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六十六章 战斗

第六十六章 战斗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545  |  更新时间:

柳岩负伤过重,在与潘黎的比斗中也渐处下风。将纸扇从手中抛出,扇把一下子击中柳岩的胸口,将柳岩震得也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潘黎看了看罗峰、柳岩还有珠儿、玉儿不禁大笑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今天,我就将你们一齐送上西天。”

大喊一声“波罗大法”,就使出了浑身解数,一股黑刹之气如恶狼般地向看罗峰、柳岩、珠儿、玉儿扑过来。

这时罗峰、柳岩、珠儿、玉儿根本没有力气迎战了,他们尽管做好了最后拼杀的准备,但是却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柳岩只能强忍着疼痛,用剑支着身体使自己站起来,想尽可能的护住罗峰。

女儿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为了保护自己心目中的男人,她们有时甚至面对死亡一点也不畏惧,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对方。

玉儿现在已被上官云龙打成了一条小蛇,不能恢复原形,此时的她自身难保,对待潘黎的最后一击,她已是无能为力了。

眼看着这股黑刹之气就要到眼前,只见从后面闪出一道白光,竟将罗峰和柳岩、坛主还有玉儿等人保护了起来。

黑刹之气巨恶狼一样扑到罗峰和柳岩、坛主还有玉儿跟前,本想将她们一口吞下,却不想遇到了这样一股强大的保护力量。

黑刹之气与白光相碰之时,瞬间引得周围激光四射。黑刹之气一连攻击了几次保护罩,却怎么也闯不进去。几个回合之后,黑刹之气就变白光驱散开来。

潘黎顿时有些吃惊,心想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谁在帮他们,正在迟疑间只见天空中飘来一位仙女。站在了潘黎前面。

罗峰、柳岩看到这位姑娘心中十分的感激,但是也不知道这女子是何种来头,为什么要救她们?

潘黎生气地说:“来者是何人?竞争阻碍本府执行公务!”

那位仙女是谁?在一旁奄奄一息的上官云龙倒是认得,正是前面与他打斗,不让他挖活筋丹的那位姑娘。

那位姑娘回道:“呸,你是执行的哪门子公务?你的真实身份却是小林寺的修真弟子,你伤害这几位大侠,无非是想夺取蓝宝石吧?”

潘黎想不到这样一个年轻的女子竟对他的底细了解的如此之透,他镇定了一下情绪就又大声的说道:“你休要多管闲事,快滚开!信不信,老夫让你和他们一起死。”

这位姑娘却一点也不害怕,只是抿嘴一笑说:“休出狂言,你觉得你一定能打得过我吗?今天谁死还不一定呢,快出招吧。”

潘黎看到这个黄毛丫头,竟然如此的嚣张,心中更加来气了。

于是,他将纸扇一折,往前一纵,就和这位姑娘交起手来了。

只见潘黎用轻功一跃来到姑娘头顶,用纸扇向姑娘敲下来。

这位姑娘用真气发力,双手一推就把扇子挡了回去。纸扇的力道竟被这女子不经意间一下子化解了。

这位姑娘双将另一只衣袖向潘黎一甩,就有万千花瓣向潘黎飘了过来。

潘黎自知这花瓣不可小视,如果被它碰到,那他就必败无疑。潘黎赶紧把纸扇收在自己的手中,向左一闪,躲了过去。

双方你来我往,打了不下十个回合。

在他们打得难舍难分时,在一旁观点的上官云龙,自然知道这位姑娘的厉害,心中不免为潘黎担心起来。

的确,这位姑娘的武功绝非等闲之辈。不一会儿,两人的战势,潘黎就处在了下风。

潘黎也不知道这位姑娘是何方高人。他知道自己再这样打下去一定凶多吉少,现在只有想办法,立即脱身,不能再恋战了。

潘黎心里想着撤退的办法,于是也不再与这位姑娘硬碰硬的对着干了。只是在空中飞来飞去,不与这位姑娘作过多的纠缠。

这姑娘确实很厉害,潘黎和上官云龙都不是她得对手,在一旁观战的罗峰、柳岩也渐渐的放下心来。

潘黎正想着,就看到那位姑娘抽出了宝剑,猛的向自己刺了过来。他只好猛地一抽身,向上官云龙这边靠拢过来。

潘黎跑到上官云龙身边,对上官云龙小声说:“上官先生,我们得想办法离开这儿了。我们不是她的对手,再这样下去肯定对我们不利。我们不如,暂且回去,从长计议。”

上官云龙自然知道潘黎打不过这位姑娘,看到潘黎跑过来与他商量逃跑的办法。他现在这个样子,当然想离开这儿了。于是,他也对潘黎说道:“潘大人说的是,能屈能伸大丈夫,我们不可计较一时的得失。”

潘黎说道:“嗯。可是这姑娘确实粘人,我一时想不出办法,怎样才能摆脱她呢。”

上官云龙说:“你帮我扶起来,然后你边打边退。等我们退到马边上的时候,我这儿有包药粉,你往她身上一撒。她定然会用手捂住眼睛,我们就利用这个机会,跨上战马逃走吧。”

潘黎说:“那好。我们只要回到那茅草屋,到了那儿,我们有炮兵把守,他们也就不敢对我们怎样了。”

上官云龙点了点头。他对那砬姑娘说:“姑娘,你还认得老夫吗?”

那位姑娘说道:“你这损样,我能不记得你?你就是和这个狗官一伙的吧!”

“姑娘认得我就好,我们既然有一面之缘,还请姑娘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上官云龙对着姑娘套起了近乎。

却想不到,姑娘竟一点也不领情。也是,她对他有何情可领呀,那会儿他们还是敌人呢。姑娘对他说:“你想得美,你们这一窝龌龊之人,竟敢求本姑娘放过你们?”

上官云龙说道:“哎呀,姑娘你误解我了,即使姑子会儿,我与姑娘有些误会,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要放在心上了。我只是一介药农,怎么会是坏人呢?这一点,你可问他,他可以给我做证。”上官云龙说着就将手指向了罗峰。

上官云龙是无耻之徒,刚才是他要取罗峰性命的,现在又厚着脸皮让罗峰给自己作证。而罗峰却是诚实之人,不会撒谎。

罗峰与上官云龙相识以来,虽然曾多次对上官云龙产生过怀疑,但是他也没有证据,至今也没弄清上官云龙的真实身份,他只知道上官云龙是药店掌柜。

罗峰虽然诚实,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立场。对于上官云龙这样的人,他既然没有他作恶的证据,不好说上官云龙所说的不是真话,但是他却也不愿意为上官云龙作证。

只是抱着着口中不断流血的坛主珠儿,不停的对她喊:“珠儿,珠儿,你醒醒呀!珠儿,你不要死。”

柳岩看到罗峰伤心的样子,心里自然也不是滋味。现在,她心里对珠儿的看法也发生的很大的转变。现在,他不仅不会吃珠儿的醋,反而尊重起她的为人来。

柳岩感觉珠儿是一个敢爱敢恨敢付出的真情女人。她突然觉得自己与珠儿竟然有许多想像的地方,惺惺惜惺惺,不由对她不觉产生了诸多好感。

柳岩费力的趴到了罗峰身边,想亲自看一下坛主的伤势。

上官云龙求罗峰为他证明,罗峰没有理他。他就又转向那位姑娘说:“姑娘,你得相信我说的话,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我如果说得半句假话,我宁愿天打五雷轰。所以,求你放过我们吧。”

姑娘实在忍受不住了,他对上官云龙这幅嘴脸已经厌恶到了极点。她呵斥道:“闭嘴,不要再此信口雌黄了。你哪里是什么药农。你的身份虽然是药店的掌柜,其实你是冥王峰云中月的关门弟子!你的心中也是寄予玄晶宝石的。”

这姑娘竟然什么都知道,对潘黎和上官云龙的身份掌握得如此准确,确实让在场所有的感到十分奇怪。甚至包括柳岩和罗峰。

柳岩感到这位姑娘不仅武功高过自己,这连知道的内幕也比自己多不少。看来,她定是一位修真于此的高人。

此处离望江峰最近,难道她是望江山庄的人?也不对呀!据望江峰石碑上记载的,人们一直认为登望江峰东望是长江。那儿的人应该不知道通往此处的路呀。柳岩心里想着,也拿不准这位姑娘到底是不是望江山庄的人。

其实上官云龙与这姑娘对话,倒也不是真的求她放过自己,而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他和潘黎有机会靠近战马。

这位姑娘也不会想到上官云龙竟然如此诡计多端,她只顾着与上官云龙理论,也没有注意他和潘黎正逐步的靠近战马,想溜之大吉。

这位姑娘继续说道:“今天,我非把你们这两个走狗杀了不可。你们一天不除,就必须会一天阴魂不散。时时想着那玄晶宝石,万一哪一天让你们得逞了,岂不是我们灵界之患吗?。”

上官云龙说道:“你这个油盐不进的臭女人,竟然不给我们两个老人面子!我告诉你,以后会让你难堪的。”

“以后?还有以后吗?”这位姑娘说道:“看剑!”

说着,姑娘就举起宝剑,径直向上官云龙先刺了过来。

上官云龙一看情况不好,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急劲,竟一下子跳上了战马,掉转马头就要往回跑。

潘黎也不敢怠慢,也是一跃上马,对邢玉春大喊一声:“邢将军,我们撤!”

“想跑?”姑娘大喊一声,就飞了起来想飞到马的前面将上官云龙和潘黎拦住。

上官云龙边跑边看这个姑娘飞到了他们的头顶之上。他从怀里掏出一包粉末,就向上扬了出去。

只见空中瞬间竟飘起了一层红色粉末,一下子把当场染得通红。

姑娘本想追上去拦住他们,却不想上官云龙竟然使出了这等阴招。她知道这肯定是上官云龙为了逃命之时,配兑的药粉,如果让这药粉撤到眼睛里,后果将十分严重。

于是,她连忙用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大声对地上的人说:“小心有毒,抓紧挡住眼睛,捂住嘴巴。”然后,她就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这样两只手竟同时护在了自己的身上,无法再去追赶上官云龙和潘黎,只能将身子一施,落在了地上。

姑娘看到潘黎和上官云龙不管不顾的逃命去了,她看到这漫天的红色粉末,自己已经无法再继续追赶他们了。于是,就不再继续追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