒弟,潘庆虎是修炼的材料,日后必成大器。你又两次救了潘庆虎的命,你何不利用潘庆虎来帮你完成复仇大业?”

上官云龙想不到石榴虽然深居潘府,竟然知道这么多的事情,他警觉的问道:“石榴姑娘你是何许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石榴又喝了一口酒,醉眼迷离的说道:“上官先生不要管我是什么,我反正不会害你的。”

上官云龙说道:“石榴姑娘喝多了,凭潘庆虎的本事,他怎么可能帮上我的忙?”

石榴说道:“上官先生此言差异。潘庆虎具有修真天赋,假以时日,今后必成大事。现在关键是有人帮他说话,让他离开潘府,到外界去闯荡磨练。”

上官云龙更加惊奇石榴的来历,想不到她想的竟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上官云龙帮作镇定的说:“潘庆虎是潘黎唯一的儿子,他怎么能舍得呢?”

石榴却还是醉意朦胧的说道:“你们下一步不是要攻打望江山庄吗?这就是个机会,我相信上官先生会有办法说服潘大人的。”

上官云龙将两个的酒碗又斟满酒,坐下来后,对石榴问道:“石榴姑娘,怎么知道我们要攻打望江山庄?”

石榴笑了笑说道:“本姑娘会算呀,不出门而知天下事。呵呵……”

上官云龙对待女人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既然石榴姑娘不愿意说,他也找不到合理的办法让她说,只是“嗯、噢”的答应着。

石榴看到上官云龙的样子,又笑了笑说道:“来,上官先生我们喝酒,不谈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的。今朝有酒今朝醉吧。噢,不对,应该是今夜有酒今夜醉才对,这句诗是谁写的呀,一点都不对。”

上官云龙被石榴的情绪感染了。是呀,想那么多干什么呢?难得有人这么理解自己,还是一齐喝个痛快吧。上官云龙也端起一碗酒,与石榴一碰说道:“来,石榴姑娘我们干杯!”

石榴却伸出食指来,在他面前摆了摆,说道:“又错了又错了。这怎么是干杯呢?分明是干碗吗……”

上官云龙一看自己手中端的酒碗,也“哈哈”大笑起来:“对对,我说错了,我自罚一碗。”上官云龙将一碗酒一下子就喝了下去,然后又倒上一碗,再与石榴碰了一下,复又说道:“干碗!”

石榴拿着自己的酒碗与上官云龙又回碰了一下,说道:“干碗!”

两个将碗中的酒都一饮而尽。

上官云龙也觉酒了,他晃荡着站起来,又给石榴和自己倒上酒,他说道:“石榴姑娘,这么多年来,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敞开心扉的人,来我敬你一碗。”说着就一口将碗里的酒喝了个精光。

石榴也不示弱,端着酒碗站了起来,说道:“上官先生,你也是唯一一个看得起我们艺妓的人,我也要敬你一碗。”说着也是一口将碗里的酒喝光了。喝完后,石榴还将碗往桌上一放,指着碗对上官云龙说道:“再满上!”

上官云龙将两个酒碗都满上酒。

石榴又端起了酒,对上官云龙说道:“上官先生,我还要敬你一杯,你是我见过的男人之中,唯一一个不图我的身体,而与我彻夜喝酒的男人。”说着,一口把酒喝了下去。

上官云龙也端起酒碗,说道:“我喝,我喝。”也将碗喝了个底朝天。

就这样两个你敬一个,我回敬一个,不一会儿就将一坛酒喝光了。

上官云龙抱起坛子,用力往外淋淋了,一滴也没有倒出来。

石榴指着上官云龙说道:“上官大人,你太可爱了,里面的酒都在坛底呢,你却把坛底放在上面,怎么能把里面的酒倒出来?”

上官云龙抱起坛子,将眼睛凑上去仔细看了看:“在坛底?那怎么办?”说着下子将坛子摔在了地上,说道:“去它娘的吧!”

石榴指着地上的坛子碎片,率性的笑了起来。上官云龙也跟着笑了两声,一下子醉到桌子上,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石榴用手推了推上官云龙,喊道:“上官云龙,上官云龙,上官云龙。”连喊了三声,没见上官云龙动弹,石榴努力的眨了一下眼睛说道:“睡着了。”

石榴也不由自主的倒在了桌子上,睡了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