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六十七章 欧阳和冥雷兽

第六十七章 欧阳和冥雷兽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169  |  更新时间:

潘黎和上官云龙总算逃了出来。潘黎也没有管邢玉春他们,就与上官云龙一溜烟的往茅草房逃去。

潘黎对上官云龙说:“这姑娘的功夫好生厉害,我的命差点就交代在她的手里了。”

上官云龙说:“我也与那姑娘交过手,我也未曾赢得了她。”

潘黎看了看上官云龙,问他:“你现在怎么样,还能挺得住吗?”

上官云龙说:“我还能行,暂时死不了。只是流血过多,体力有些不支。”

潘黎说道:“你身上没有止血的草药吗?”

上官云龙说:“我已经作了初步处理,没有大碍了,等回到营地,休息一下就应该没事了。”

潘黎说:“唉,这罗峰真是命大,每到关键时刻总是出差子。今天如果没有这个姑娘搅局,我们胜局已定了。”

上官云龙说:“我早说过,罗峰这小子的命是一等一的好,总会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我想,下一次我们不能再这样与他面对面的战斗了,如果要想战胜他,只有改一下他命了。”

潘黎说:“人的命天注定,要改命那不是得有通天的本领了。”

上官云龙说:“正是,仅靠我们是不行的。我们应该各自回山门请师父出山了。”

到了现在这节骨眼上,潘黎也就不再掩饰身份了,何况欧阳寻踪早已知道了,只是上官云龙还不知道而已。刚才那位姑娘一说,这上官云龙也就知道了。于是,他说:“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们也不能放过对罗峰的追踪,不能让他逃出我们的视线。”

上官云龙问道:“那依潘大人之见,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呢?”

潘黎说:“我们只好先撤回营地了再作计议吧。只是岂救上天,能让邢玉春多带一些士兵回来。”

上官云龙说:“你放心,我刚才撒的粉末,定能让那姑娘暂时失去功力。想必留在那儿的人都中毒,不能运功了。只要邢将军能把部队带回来,我就能给他们解毒。”

潘黎说道:“多亏了上官先生的药粉。若不然,再让那姑娘大开杀界,我那些兵勇还不让她杀得一个片甲不留?”

上官云龙说:“这个潘大人你就不要担心了。虽然说让那个姑娘搅了我们的局,救下了罗峰和柳岩。但是,他们这次受伤肯定比上次厉害得多。这一次罗峰如想再逃过一劫,仅凭这山谷中的溪水恐怕很难做到了。”

上官云龙接着说:“我看他们也损失很严重,估计也不会来追赶我们。”

这一场战斗,虽然潘黎的目的没有达到,但是对对手却也造成了致命的打击。雌蛇王国坛主珠儿已经奄奄一息,玉儿也被中下了符子,罗峰和柳岩也都受了重伤。

潘黎说:“嗯,这场战斗我们双方互有损失吧。但愿他短时间内不能恢复元气。上官先生,我们还是快点撤吧。”

他们的马加快了速度,在马背上,潘黎接着说:“但愿邢玉春能快点撤回来。对了,还有欧阳道长,也不知道他被那冥雷兽裹挟到何处去了。我们要赶回去,找到欧阳寻踪。也不知他是死是活。”

上官云龙说:“大人,不必太担心,我看欧阳寻踪死不了,冥雷兽只是把他裹在肚皮下,冥雷兽也是尽全力了。但是,却也不知它会把欧阳寻踪带到什么地方去。”

邢玉春看到潘黎也败下阵来。知府大人已经下令撤军了,他心想再也不能再战了。

主帅和道长都逃了,我又何必让弟兄们在此卖命呢。

只是没潘黎的命令不能往回撤,邢玉春一边打一边看潘黎有何指示。终于看到了潘黎给自己撤退的信号,邢玉春大喊一声:“侍卫们,我们撤。”

只一声令下,所有的侍卫迅速地撤回来。

六个侍女看到他们想撤,刚要追出几步,突然看到空中突然飘起了漫天的红尘,闻上去虽然有点香味,可是顿时自己竟然一下子没了力气。

她们再也无法追赶下去,于是都停止了追赶。她们转身发现自己的坛主已经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了。

话说冥雷兽裹挟着欧阳寻踪一路向东,让山谷口奔去。

欧阳寻踪憋在冥雷兽的肚子里,一时去法动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听任冥雷兽将他带到哪算哪儿。

冥雷兽跑了不长时间,也感到已经没了力气,它本想打算将欧阳寻踪弄出山谷的计划无法实现了。它停在了一处山坡之上,想休息一下。

而被压在冥雷兽肚皮下的欧阳寻踪感到冥雷兽不跑了,知道它累了,跑不动了。

欧阳寻踪感觉现在的机会来了,他必须想办法从冥雷兽的肚皮下逃出来了,要不然自己不被冥雷兽压死,倒要被它活活憋死了。

可是,怎样才能让冥雷兽松开肚皮呢?欧阳寻踪绞尽脑汁的想着逃生的办法。

突然,他想到了自己的衣袖里有一支簪子。这支簪子还是上次与潘黎在亭子喝酒之后,他对那几个艺妓念念不忘,第二天夜里又潜到潘黎的内府,偷看这几个艺妓梳妆打扮。

而他最看上眼的一个艺妓竟是那几个艺妓中的头,叫荷花。剩下的几个艺妓分别叫桂花、杏花、桃花、梨花、石榴。

六个艺妓在一齐梳妆打闹,欧阳寻踪在外面看得欲火中烧。

就在这时,一个婆子走进了艺妓的房间,对荷花说:“荷花姑娘,您洗澡的水我们已经给您兑好了。”

荷花答应了一声,也没有动身。而是又与那几外姐妹说笑一会儿后,才对其他人说:“你们先在此拉会儿呱,我去洗一下澡了,一会儿就回还。”

那五个艺妓笑着说道:“好呀。看来大姐今天要走桃花运了。”

荷花假装生气的对她的五个妹妹说:“休得胡说,我们几个人天天锁在这府上,就是有幸被主子临幸,那也说不上是走了桃花运呀。如果你们吃醋了,那姐姐就把今天的机会让给你们就是了。”

那几个女子哪敢夺姐姐的这一机会,他们一些戏子在这深墙大院之中,哪有人间的欢乐可享,只能盼着能有一天,被主子纳个妾,转个运就不错了。

杏花走到荷花面前,对荷花说:“姐姐你就快去洗吧,休听她们胡说。”

荷花笑了笑,说道:“那好,那我就去了。”

欧阳寻踪不知道几个艺妓所说的荷花要走桃花运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到荷花要去洗澡了,他这条淫棍怎么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于是,欧阳寻踪就偷偷的跟着荷花来到她洗澡的房间,一跃跳到房顶之上,揭开一页瓦,从上面看起了荷花洗澡。

只见,荷花进得屋里,关上房门,从头上拔下一个簪子,一头秀发瞬间就如瀑布一样倾斜下来。

荷花将簪子放到桌子上,就走到洗澡的木桶旁边,宽衣解带起来。

不一会儿,荷花就将自己脱得上精光,迈进木桶里,慢慢坐下洗起澡来。

这荷花慢慢的洗着澡,感叹着自己不幸的人生,想着自己如此一个病人坯子,却被禁锢在了这上府之中,没有身体上的自由。

她万万没想到,这房顶上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

他洗了一会儿,就听到门外有一个婆子叫道:“荷花姑娘,你洗好了吗?”

荷花回道:“还没有呢。”

婆子却提高了声音,说道:“快点,老爷已经催了好几次了。”

荷花又回道:“马上就好了,再等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婆子又朝屋里喊道:“荷花姑娘,好了吗?洗好了,快点出来,不要让我们下人难做呀。”

屋内的荷花听到这话,没好气的从水里站出来,用旁边的浴巾擦了擦身体,又裹上了一件衣服,就走出了房间。

房顶上的欧阳寻踪看得有些傻眼了,他馋荷花的美貌和身体,也嫉妒潘黎的桃花运。因为,在这府上称老爷的,肯定就是潘黎了。

既然荷花要到潘黎的房间去,他也就不敢再偷看下去了。于是,他只能打算回自己的房间去。

他刚要转身离开,却看到了荷花落在桌子上的在簪子。于是他就跳到院子里,推开房门将这簪子拿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袖子里。

现在,他被冥雷兽困在肚皮之下,他想到了这支簪子。

于是,欧阳寻踪将自己的身子紧紧的缩成一个球,将放有簪子的手放到胸下,然后又使劲的将身体将外逞,尽量的给另一只手誊出一点空隙。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逞出了一点点的空隙,勉强的将手伸到衣袖里,拿出簪子。然后又将手抽出来。

欧阳寻踪手持簪子,找准冥雷兽的肚子就插了下去,就一下竟把簪子全部插了进去。

冥雷兽顿时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让它感到难以忍受。但是出于对主人的服从,它强忍住疼痛,并没有放开肚皮下的欧阳寻踪。

欧阳寻踪本想只一下就可以让冥雷兽放弃对自己的挟持,着实想不到冥雷兽竟能有如此之强的忍耐力。他见一下不管用,就又用簪子冲着冥雷兽肚皮插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

冥雷兽终于忍受不住了。它将自己的肚子用力一收,然后向外猛的一弹。就将欧阳寻踪弹出去了几十丈远。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