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五十一章 寻踪追杀(1)

第五十一章 寻踪追杀(1)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637  |  更新时间:

三人在亭子里饮酒作乐,一直到三更方才散去。欧阳寻踪独自一人回到卧房,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想着那六位翩翩起舞的少女,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

过了好久,欧阳寻踪方才睡着。

等他一觉醒来,发现已经到辰时。他打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推开房门,看到太阳已经升得好高了。

仆人见他起来了,走上前去对他说:“欧阳道长,潘大人吩咐了。让我们在此等您起床后,侍候您吃了早饭,再到衙门找他,潘大人在衙门等您。”

“噢。”欧阳寻踪适应了一声,旋又回到房内,等候潘府的人来到给他准备洗刷和早餐。

欧阳寻踪吃罢早饭,又到潘庆虎的房间去看了一眼仍然昏迷中的潘庆虎。

潘庆虎虽然没有醒过来,但是比昨天已经强多了。

他偷偷的将那一本初级修真心法塞到潘庆虎的枕头低下,他担心自己这一去不知要多少天才能回来。然后对于修真之人来说,在大病或重伤的康复期练习心法是最有效的。因为,此时自己体内丹田之气比较弱,而且比较混乱,此时修真,相对而言体内的真气较容易控制,此时,练功能够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虽然昨天,潘黎对他讲了为什么不让潘庆虎练习修真的故事。但是,他不不管这些呢,他看得出来潘庆虎是练习修真的可造之才,他既然将他收为徒弟,就必须抓住这有利的时机教他心法。

让潘庆虎修真之为既成事实,那潘黎也无可奈何,只能接受了。

欧阳寻踪从潘庆虎的房间出来,就向烽州府衙走去。

等他来到府衙,人堂,看到潘黎正在与上官云龙喝茶。

欧阳寻踪上前几步说道:“对不起了,我来晚了。昨天晚上喝太多的酒了。”

潘黎说:“没事,昨天欧阳先生帮吾儿运气疗伤,一定是累着了。我想让您睡个自然醒,好好的休息一下。所以,就没有让下人叫你。”

上官云龙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他想凭什么欧阳寻踪这么摆谱,每次开会都姗姗来迟。他走上前去对欧阳寻踪说道:“欧阳先生不仅仅是被疗伤的事累着了吧,还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荒唐的事呢?”

欧阳寻踪说道:“上官先生说话就不中听了,你我还有潘大人都是修真灵者,向道成仙真人,怎么能想些荒唐之事呢?”

上官云龙说:“你看你,我本是想与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难道是心虚了不成?”

欧阳寻踪说道:“我有什么心虚的?你不诬蔑好人。”

潘黎笑道:“哈哈哈,两位道长真有意思,一走到一齐就是互掐互斗,就像是一对冤家一样。本府看你们真是有缘呀。”

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知道潘黎是在给他们打圆场,他们自然也知道借坡下驴。

上官云龙笑道:“哈哈,我们也都是托了知府大人的福,才有缘走到一齐。不开玩笑不热门吗。”

欧阳寻踪笑道:“就是,就是。上官道长就是爱拿贫道开玩笑。”

潘黎说道:“两位请坐吧。来人呀,给欧阳道长看茶。”

下人给欧阳寻踪端上来了一杯茶,三个人都端起茶杯呷了一口。

潘黎放下茶杯,说道:“昨天晚上,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下一步的大体思路。今天,我把各位邀请过来,就是想让两位道长,想想办法尽快查明罗峰、柳岩逃跑的方向,以便我们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欧阳寻踪说:“行。”

上官云龙也说愿意行犬马之劳之类的话。

潘黎说:“那我们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吧。”

“好。”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相继答应下来。说罢三个人就一齐骑马向玄真洞奔去。

他们骑快马走了六个时辰,才赶到玄真洞。侍兵点燃火把,引他们进得洞来。

这一次进洞自然与上次的感觉不同。上次每个人都怀着利已的心态,钻营着怎样才能得到宝石。而这一次是来寻找前日的痕迹的,这一次他们之间的目的单纯,相对统一。

欧阳寻踪在洞里看了看,他说道:“这儿确实是一个仙洞。前天,我们在此搏斗得如此激烈,想不到仅仅两天的时间,这儿竟又恢复得如此干净。”

潘黎说道:“是呀。除了地上的石块以外,以然看来不出打斗过的痕迹。”

上官云龙作为一个药店掌柜,上山采药惯了,自然喜欢寻找一些别人不易发现的地方。他在洞内转了一圈,大声说道:“潘大人,欧阳道长,你们快过来看一下。”

潘黎和欧阳寻踪走到上官云龙的面前,潘黎问道:“上官先生,你发现了什么?”

上官云龙说道:“你们看这儿,这儿有一个暗格。”

两个人都低下头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前面的一块古板上竟然的有几条小小的裂缝,这些裂缝如果不仔细的看还真的不容易发现。

欧阳寻踪说道:“你怎么知道这是个暗格。”

上官云龙说:“你看这些裂缝与这洞内的裂缝明显的不同。洞里自然形成的裂缝都是弯弯曲曲的,而这儿的缝隙却都是笔直的,一定是人为痕迹。”

潘黎说道:“上官先生观察的好仔细,不是像你这样细心的人,这样细小的裂缝是很难发现的。”

上官云龙说:“但是不知道怎样才能将他们打开。”

欧阳寻踪看了看,想了一下,说道:“两位请让一下。”

潘黎、上官云龙都往后退了两步。只见欧阳寻踪双手托起自己的丹田之气,将真气凝于两手之上,然后覆于古板之上,慢慢的向两端拉开。

石板也随着欧阳寻踪强劲的真气慢慢的向两边敞开。

柳岩知道这机关的秘密,她用的是巧劲打开和关闭机关的。而欧阳寻踪也不知道从何地用手,只能用蛮劲将古板打开。

欧阳寻踪成功的将古板打开后,他将真气收回丹田。潘黎和上官云龙也走上前去,看看里面究竟藏了些什么?

三人往古板下的匣子看去,看到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潘黎说道:“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呀。”

上官云龙却说:“是,里面虽然什么也没有。但是,他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线索。”

潘黎问道:“什么线索。”

上官云龙说道:“这机关一打开,就让我感到有种异样的感觉,这里一定存放过一些灵异之物。”

潘黎说道:“放的是什么?”

上官云龙说道:“凭我对灵物的直觉,我想里面一定存放过许多灵石心种。”

潘黎说:“那又说明什么呢?”

上官云龙说:“在我们与罗峰和柳岩搏斗之时,我并没有这种感觉,说明当时这些灵石并没有存在在他们身上。现在等机关打开,我才隐约感到灵气的曾经存在。”

上官云龙捋了捋胡子,接着说:“既然这儿曾放过灵石,而他们又没有将灵石随身带在身上。那这些灵石会去哪儿呢?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们已将心种植入了体内,更加印证了我们昨天晚上的判断。”

潘黎说:“如此说来,我们更需要加紧对他们的搜寻了。如果哪一天,他们将玄真道人的心种栽培成熟,我们再对付他们就不好对付了。”

欧阳寻踪说:“那倒也未必,即使他们栽培成功,也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初级灵者,他也不会敌过我们三个人和潘大人的百万人马的。”

上官云龙说:“如果冥雷兽确实失去战斗力的话,仅凭他们两个人肯定不在话下。”

欧阳寻踪说:“但是,我却也有种不好的预感。”

潘黎问道:“什么预感?”

欧阳寻踪说:“我不仅感受到了石匣之中灵石的力量,还似乎感受到此处曾经放过一种更加灵异的物件。”

潘黎问道:“什么物件?”

上官云龙有点不以为然。

欧阳寻踪说道:“我也不知道什么物件。就怕是一本修真神书,我担心的是等他们罗峰凝神完成,再配合这一神秘的书籍,而练成书籍上的法术,那样我们就很难对付得了他了。”

上官云龙听欧阳寻踪说什么修真神书,他原来不屑的神情一下子警觉起来。他知道,他作为一个药石专家,对一些名贵草药灵石十分灵敏。而欧阳寻踪作为一个修真异人,自然对一个修真心法感触敏捷。

所以,他也担心起欧阳寻踪所说的问题会变成现实。

潘黎说道:“如此说来,我们必然要提高重视了。”

欧阳寻踪说道:“正是。我们必须动用一切手段,不管怎样必须把他们消灭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潘黎说道:“那我们就直接去勘察冥雷兽留下的足迹吧。只要把他们拿下,我们再回过来,慢慢的寻找也来得及。”

欧阳寻踪说道:“也好。”他说完就走出山洞,对潘黎和上官云龙说道:“你们看,我们三个人来的方向也就是这座山洞的东面,是那天我们缴获玉简的地方,他们定不会朝那个方向跑去。”

潘黎说道:“这是自然,他们绝不会向与我们相同的方向跑的。”

欧阳寻踪说:“这样说来,也就剩下西、北、南三个方向了。为了加快进度,我想这样:由我负责向西,潘大人负责北方,上官道长负责南方,我们一齐去寻找。谁先发现踪迹就以此为信号,我们一齐向那儿集结,如何?”说着,欧阳从踪从怀里抱出了三发信号弹。

潘黎接过一个信号弹,说道:“甚好,你说的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上官云龙看到这两个人竟然有些看下起一个卖药的了。这算什么呀,只要是一个能喘气的人,谁还想不出来这样的招?你们两个像是什么智者一样不谋而合了,那我就不能合了。怎么拿我当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

不叫的狗才咬人。上官云龙就是这样的人,他心里想着嘴上却不说,他知道自己要什么,目的明确的人为了目的并不计较过程。只有能忍的人才有可能会获得最后的成功。

上官云龙最大的特点是能忍、甘于示弱,他也接过一个信号弹,说道:“那我就负责南方了。欧阳道长看得起我,将最难的一个方向交给了我。”

潘黎和欧阳寻踪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想不到上官云龙也玩了一所幽默。

所有的人都知道,罗峰和柳岩最不能逃跑的方向就是南方,更何况只是寻找冥雷兽的足迹,哪里谈得上什么困难简单呀。

上官云龙偷换概念,故意将南说成了难,实际上是在调侃自己罢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