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七十四章 潘庆虎修真

第七十四章 潘庆虎修真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585  |  更新时间:

潘庆虎从邢玉春手里拿到玉简后,就禁不住研读了起来。

他自从在病休微弱之时,习得了欧阳寻踪留给法的修功心法,他掌握了一些修真的基础,对研读起玉简来,自然有很大的帮助。

欧阳寻踪所列的全虚教本来就是邪门歪教,他们修真的过程与名门下派不同,不按常理出牌。他们借助修真灵者体弱之时,来调息自己体内的真气,从而直接跃过了炼体变一个基础阶段。

全虚教的修炼方法虽然缩短了修炼的时间,但是必然会自己的身体造成伤害。欧阳寻踪为什么成为一名淫道,一心想着要采阴补阳,上则是本性所为,但更重要的是他得以此来修复自己练功带来的损伤,否则他就会感到浑身疼痛难忍。

潘庆虎虽然对修真充满了好奇,而且通过时间不长的修炼就将自己的身体调养得比以前更加强壮,但是他却一点也不知道其实危险正一步一步的向他逼进。

潘庆虎将玉简放到床上,他打坐好后,就按照玉简上的功法,学习起来。

不一会儿,但见潘庆虎身体逐渐红润起来,而且越来越红,最后竟然变得像火烤的一样,浑身冒着热气。

潘庆虎随着自己体温的逐渐上升,他越来越感到难受无比,有一种即将要爆炸的感觉。

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气息,想方设法的想把自己的温度降下来,只见他浑身汗如雨下,脸上逐渐出现了一种极为痛苦的表情。

最后,他终于控制不住了。“啊”的一声,一口鲜红的血液从他的嘴里一下子喷了出来,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流瞬间将门窗击得粉碎。

这一声巨响让守在院子里的下人吓了一跳,他不知道少爷的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于是,他连忙就跑到了潘庆虎的屋里。

下人进屋一看,就看到潘庆虎床上的纱帐上染满了鲜血,而潘庆虎双腿打坐着歪倒在了床榻之上。

下人连忙跑过去,摇了摇潘庆虎。喊道:“潘公子,潘公子,您醒醒,您醒醒。”可是任凭他怎么叫,怎么摇,潘庆虎还在在那儿盘腿躺在床上,始终没有醒过来。

下人害怕了,他连忙跑出去告诉官家。

他边跑边喊:“不好了,出事了。不好了,出事了。”

管家看他慌里慌张的样子,呵斥道:“看你的样子,成何体统!出什么事了?”

下人喘着粗气,说道:“管家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少年出事了。”他边说边指着潘庆虎的房间。

“少爷他怎么了?”管家问。

下人脸色早已腊黄,他紧张得说:“血!好,好多的——血。我,我,我也不,不,知道,发,发生,了,什么,事,你,你还是,去,去看,看看吧。”

管家生气的说:“别说了。带我去看看。”

下人连忙上前带着管家向潘庆虎的房间跑去。进了房间,管家也被眼前的一切吓懵了,他问道:“谁?谁闯进来了?”

下人说:“没,没人呀。我,我一直,守,守在,这儿,没,没见到人。只听到,潘,潘公子,啊的一声,接着,屋,噢,不,不,门,和,和窗,就碎掉,掉了。”

下人说话的语气把管家急得不轻,但是,没有办法,他得知道这儿空间发生了什么。

管家将手往潘庆虎的鼻口摸了摸,还是能感到一些微弱的气息。他就对下人说:“你守在这儿,给公子盖上一些东西,别让他着凉了。我再到知府去调一下兵来,将这儿围住,以保护公子的安全。我得去找潘老爷了。”

说完,管家就急着往外走。刚走两步,他又回来问下人:“前两天,上官云龙先生给潘公子配的药,还有吗?”

“有,有。还,还剩下三,三副了。”下人答道。

管家说:“那好。过会儿等知府上的兵来后,你再去熬一些,喂公子服下。其余的就不要再让公子吃什么了。”

“哎。哎。知道了,知道了。”下人连连的答应着。

欧阳寻踪被冥雷兽裹挟着到了幽情冥谷的谷口。

欧阳寻踪用从荷花那儿偷来的金簪将冥雷兽的肚子好一阵戳,冥雷兽忍受不住,就一下子将他弹出了老远。

欧阳寻踪这一下子,摔得不轻。过了好长时间,到了第二天的早上,他才慢慢的醒了过来。

他醒过来后,并没有急着站起来,而是将自己体内的气息调息了一翻才慢慢的站了起来,他看了看太阳升起的位置,辨认了一下方向,就朝着太阳升起的东方走去。

他得回到他们的大本营。

潘黎和上官云龙吃了败仗,也逃回了大本营——罗峰架起了茅草房。

回到茅草房,潘黎问士兵:“你们看到欧阳道长了吗?”

士兵说:“没有见到欧阳道长回来。大人,您受伤了?”

潘黎说道:“没事。”

那位士兵连忙叫其他人,喊到:“快来人呀,快来扶知府大人进帐篷休息。”紧接着,就有四个士兵跑过来,两两的扶着潘黎和上官云龙进得帐篷。

潘黎在帐篷内坐好后,气愤的说:“眼看就要将他们制服了,想不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坏了我们的好事。”

上官云龙说:“谁不说的是呢,也不知那女儿是何来头,功夫竟然如此厉害。”

潘黎说道:“我也不知道,想不到在这幽闭之谷,竟然不仅有蛇精,还有如此之人。对了,上官先生说曾与她交过手。”

上官云龙说道:“是呀。你安排我和邢玉春将军留守在此,我就与他一齐到山谷上看看。到了山上,我看到了一片活筋丹,本想挖几颗回去制一些回魂散出来,给潘庆虎公子用。却不想,这女儿竟跳了出来,死活不让我动。我本与他交过几招,正在交手之时,却看到前方烧起了熊熊大火,我怕大人您出事,就没有再与她作过多的纠缠,扔下她找您去了。”

潘黎说道:“她不让你采活筋丹,难道这漫山遍野的活筋丹是她种的不成?”

上官云龙说:“她说是她种的,这怎么可能呢?活筋丹从小长到大可是最少要六百年的时间,她还这样年轻,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潘黎说道:“不管怎么说她能在这儿出现,那她肯定与这儿有渊源的。”

上官云龙想了想,说道:“真要如大人所说,倒是让我想起一个地方来。”

潘黎问:“什么地方?”

上官去龙说:“大人,可还记得她在与我们打斗之前所说的话?”

潘黎说道:“当然记得,看她说的话对我们都很熟悉。”

上官云龙说道:“这普天之下,对药理研究深的只有两家,一是我冥王峰,再一个就是望江山庄。而从地图上看,望江山庄与幽情冥谷最近。我想那女子是不是望江山庄上的人?”

潘黎说道:“望江山庄?望江山庄上的人为什么要救他们呢?”

上官云龙说道:“那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我听师父说望江山庄虽然建在烽州,但是它最先的起源地却是在炽州。”

“炽州?”潘黎说道:“那他们不在炽州建庄为什么跑到了我们烽州?”

上官云龙说道:“我听师父说可能与九尾神狐有关。望江山庄第一任庄主程天一的两位师父曾与九尾神狐有一个邀约,就是九尾神狐放过他们,但是他们即使这后的弟子从此不能再踏进炽州半步。”

“噢,原来是这样。”潘黎说道:“这么说来,他们救罗峰和柳岩就是想让他们代望江山庄去找九尾神狐?”

上官云龙说道:“柳岩,我倒不敢说。但是,罗峰是很有可能的,因为他到现在也无宗无派,让他去炽州对望江山庄来说是最合适的人选。”

“有道理。”潘黎说道。

正在此时,守卫的士兵来报。

“报!”士兵过得帐篷说道:“报告潘大人,欧阳道长回来了。”

“快!快快有请。”潘黎说道。

士兵走出帐篷,喊道:“请欧阳道长。”

不一会儿,欧阳寻踪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帐篷。他进得帐篷来,拱手对潘黎说道:“潘大人,您无恙吧。”

潘黎说道:“唉,别提了。眼看就要捉到的兔子,让鹰救走了。你怎么样?怎么回来的?”

欧阳寻踪自然不敢把偷荷花金簪戳冥雷兽的事如实讲出来,只是说道:“唉,我大意了,一不小心让冥雷兽裹挟到肚皮下,害得我有本事使不出来。最后,冥雷兽跑累了,我瞅准机会从里面挣脱了出来,刚想再与它决斗之时,它竟被它的主人喊回去了。我想,很可是你们与他们的战斗也结束了,于是,我就回到这儿来潘大人。让兔子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潘黎说道:“我们眼看就要将罗峰和柳岩拿下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不明身份的女子将他们救走了。你没来之前,我与上官先生讨论,觉得那女子很可能是从望江山庄来的。”

“望江山庄?!想不到他们也掺和进来了。”欧阳寻踪说道。

“报!”士兵又进来通报:“报告潘大人,邢将军回来了。”

“嗯,让他来见我吧。”潘黎说。

也是过了不长时间,邢玉春进得帐篷来,对潘黎说:“潘大人,末将回来了。”

潘黎答应了一声,问道:“回来了多少人?损失了多少人?”

“回大人,我们一共去了捌千兵,现在回来了六千人,可是这六千人里还有三千多人让蛇咬伤了。”邢玉春说道。

“哎呀!”潘黎不禁哎呀一声,心里感到十分难受,像对士兵的死亡感到惋惜,又似乎有什么事情让他心头突然一颤。

上官云龙忙说:“潘大人不必太过难过,有我在包准他们无大碍,定能让他们保全性命。”

欧阳寻踪也说道:“是呀,潘大人。胜败乃兵家常事,您也不必太难过了。再说我们手中还有两千的炮兵没有用,我们可以用他们把望江峰轰平。”

邢玉春倒也没说什么话,他心里的确是在为死去的弟兄感到不值。

就在此时,又有一人前来通报。

“报!”

潘黎说道:“进来,有什么事?”

那人进得帐篷却走到潘黎的耳边说道:“大人,家里管家突然发出了信号,家里可能发生了大事!”

潘黎忙问:“什么事?”

那人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见管家连发了三发信号弹,说明家里肯定发生大事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