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五十五章 医术

第五十五章 医术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315  |  更新时间:

上官云龙说:“就看缘分吧,只要我们能见到蜂王,我就有办法将它收伏。这个就请潘大人放心吧。邢副将,你抓紧清点一下受伤的人数,一些伤势较轻的,让他们到这小溪边,用溪水清洗一下,就应该没有大碍了。伤势重的,就让他们来找我,我给他一些处理一下。”邢玉春说:“多谢上官大人了。”他说罢话却没有立即去执行,而是用眼睛看了看潘黎。

潘黎说道:“还不快点按照上官先生说的去做?!”

邢玉春得到帅令,方才下去安排了。

潘黎、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刚一进谷,就遭遇了黄蜂的袭击,潘黎感到出师不利,但是开弓没有回头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潘黎问上官云龙:“这儿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黄蜂?”

上官云龙说:“从这儿的地形看,绝对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没有了人烟,这儿的黄蜂自然就比较安全,在这样的环境下,只要有充足的食物,它们繁殖是很快的。”

欧阳寻踪显然有些不服气,他反问道:“人迹罕至?不可能吧,如果没有人到这个地方,那谷口立的那石碑是谁立起来的呢?石碑上的‘幽情冥谷’四个大字又是谁题上去的呢?”

上官云龙回答道:“我说的是人迹罕至,并没有说没有人曾经到这个地方。如果无人到此地,我们怎么会到这儿,我们能找到这儿还不是拜您所赐,来此捉拿罗峰和柳岩吗。罗峰和柳岩已先我们进入了这座山谷,所以我们才追到变儿的呀。”

欧阳寻踪恶恶的瞪了上官云龙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

上官云龙接着说:“这儿立的石碑倒是不大,可是石碑上刻的字却写得苍劲有力,一定出自一个大家之手。所以,我想能到此地的也绝非是平凡之辈。”

潘黎说:“上官先生分析得有道理。我虽然也读过几年书,有幸考中了状元。但是当本府看到山谷口的这四个大字时,也着实被这苍劲有力的书法给震住了,这人的书法功底绝非我辈所能企及的。”

潘黎说的这话虽然有些酸,但是说也是他的真心话。他一直自命书法了得,就连他府上的“潘府”匾额也是他亲自写上去的,可是看到山谷口“幽情冥谷”四个大字时,也被这书法所吸引了,他仔细看了看这四个字,从内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感到写这四个字的人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他们说话间,邢玉春就带着几百名被黄蜂蜇得最严重的几个士兵来到他们面前。邢玉春说:“潘大人,我清点了一下,我们部队的士兵十有八九都被黄蜂蜇到了。只是有轻有重,也有些人不幸被黄蜂蜇死了,还有的受不了蜂毒的折磨,而自杀了。轻些的,我已经按照上官先生所说的,让他们取了溪水,用溪水冲洗着,现在看效果不错。可是仍有几千人,用溪水洗了效果不见好。于是,我就领了一些来,让上官先生看一下。”

潘黎损兵折将,情绪有些低落,他对上官云龙说:“上官先生,您看看他们还有得治吗?”

上官云龙走上前去,看了一看,说道:“这蜂毒确实厉害,如果是距离心脏近些,我也无能为力了。现有看来,我也只能试一下了。”

邢玉春说:“那我就先替他们谢谢上官道长了。”

上官云龙说:“邢将军也不要客气。邢将军,你看有这么多的重伤者,仅凭我云龙一个人,就是是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对于这些人来说,时间就是生命。累死我倒不要紧,就怕他们等不及呀。所以,你还是带几个兵来看我怎么做,你们现学现用,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试着来自救吧。”

邢玉春说:“那也好。来人呀,都过来看上官先生是怎么处理的。”

邢玉春一声令下,就上来了十几个近身侍卫和把总。他们将上官云龙围住,看他是怎么给重伤士兵去毒疗伤的。

但见上官云龙取出一把匕首,放到溪水里摆了一下,然后冲着患者的脓包就剌了下去,一下子就从刀口处流出许多的黄色的脓液。上官云龙又用手将那脓液挤出,用手撩起一些泉水,给患者洗了下下,最后又从地上薅起一些青草,用手揉了揉,将揉出的汁液滴到患者的伤口上。

上官云龙将手放到溪水里洗了一下,说道:“就这样处理就是了。”

邢玉春心想,你这老道是不是真心的教我们呀,难道就这么简章的几下就可以了,到底管不管用呀?

邢玉春没好意思的问,倒是旁边的一个把总开了口,说道:“上官先生,你这不是糊弄人吗?”

上官云龙看了看他,却笑了出来:“哈哈,那依你之见,应该怎样处理呀?”

把总说道:“我自是不知道,我又不是大夫。话又说回来,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吗?我虽然没有学过医,但是我得过病求过医的,我知道一个大夫给人看病要多么的麻烦,望闻问切,刮骨抓药,程序多得很呢。哪有像你这样的,用刀一剌,随意涂上一些草汁就罢手了。上官道长是不是看不起我们这些提着脑袋卖命的主呀?”

潘黎从这个把总的嘴里,自是听出了一些对此事的不满。出师不战就先损兵折将,这是兵家之大凶,最容易影响士兵地士气。这也是潘黎最担心的结果,而这种情况却避免不了得发生了。

潘黎怕这种情绪在队伍当中蔓延,就马上训斥道:“大胆,竟然敢在本府面前如此放肆!本府早就说过视你们如手足如兄弟,什么时候也不会置你们于不顾的!”

把总看了看潘黎,说道:“潘大人,您不要生气,我就是想让上官先生给看得仔细一些,为了这些弟兄们着想。”

潘黎还想继续训斥,却被上官云龙拦住了。上官云龙仍就一脸笑意的说:“这位把总,你真的是误解老夫了。你既然不明白我为什么这样做,那我就给你解释一下。这儿的溪水就是上好的灵药,我用溪水冲刀给他清洗就是为了消毒和让伤口尽快愈合。用刀剌开患者的脓包,挤出里面的脓,就是为了给他排出他身上的蜂毒;而用青草汁给他敷一下伤口,也是为了给他解一下体内的蜂毒,因为在毒物出没之处,百步之日必有解毒的草药,而这溪水的青草,受这山泉滋养,吸天地之灵气,就是专门解这蜂毒的良药。”

把总被上官云龙这一解释,心中的疙瘩自然了尺解开了,他不好意思的对上官云龙说道:“对不起,上官先生。我这个人粗,说话多有得罪,还请您谅解了。”

上官云龙说道:“哈哈,没事。只要你想通了,我就放心了。其实往往一些简单的办法才是最有效的办法,如果我给他来一通复杂的处理,你们怎么又能学会呢?你们学不会,怎么救其他受伤的人呢?”

邢玉春听了这话,心中反而对上官云龙的医术有些敬仰了。

其实,医患矛盾古来有之,只要双方以诚相待,讲清讲明了,也就相互理解了。而现在的医患关系,就是因为有或这或那的不便说明的利益纠分在里头,才造成了这样或那样的医患之争,甚至有的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现在看来,我们现在人还是多应该向古人学习。

邢玉春和把总,近卫就分别下去,按照上官云龙教的办法,去分别给别的士兵祛毒疗伤了。

潘黎看到队伍遇到了如此大的麻烦,伤亡过大,也不敢继续前行了,于是就命令队伍就地驻扎下来,等明日炮兵到达之时,再一齐行军。

邢玉春就命令其他人学着上官去在的样子给受伤严重的弟兄治疗,他刚带着把总指挥健康的、受伤较轻的士兵扎起帐篷来。

不一会儿,帐篷扎好了。邢玉春又命令一些士兵战好岗,让其余的人抓紧时间吃了一些东西,就都睡觉去了。

以便养好精神,面对明天未知的麻烦,还有更大的挑战。

第二天一早,邢玉春就到各个帐篷去察看一番,却看到那些昨天还命悬一线的士兵,今天就有了明显的好转,有的甚至已经能够起床自由活动了。

邢玉春向潘黎汇报了部队的情况,潘黎发现这山谷的泉水确实神奇。于是就命令邢玉春传令下去,让司务取山溪水熬米饭给士兵喝,好让大家立即恢复元气。

邢玉春自是按潘黎的要求下去安排了。

司务熬好米饭,所有的士兵都领到了一碗热乎乎的米粥,喝下去后,就感到精神好了许多。

又过了两个多时辰,邢玉春看到剩下的人中,受轻伤的现在已经完全好了,那些受蜂毒严重的士兵也好了八九分,他心里安定了许多。

就在当儿,站岗的人就过来向他报告:“邢副将,炮兵正朝大部队赶过来!”

邢玉春听得自然十分高兴,他连跑出帐篷,到前面去迎接队伍去了。

邢玉春迎回炮兵,就连忙到潘黎那儿去汇报:“潘大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的炮兵赶过来了,而且受伤的士兵也已好得差不多了。”

上官云龙被这泉水吸引住了,他一直好奇这山中到底会有什么神药灵石竟让这溪水具有了包治百病的功效。

他关心的事情太多了,他心里想着冥雷兽,想着蓝宝石,想着溪水……他心中有好多疑问等着他去解开,他心里迫不及待得要寻找答案。

现在听到炮兵一到,他就催促潘黎说:“潘大人,我们是不是应该拨营行军了?我怕时间晚了,我们就来不急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