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七十七章 危机二

第七十七章 危机二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174  |  更新时间:

队伍马不停蹄的又先进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三天的早上,潘黎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府上。

管家看到潘黎的战马正朝这此飞奔而来,他马上跑着迎了上去。

潘黎一到潘府门口,他还没来得及下马,就被管家拦了下来。管家说道:“潘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潘黎不得马来,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你这么急着催我回来。”

管家说道:“潘大人,您快去看看潘公子吧,潘公子马上要不行了。”

潘黎一听这话顿时吓了一跳,他想这不可能呀。在出发之前,他已经和欧阳寻踪两个人为潘庆虎用真气疗伤了,现加上上官云龙的药方,现在应该能好起来了,即使不能全愈,但肯定不会有大碍的。

潘黎着急的说道:“是不是有人要害庆虎了呀?!”他边说边大步的向潘庆虎的房间走去。

管家说道:“没有呀。你们走了以后,我一直安排下人看着他,绝不会有人能害到潘公子的。能接触他的除了伺候他的那个下人外,其他人是很难接近他的。”

潘黎问道:“那会不会是那个下人要想害庆虎呢?”

管家说:“来会的。我安排的那个下人是个老实人,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的。再说,还是他向我汇报说是潘公子出来的。”

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跟在后面也一齐往潘庆虎的房间赶去。

潘庆虎肯定是因为修真心切,练功过急走火入魔了,欧阳寻踪心里想着怎样应付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很快,他们一行人就到达了潘庆虎的房间。上次,潘庆虎急火攻心,将自己的房间弄得一片狼藉,管家利用这两天的功夫已将门窗修理好了。

潘黎推开门一看,看到潘庆虎脸色通红,嘴唇却乌黑,蜷缩在床上。

潘庆虎是潘黎唯一的孩子。潘黎将他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一看潘庆虎这个样子,他立马冲上去,冲着潘庆虎喊道“庆虎,吾儿,你就是什么了?”

可是,任凭他怎么喊,潘庆虎却一声也不吭。潘黎将手放到潘庆虎的嘴边,不由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潘庆虎好似没有呼吸了。

潘黎立马吓得站了起来,他一边退一边说:“庆虎,你不要吓爹……”

上官云龙看着潘庆虎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死人的样子。于是,他就走上去,也用手摸了摸潘庆虎的鼻孔,然后用手将潘庆虎的扒开看了看。对说道:“潘大人,庆虎还没有死。”

潘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好好的儿子,几天不见竟然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早已六神无主,自己和苏小雪的儿子不明不白的死了,他感到自己对不住苏小雪。

潘黎一点也没有听到上官云龙说的话。

上官云龙只好站起来,晃了晃潘黎,说道:“潘大人,庆虎还没有死。”

潘黎这才缓过神来,说道:“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上官云龙说道:“潘大人,潘公子现在虽然没有了呼吸,但是他的魂魄尚在。潘公子还没有死。”

潘黎说道:“上官先生,你就不要骗我了,人没了呼吸怎么不能活呢?庆虎,庆虎,你为什么不告爹一声,就离爹而去呀?!”

“来人!”潘黎突然变得暴戾起来,他指着照顾潘庆虎的下人说:“将他拉出去,斩了!”

说话间,外面就进来两个侍卫,拉起下人就要往外拖。上官云龙连忙拦了下来。

上官云龙大声说道:“且慢!”

他走到潘黎的跟前说道:“潘大人,你先不要过于的悲伤,您先清醒一下,请您相信的,潘公子真的还没有完全的死去。”

管家说道:“上官先生说的什么话。难道潘公子生不生,死不死,还能是半死不成。”

上官云龙说道:“可以这么说。”他走到下人的跟前说:“我问你,潘公子这样子有几天了?”

下人鼻涕眼泪的说道:“三天了,快三天了吧。”

“这些天,你给他喂药了吗?”上官云龙接着问。

下人回答:“喂了,管家吩咐我只能潘公子喝先生您给他配的药,不要让他吃别的东西。可是,潘公子自变得这样以来,哪里能喝得下东西去?这三天来,我给他喂药,只能是尽可能的把药汤送到他的嘴里,让药汤自己往下流罢了。”

管家一听下人这样说,于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不要胡说。”

下人说:“我没有胡说,我说的都是事实。”

上官云龙看一眼管家,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这管家一看潘庆虎出了这样的大事,怕对潘黎无法交待,于是就想出了这个办法,想嫁祸与他,说是自己配的药害死了潘庆虎。

上官云龙心里恨管家的阴险,但是现在一时也无凭无据,拿他没办法。

他转而笑着对管家说道:“还是管家英明。”

管家还认为上官云龙说自己阴险,只能怯怯的说:“上官先生不要听那下人胡言。您快看看,潘公子还有救吗?”

欧阳寻踪也说道:“是呀,快看看潘公子还有救吗?怎样才能将他救过来。”

此时,欧阳寻踪的心情也是十分复杂的。他既想让潘庆虎活过来,也不想让潘庆虎活过来。只要潘庆虎活不过来,也就不会有人知道,潘庆虎的死和他教唆潘庆虎修真有关,要知道潘黎是在师父面前发毒誓不让潘庆虎修真的,难道是毒誓应验了?

但是,在他的心里还想让潘庆虎活过来,因为潘庆虎有身上也寄托了他太多的期待。他想将潘庆虎培养成一代修真高人,帮他实现一统武林的梦想,让他享受这人间的荣华宝贵。

上官云龙说道:“管家,你也不要太紧张。我说的是实话,真的是多亏了你说让他给潘公子喂我留下的药汤,才让潘公子能存留着这一线希望。如果没有药汤,恐怕潘公子早就归西了。”

此时的潘黎也稍稍的平静了一些,他似乎意识到潘庆虎还有一线希望,就对上官云龙说道:“上官先生,既然你说庆虎还没有死,那求求你快些救救他吧。”

上官云龙对潘黎说道:“请潘大人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挽回令公子的性命的,只是……”

“只是什么?快说,只要本府能够办到的,我一定答应你。”

上官云龙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只凭我一人之力,恐怕很难做到。还需要欧阳道长的帮忙。”

欧阳寻踪说道:“需要我帮忙?我能帮上什么忙?”

上官云龙看了看欧阳寻踪,似有所指的说道:“这个你自然比我要清楚得多喽。”

欧阳寻踪一听这话,心想难道这老儿看出潘庆虎的死与自己有关了。没办法了,只好先答应这佬儿了。他对上官云龙说道:“那好,既然上官先生这么说了,那只要我能伸得上手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上官云龙说道:“这样最好!”

说完,上官云龙又走到邢玉春的跟前,对邢玉春说:“邢将军,上次我们从罗峰那儿缴获的玉简可否在你的手上?”

邢玉春刚想要说话,却被欧阳寻踪拦住了。欧阳寻踪说道:“上官先生要找那玉简做什么?那册玉简被我借来了,过会我拿给你?”

邢玉春不知道欧阳寻踪打的是什么哑谜,他明明把玉简给了潘庆虎,怎么说是玉简让他拿去了呢?难道潘庆虎借玉简是替欧阳寻踪借的?也不对呀,潘庆虎借玉简之时,欧阳寻踪早已出发去追踪罗峰和柳岩去了呀。

但是,他看欧阳寻踪很认真的样子,也就不好现说什么,只是说:“是,是。那玉简在欧阳道长那儿。”

潘黎说道:“你这厮,本府让你保存玉简,你怎么没有请示我就将玉简送给别人看呢?”

潘黎其实内心也是有私心的。他们获得玉简后,他早已研究到了,只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奇异之处,自己也没有研究出个一二三来。可是,他又不想让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得到玉简,以免他们悟出玉简上的道理,从中学到了什么东西。

所以他将玉简放到了邢玉春那儿。这样一来,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也就不好向他要了。而要向邢玉春要,邢玉春必定要先请示自己,只要自己不同意,邢玉春也就不敢给他们。

现在却好邢玉春竟然背着自己将玉简送给了欧阳寻踪。

而邢玉春现在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这个黑锅他只好自己背了,于是他对潘黎说道:“小的知错了,请大人赎罪。”

这一刻,让他想到了施鉴。他似乎看到了自己与施鉴相似的下场。此次出征,自己拼了命的为潘黎出力,但是还是一败涂地,不但没有功劳,就连苦劳肯定也没有了。没有苦劳也无所谓,现在潘黎遇到了这种内外交困的局面,他说不定会拿谁开刀泄愤的。

潘黎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说道:“这事以后再说,我会给你记上的。”

上官云龙一看这架式,如果任由发展下去,于事无益,而且还会贻误潘庆虎的治疗。于是,上官云龙就对潘黎说道:“潘大人,现在我就要与欧阳先生给潘公子疗伤了。请潘大人先回去休息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