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五十三章 寻踪追杀(3)

第五十三章 寻踪追杀(3)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357  |  更新时间:

潘庆虎从昏迷中逐渐醒了过来。他慢慢的睁开眼睛,感到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他想坐起来却怎么也用不上力气。

潘庆虎没有办法,只好用力喊问屋外有没有人。可是,他却感到自己竟然连喊人的力气都没了。

他感到自己废了,从此以后将成了一个废人,无法游山玩水,寻欢作乐了,无法继承父亲的万贯家产,只能遗憾终生了。

潘庆虎产生了悲观的情绪,他想到了死,可是现在他连死的力气也没有。

没有办法,他只好又慢慢的把眼睛闭了下来。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下人端着一碗药来到了他的房间。

下人走到他的床前,舀了一小勺药送到他的嘴边。潘庆虎感到有东西触碰到了自己,他慢慢的睁开眼睛。

下人看到潘庆虎醒过来了,高兴的说:“潘公子,你终于醒过来了。”

潘庆虎看了看他,说道:“我现在是在哪儿?”

下人说道:“这是你的家呀,这儿就是你的卧房。”

潘庆虎说:“这么说我没有死?我爹他们呢?”

下人说:“潘公子说的什么话?有潘老爷、欧阳先生和上官先生你怎么会死呢?潘老爷昨天就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小的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等老爷回来,知道你醒过来了,他还高兴坏了。”

潘庆虎说:“我睡了多久?”

下人说:“从你回到府上到现在,你以经睡了有一天多的时间了。把潘老爷都急坏了。”

潘庆虎说:“那我师父呢?他怎么也不在?”

下人说:“你师父?你说的是教你四书五经的教书先生吗?”

潘庆虎顿时感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说道:“不是。我什么时候说师父了?我是说我的叔叔上官云龙先生,他怎么没来?”

下人说:“噢,上官先生来过了。他还给你带来了好几副上好的中药呢,说是只要让你连服九天,就保管没事了。看就是这个,我喂你喝下去吧。”

下人又舀了一匙汤药送了过去,潘庆虎张开嘴将药汤喝了下去,顿时有种特别苦口的感觉,他差点一下吐了出来。

但是,他没有办法歪头,再加上下人舀了不多,他只好硬着头皮,慢慢的咽了下去。

当药汤咽下去后,却有种甜甜的感觉,从喉咙里慢慢的升了起来。

这副汤药果然奇特,入口极苦,可喝下后却又变得有股甘甜的味道。

有了这口,潘庆虎也就不再惧怕剩余了药汤了。他感到这副药方对自己绝对有好处。

潘庆虎喝下了几口药汤,又对下人说:“那欧阳伯伯呢?他去哪儿了?”

欧阳寻踪的下落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他大难不死醒过来了,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师父去哪儿了。他害怕自己变成变样,很可能会变成一个残疾人,欧阳寻踪会不会不要他了?

下人说:“昨天早上,欧阳道长起床后吃了一些早饭,就让潘大人叫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到那里去了。”

潘庆虎知道欧阳寻踪与自己的父亲在一齐也就放心了。他对下人说:“好了,你下去吧。我不喝了。”

下人用手帕替潘庆虎擦了擦嘴角,就端着碗站了起来说道:“那我就先下去了,潘公子如果有什么时候再使唤我就是。”

潘庆虎向下人摆了摆手,下人就没有再说话,悄悄的退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潘庆虎歪头看了看自己的正在摆动的手,不禁高兴得笑了起来:“我能动了,我能动了!”

潘庆虎自己也想到,他会恢复得这么快。虽然他现在还无法下床,但是手脚却都有发知觉,感到自己的眼睛也渐渐得看得比那儿清楚了许多。

潘庆虎躺在床上,也睡不着,感到无事可作。他就将顺到枕头下,随意的摆了一下。

这一摸,他拿到了欧阳寻踪留给他的那本修真入门秘籍。

潘庆虎打开书,从里面看出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欧阳寻踪留给他的一些话。纸条上是这样写的:

潘:等你醒来,你一定感到浑身乏力,动弹不得。但是,你如果能看到这本书,说明你就已安然的度过了危险期,正朝着完全康复的方向发展。但是,你也许不知道,当你的身体处于现在这种时,却是练习我派修真心法的绉好时机。我将这本入门秘籍留给你,你一定要好好的练习。

另,看你父亲的意思是不想让你学习修真之术。所以,你一定要偷偷的练习,不要让府上的人知道。

再,上次我们与罗、柳决战,得到一册玉简,现在正有邢玉春副将那儿放着,你可以乘你父亲不在的时候,向他要过来,一齐练习。两种心法一阴一阳,一玄一冥,必将会取得更快的效果。

字条没有落款,但是潘庆虎明白这是师父留给他的一项任务。从现在开始,师父开始教给自己修真心法了,这让他感到十分的高兴。

潘庆虎看罢欧阳寻踪留下的字条,竟将那字条一口吞了下去。他慢慢的打开秘籍,认真的阅读起来。

他边看边学着书里讲的要诀,单手翻转,渐渐的练习起来。

起初,他总是无法控制好体内的真气。潘庆虎慢慢的将手向上提起,在真气到达胸部位置时,却怎么也上不去,最后一下子掉了下去。

真气坠落丹田,如果是身体健康的人必须会给丹田造成巨大的伤害。而现在潘庆虎心若游丝,丹田之心自然也不具威力,这一落只是让他感到下体隐隐的痛了一下,也就没有其他特别的感觉了。

潘庆虎又重新试了几次,每次都比前一次做得好,丹田之气也逐渐提得更高。

正在潘庆虎练得正在兴头上的时候,听到下人敲门的声音。

潘庆虎问道:“谁?”

下人说:“是我,来给潘公子送药的。”

潘庆虎连忙将真气送回丹田,并且把心法秘籍合上放在枕头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盖的被子,平静了一下心情,说道:“进来。”

下人慢慢的推开房门,一边往里走一边说:“公子,我又把药给你热了一下,乘热一定要把它都喝下去。”

潘庆虎说道:“怎么还喝?”

下人说:“上官先生交代了,说是每天让你喝三次,最后得把一碗的汤药都喝下去,对你的病情才会起到最好的作用。”

潘庆虎说:“唉,那好吧。”

下人走到潘庆虎的床前坐下来,给潘庆虎喂药。

下人说:“上官先生配的药确实管用,潘公子才服了两剂,就已经见到这样好的效果了。”

潘庆虎心想,不光是上官的药的作用,还有欧阳师父教的心法。师父教的心法才是最关键的。

但是,潘庆虎记得欧阳寻踪在纸条上给他交待的事情,所以他也就没有与下人争论,只是默默的把药喝完。对下人说:“我累了,想要休息一下,你退下吧。”

下人说:“是。”说着就退出了房间。

潘庆虎见下人离开了房间,又连忙将枕头下的心法秘籍拿了出来,复又练习起了归心真气疗养修炼的心法来。

潘庆虎竟然一夜没有合眼,一直都在练习这套心法。

等第二天,太阳照进房间的时候,他已感到浑身比以前轻松了许多,也比以前有劲了。

潘庆虎有点躺不住了,他将书籍合上,伸展了一下腰身,用手慢慢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竟然能慢慢的站起来了。

潘庆虎站起来,围着房间里的桌了走了两圈,顿时有种解放出来的感觉。

这一次,下人又敲门进得房来。乍一看,都有些被潘庆虎吓到了。

他先是往床上一看,见床上没有,心里不免一下子紧张了起来,还认为是潘庆虎半夜里让坏人劫走了。待他又往房间里一找时,却发现潘庆虎站在那儿。

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上官云龙配的是什么药,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不到两天的功夫,潘庆虎竟能自己站起来走路了。

下人心惊胆战的却又装作镇静、高兴的对潘庆虎说:“潘公子,你恢复得这么快?竟然能下床走路了。”

潘庆虎笑道:“哈哈。我感到自己身体比昨天好特多了,躺在床上时间长了,也挺累的,我就下来活动一下。”

下人说:“恭喜潘公子了。潘公子,这是你今天要喝的药,小的想信,你今天如果再喝下这碗药,一定能恢复大半了。”

潘庆虎说:“我知道,你先把药放在那儿吧。我过会儿再喝。”

下人说:“不是我侍候您服下吧,要不近会儿就凉了。”

潘庆虎听到以后,似乎是有些生气,他说道:“我让你放下你放下就是了,怎么有这么多的话?!”

下人吓了一跳,他想不能潘庆虎既然病情转好了,怎么心情不但不转好,反而比以前更坏了。

潘府的人都知道潘黎对下人倒还是比较和气,却是他的这个混帐儿子潘庆虎反倒比他爹要狠毒得多。所以,下人在潘庆虎的面前一般都是唯唯诺诺,大气也不敢喘。

下人自是讨了个没趣,怯怯的退了出去。

潘庆虎看着桌上的药汤,心里非常的不屑,而且还有一种要将药碗打翻的冲动。

最后,潘庆虎还是忍住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得快是修真心法起了作用,可是在这副药剂的铺垫下,才能发挥如此之大的功效的。

潘庆虎明白,上官云龙给他配的药是养精补气的,养元才是修真之本。

潘庆虎走到桌前,坐下来,端起药汤,憋住一口气,一下子把碗里的药全部喝光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院子里一阵嘈杂之声。潘庆虎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的身体也不方便出去,于是他又把那个下人叫了回来,问他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