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五十章 客气

第五十章 客气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435  |  更新时间:

欧阳寻踪问潘黎:“苏小雪最后对你说了什么话?”潘黎说道:“苏小雪认为所有的事情都是与修真有关,所以她最后对我说:‘让我好好的把我们的孩子养大,千万不要让他再去修真了。’”

欧阳寻踪说:“你答应她了?”

潘黎说:“这是苏小雪最后的心愿,我当然要答应她了。”

欧阳寻踪说:“那后来,你是如何回到烽州的?”

潘黎说:“那场恶战完成后,我也感到自己体力不支,心想自己的命也不久远矣。但是,当我醒过来时,已经躺在了冥王峰,是云中月救了我。”

欧阳寻踪说:“那个婴儿呢?他就是庆虎吧?”

潘黎说:“是,庆虎也让云中月教主救回了冥王峰。云中月教主将我们父子救回冥王峰后,他见我体内内脏受伤过重,于是就传授给我了龙眠虎啸大法,我才得以保全了性命。”

欧阳寻踪说:“龙眠虎啸大法?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逼碎自己五脏六腑,再次重足以获重生的法术?”

潘黎说:“正是。我虽然能够活下来,但是也限制了我今后修为的提升,所以我现在修真的只能达到神游的境界了。”

欧阳寻踪说:“潘大人过于自谦了,我想您今后一定会再上一层楼的。”

潘黎说:“那倒是不可能了。等我修养好身体后。云教主本想再收庆虎为徒,我对云教主说出了她母亲临终的遗言,云教主方才罢休。但是,云教主对我也提出了要求。”

欧阳寻踪问道:“他对你提出了什么要求?”

潘黎说:“云教主说既然庆虎有母亲的遗命,他就不再强求。但是他让我对他保证,从此以后,要严守自已的承诺,永远不让庆虎接触修真灵界。否则,他将会对我施以重罚。云教主既然没有强求于我,我自然很痛快的答应了他。”

欧阳寻踪说:“那后来,你也就没有再娶,没有让庆虎学习一点修真之术吗?”

潘黎说:“我本一介书生,本与这修真之事无缘。苏小雪是我的最爱,我发誓在的人生中,苏小雪将是我唯一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苏小雪,我也不会踏入这纷争之中。我也看够了这期间的利与义,善与恶,美与丑,所以也就自然会严格按照小雪的遗愿,信守自己的诺言,好好把庆虎抚养长大,绝对不会让他参与修真之事。”

欧阳寻踪说:“潘大人的想法甚好,只怕事与愿违呀。”

潘黎说:“难呀,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什么事会难倒一州知府!?”门外上官云龙拿着一些草药,快步走了进来。

“上官先生,你回来了。”潘黎说:“没有什么,我在和欧阳先生瞎聊呢。”

欧阳寻踪站起来,对上官云龙说:“上官大掌柜,你带着了一些什么好的草药?”

上官云龙说:“为了潘公子,我自然要将店里最好的草药拿出来了。你看,这是幽冥草,这是长白人参,这是赤血蟾蜍,这是蓝冥蛇胆。”说着,上官云龙把这些草药摆到了桌上。

潘黎说:“多谢上官先生了,过会儿我让帐房取一些银两给你送过去。”

上官云龙知道潘黎是个守财奴,给他送银子是来者不拒,如若让他从嘴里吐,那还不如要了他的命。上官云龙知道潘黎也就是客气客气,他对潘黎说:“这都是自家的东西,哪还用得着潘大人破费?”

潘黎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欧阳寻踪说:“潘大人就不要再客套了,还是吩咐下人把这些草药熬一下,给庆虎喝下吧。”

上官云龙也忙说:“甚是,甚是。”

于是,潘黎对着门外喊道:“来人呀。”

“在!”说着就进来一位听事的仆人。

潘黎说:“快把这些草药,拿下去熬一下,给公子服下。”

上官云龙说:“你将这些东西拿下去,平均分成九份,然后取一份熬成药汤便可,这样一连让潘公子服九天,他定然能够康复的。”

潘黎说:“快,快按上官先生说的,下去熬药。”

“是!”听事仆人答应一声,便走到桌前取下草药,走出了房门。

潘黎说:“有两位道长,庆虎的命就保住了,我也就放心了。走两位道长,我让下人准备了薄宴一道,请随我一起饮酒赏月吧。”

上官云龙和欧阳寻踪也不客气,就对潘黎说了一句:“请。”潘黎就带着他们到了一处亭子。

亭子唤作冬景,建在荷塘边上,亭子不大,但是很别致。一说冬景便会让人想到雪景,这儿是潘黎宴请重要客人的地方。

三人分主宾坐下,下人就往桌上上满了山珍佳肴。旁边服侍的艺妓拿起酒壶给潘黎和两位客人斟满了美酒,又退到一边。

潘黎举起酒杯,对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说:“两位道长,请。”

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也端起酒杯,对潘黎说:“潘大人,请。”

说罢三人就一饮而尽。

饮罢一杯,艺妓就又为他们斟上了一杯新酒。潘黎拍了三下手,就从亭子对面的房子里走出六位年轻的美貌女子。

这六位女子年龄都在十七八岁,个个长得水灵秀美。她们弹着琵琶,舞起水袖,为喝酒的三人助起兴来。

欧阳寻踪自然看得心里痒痒的。他与潘庆虎玩弄了不少潘府艺妓,却不想潘府竟然还有这一等一的尤物,专门为潘黎服务的。

欧阳寻踪以色狼之心度潘黎之腹,心中不禁对潘黎所说的一直未娶之事,怀疑起来。

天上明月当空,地上美女秀舞,亭中三人对饮。这本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情景。

只可惜亭中坐的却是三个不应景的坏蛋。

潘黎说:“玄真洞一战,我们虽然受伤不轻。可是想必那罗峰和柳岩也受了不少的苦头。”

欧阳寻踪说:“那是自然。”

上官云龙说:“可是不知那蓝宝石让他们掠到何处去了。”

欧阳寻踪说:“冥雷兽也已经中了潘公子的暗镖之毒。想必他们不会逃得太远。”

上官云龙说:“潘公子暗镖上的毒是本人为潘公子所配,我自然知道那毒性的厉害。我想他们不仅不会跑远,而且冥雷兽都有可能已经受了不巨毒的侵蚀,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潘黎说:“我还想不明白,虎儿的飞刀上怎么会涂了如此巨烈的毒药,原来是上官云龙先生的作为呀。”

上官云龙说:“呵呵,那是自然。只是在下没有请示潘大人,实在是礼数不够了。”

潘黎说:“诶,可不要这样。如果今天没有先生所配的毒药,我们还不好对付他们呢。”

欧阳寻踪说:“尽管双们互有损伤,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却也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对于罗峰和柳岩两个毛孩子来说,那自是很难扛得过去的。只是,没有弄到那块宝石,却是最为遗憾的事情了。”

潘黎说:“两位道长,本府想他们会不会把那宝石心种已经植入到了罗峰的体内?”

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被潘黎这一句话提醒,回味无穷头来想一想,感觉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欧阳寻踪说道:“潘大人推测的很有可能。今日交战,罗峰和柳岩两个的战斗力确实比潘公子形容得要强得多。试想一下,什么能量能让他们在一夜之间,会有如此之大的提升呢?很可能是在体内植入了心种。”

上官云龙说道:“该死,当时我怎么没有想到。”

潘黎说:“那再想夺回宝石,岂不是难上加难了。”

欧阳寻踪说:“话虽这样说,可是如果真是那样,对于我们也不是没有一点利处的。”

潘黎问道:“此话怎讲?”

欧阳寻踪说:“如果罗峰已将玄真心种植入了体内,那他将会携带着他逃跑。我们只要找到了他的,就一定能够找到玄晶宝石。只要我们能够将他抓到,将他焚化,就不能得到玄晶宝石的。”

潘黎说:“欧阳道长的意思是杀鸡取卵?”

欧阳寻踪说:“只要能得到宝石,杀个鸡有什么?”

三个相视一下,都哈哈的大笑起来。

潘黎说:“这么说,下一步我们就得考虑一下怎样将他们抓拿归案了。”

上官云龙止住笑说道:“此是要务,只是不知道他们逃到了什么地方?”

欧阳寻踪说:“这倒好说?”

上官云龙说:“难道欧阳先生还要作法不成?”

欧阳寻踪说:“哈哈,他们两个已经不知道逃出去多远了,如果作法岂不是浪费时间?”

潘黎说道:“难道欧阳道长已经胸有成竹了?”

欧阳寻踪说:“两位想一想,罗峰和柳岩两个人会怎样逃跑?”

上官云龙说:“他们两个的真气都已在乱,就凭他们两个的状况,肯定是逃脱不掉的。但是,罗峰有冥雷兽。他们一定会骑着冥雷兽逃跑的。”

欧阳寻踪说:“不错。既然他们是骑着冥雷兽逃跑,那沿途必定会留下冥雷兽的足迹,只要我们寻着足迹找下去,就一定能够找到他们的。”

潘黎说:“欧阳先生果真高人!”

上官云龙说道:“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我们恐怕根本追不上冥雷兽的。”

欧阳寻踪说:“这倒也是个问题。但是,这样的难道放在一州知府面前定然也成不了问题。潘大人身为知府,自然懂得用兵之道。只要我们弄清他们逃跑的方向,再由潘大人派出重兵,将他们合围起来,逐渐缩小保卫圈,他们必定插翅难飞。”

潘黎说:“这个两位道长敬请放心,只要能够找到他们的足迹,我必然会将全烽州的兵力全部派上去,将他们围困住便是了。”

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两人齐声对潘黎说道:“只要有潘大人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哈哈哈哈……,两位道长过讲了。来,我们再饮一杯。”说着,潘黎又举起酒杯。

上官云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欧阳寻踪则用眼偷偷瞄着跳舞的艺妓,慢慢的将酒饮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