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四十九章 身世之谜(2)

第四十九章 身世之谜(2)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741  |  更新时间:

于是,他选择了舍车保帅。一下子将苏小雪推了出去,让苏小雪替他迎接潘黎的这一重招。潘黎也想不到风无痕会使用这样下流、阴险、毒辣的招数。他一看苏小雪突然到了自己的跟前。他怎忍心伤害对自己有恩、自己心爱的女人?

于是,他左手手腕一转,想把自己的真气全部收回来,以免让苏小雪受到伤害。

潘黎为了报仇拜入了冥王峰云中月的门下。他在云中月的调教下,修为进步很快,不出一年就已成为修真界的高手。

欲速则不达。他虽然取得了飞快的进步,但是却是用伤害自己身体的代价换来的。他因为修炼真气,已经把体内的脏器损伤得十分严重,二十几岁的年纪,其体内的脏器已经像是五六十岁的样子。

而且,他学的又是邪术。冥王峰的运气口诀犹如黄河决堤,气势如虹,招招都是致敌的狠招。但是却不得收放自如,一旦使出的功夫,很难收回来。

即使收回来,也必然会造成自己的真气错乱,进而对自己的五脏六腑造成伤害。

所以,潘黎用的是一个险招。他冒着自己可能有生命危险的风险,硬是将大部分的真气送回了自己体内。

他又将右手从后面搂过苏小雪,将他一转,将没有消化掉的真气从苏小雪的后面泄了出去。

潘黎用自己的身体接过了自己的百分之九十多的真气。等他抱着苏小雪回到地面上时,他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被震裂了一般,痛得他都想一下子死去。

可是,他明确的知道他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他要亲手将风无痕杀死,救出自己的苏小雪。所以,坚强的意志支撑着他,一定要战胜自己!

他强忍着翻腾的鲜血,一下一下的往自己的嘴里撞,他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又唇,强忍着,强忍着,最终他没有忍住,“噗”的一下,一大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涌而出。

苏小雪看到他受了重伤,心里感到特别的着急,她关切地问道:“潘黎,潘黎,你怎么样了。”

潘黎看了看苏小雪说:“小雪,我,我们又见面了。”

苏小雪哭着对潘黎说:“你,你为什么要,要来救我。你难道不要命了吗?”

潘黎笑着说:“我的心里只有你,我不能没有你。”

苏小雪说:“可是,可是你根本不会武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呀!”

潘黎看着苏小雪说道:“小雪,小雪,我,我告,告诉你,我为了救你,我,我拜了,拜了云中月,为,为师。现,现在,我,我已学,学,学会了,修真,修真之,术。”

苏小雪说:“你怎么这么傻?你难道不知道,用这么短的时间,快速提升自己的修为,会对自己造成多么大的伤害?!”

潘黎说:“我,我,知道。可是,可是,我,我不能,让,让你受……再,再待在这,这儿,受,受委屈了。”

苏小雪哭得更厉害了,她连忙用手捂住潘黎的嘴说:“你不要说话了,快调整一下自己的气息,以免留下更大的伤害。”

此时,风无痕“哈哈”地笑着走了过来,他边笑边拍着巴掌,走到两个人跟前说:“好一个郞情妾意!”

风无痕突然脸色一变,厉声顺道:“苏正星,你给我出来!”

躲在大厅后面的苏员外——苏小雪的父亲遛着边走了出来。

苏正星胆怯的对风无痕说:“教主,您喊我?”

风无痕凶狠地看着苏正星说:“你看看你的宝贝女儿,你是怎么为本教主进孝心的?竟然,守着我的面与这样一个外人谈情说爱?”

苏正星赶忙对教主说:“教主教训的是。是我不好,没有教育好女儿,让她守着妇德。我,我现在就过去教训她。”

苏正星走到苏小雪身边说:“你这个不孝的混帐,为父是怎么教你的。我多次告诉你,既然嫁给了风教主,你就是飘渺教的人,你不仅要为万能的风教主守好妇道,更要遵守本教的教规。你怎么能与一个外人抱在一齐,成何体统?!”

苏小雪看着父亲,她感到对他绝望了,他愤愤的对苏正星说:“天下有你这样的父亲吗?守着一个状元郞的女婿不要,却要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苏正星说道:“入得飘渺教就得遵守教规,一切为教主想,一切为教主服务,是我们教徒的责任。我把你嫁给教主,并且生下这样一个漂亮的儿子,让你一下子成为全教二号人物。这难道不是对你好吗?”

苏小雪说道:“你不要捡好听的说!我还不知道你的本性?你把我送给风无痕,你的目的不是让我做什么教主夫人,而是为了达到让自己修真成仙的目的。”

“够了!不要胡说八道。”苏正星呵斥自已的女儿:“不要再说了。你怎么能对自己的父亲说这样的话。你不守妇道,就是对教主不尊!你不听命令,就是对教主不敬!”

风无痕转身说道:“你们俩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

风无痕走到苏小雪身边,说道:“你对我不尊、不敬已是犯了不教的大罪,按教规得分尸四野。我念你给我生了个儿子的份上,只要你亲自把潘黎这小子杀掉,我就原谅你。”

“呸。”苏小雪对着风无痕脸就唾了一口,说倒:“别痴人说梦了。要杀要剐,随便你。”

苏小雪右手抱着婴孩,用左手把潘黎抱在怀里,说道:“潘大哥,既然活着的时候我们做不成夫妻,我情愿与你一齐死,到了阴间,我做你的老婆。”

潘黎口里鲜血不停得往下流,他已经感到浑身无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冲着苏小雪笑了笑。

风无痕看到苏小雪死不悔改,他擦了擦自己的脸,站了起来,对着苏正星说:“苏正星,你都听到了,不是我不给你女儿活路,是她自寻死路的。现在,我命令你给我杀掉苏小雪,为本教清除毒患!”

苏正星虽然对女儿十分不满,但是听到风无痕要他亲手除掉自己的女儿,他心里感到镇痛无比。

他不管用什么办法,目的是为了能够得道成仙,长生不老。

而他虽然可能把女儿献给教主做妾,他的目的是让女儿在教主的庇护下也一样能够得道成仙,却不想看到的自己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

苏正星一下跪倒在风无痕的脚下乞求道:“教主,求您宽宏大量,看在襁褓中儿子的份上,放过她吧。”

风无痕看也不看他,说道:“你竟敢连我的命令也不听了,信不信我连你也除掉?”

苏正星痛哭流涕的说道:“求求您了,教主,看在我追随你多年的份上,放过我女儿吧,我愿意替她受死。”

风无痕说道:“不行!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你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要么让我把你们两个都杀死!”

风无痕不由分说,从桌上抽出一把宝剑,将宝剑扔到苏正星的眼前。

苏正星看到再求他也没有任何希望了,他慢慢的拿起宝剑,站了起来。

苏小雪看着父亲,将怀中的潘黎和婴儿抱得更紧了一些,她准备好了与潘黎一齐去死。面对死亡,她不害怕。

苏正星看了一眼女儿,他将剑猛的一震,运足真气,嗖的一声,将宝剑向风无痕刺了过去。

风无痕想不到一直唯唯诺诺的苏正星竟然向自己下了狠手。他用手一下子纂住了苏正星刺过来的宝剑的剑刃。

苏正星再用力往下一捅,剑尖一下子插入了风无痕的体内。

风无痕看着苏正星,说道:“好你个叛徒,竟然敢行刺本教主!”

风无痕一运真气,握剑的手一用力,将宝剑震成了二截。他拿着手中的一段宝剑,在苏正星的脖子上一划。

巨大的血流从苏正星的喉部喷涌而出。苏正星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苏小雪也想不到父亲在最后时刻,会将芧头指向了风无痕,她理解和原谅了自己的父亲。她冲着父亲喊道:“父亲!父亲!”

苏正星将脸转向苏小雪,最后望了望自己的女儿,断断续续的说道:“女——女,儿,我——我——对——对不——起——起——起——你。”说完,头一低,死了。

苏小雪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她高声喊了几声“父亲。”

苏小雪用最后的喊声为父亲送行。

她用悲亢的喊声为自已曾经最爱的人送行,

她用凄烈的喊声为自己曾经最恨的人送行,

她用最深邃的喊声为让自己最悔恨的人送行。

没有葬礼,作为女儿,她只能用这种方式送父亲最后一程。

到了最后一刻,她明白了自己的父亲的糊涂。

风无痕倒坐在地上,他用手捂着自己的杀口,一下一下的挪到潘黎和苏小雪的身边,他想从苏小雪的手里将婴儿夺过去。

他认为,那是他的宝贝儿子,是他生命的延续,将来他要教他学习修真,让他接替自己做飘渺教的教主。

苏小雪用力将风无痕推倒在一边,她喊道:“你要做什么?!”

风无痕说道:“把我的儿子还给我。”

苏小雪笑着对他说:“你的儿子?你到现在还认为他是你的儿子?”

风无痕说道:“你,你说什么?”

苏小雪大笑两声,突然止住笑声,用轻蔑的眼光看着风无痕,说道:“你认为你这样的恶魔会有儿子?你不想一想,你娶了多少小妾,这么多看了,有哪个人能为你生下个一男半女?”

风无痕想了想,自已做教主几十年来,每年都要笑纳几个教徒贡献上来的女儿作妾,却不曾有一个人曾经为他生下过孩子。他看了看苏小雪,一种不详的预感袭上他的心头。

风无痕有些怀疑自己了,他指着孩子说道:“那他是谁的孩子?”

苏小雪低下头,对潘黎说:“潘大哥,你还记得我去找你的那一个晚上吗?”

潘黎点了点头。他怎么会不记得呢?那是让他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夜晚。

苏小雪把婴儿的脸往潘黎的面前送了送,接着说道:“你看看,他就是我们的儿子。”

潘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与苏小雪有了儿子。

风无痕到现在才如梦初醒,想不到苏小雪嫁给自己,生下的却是别人的孩子!他发疯似的将肚子里的剑梢拨了出来,然后用力一掷向苏小雪和婴儿掷了过来。

苏小雪看到一道寒光向他们飞了过来,连忙将孩子往潘黎身上一扔,用整个身子替孩子挡住了剑梢。

潘黎看到自己的小雪中剑,所有的仇恨汇聚起来,他把嘴一闭,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上口的鲜血射向了风无痕。

潘黎喷射出的血剑正中风无痕的面部。

风无痕脑浆迸射,一命呜呼。

潘黎奋力的趴到苏小雪面前,摇着苏小雪不停的喊她的名字。

苏小雪缓慢的醒了过来,她对着潘黎,留下了最后的一句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