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四十八章 身世之谜(1)

第四十八章 身世之谜(1)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057  |  更新时间:

欧阳寻踪和潘黎给潘庆虎疗伤以后,欧阳寻踪就在用话刺探潘黎对潘庆虎修真的态度。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潘黎没有让自己唯一的儿子学习修真之术。潘黎听得欧阳寻踪提议让潘庆虎练习玉简上的心法。他对欧阳寻踪说道:“玉简上的心法都是一些修真之术。”

欧阳寻踪说道:“是呀。上面的心法对恢复庆虎的体力,增强他的体质是很有帮助的。”

潘黎说道:“可是,他练习了上面的心法,就相当于步入了修真之门。我不想他也踏入修真这条艰苦的道路上来。”

欧阳寻踪说道:“潘大人既然是修真之人,为什么不想让贵公子也进行修真呢?”

潘黎顿了一会儿,走到茶几前,坐了下来说道:“唉,期间之原因实在是一言难尽呀。”

欧阳寻踪也找到一个座位,坐下来问道:“不知潘大人能否谈一下期间的故事呢?”

潘黎看了看欧阳寻踪,说道:“这本是将近二十年前的故事了,这二十年来,我从未对外人提到过。”

欧阳寻踪说:“将近二十年?那时还没有潘公子吧。”

潘黎说道:“自然,那时我也就才只有二十多岁。那一年,我进京去赶考,却不想在途中遭遇了一伙强盗,他们将我的所有行礼都一抢而空。我独自一人第一次离家,因为没有了盘缠,也丢失了进京赶考所需要的一切公文,自知自己是往前进不了京,往后回不了家。一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欧阳寻踪一边听着潘黎讲着他的故事,一边拿起茶壶给潘黎和自己分别倒了一碗茶水。

潘黎拿起茶杯呷了一口茶继续说道:“走投无路的我,想了跳河自杀。于是我来到一座桥上,一闭眼从桥上跳了下去,想用此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欧阳寻踪说道:“当时,你的困难确实不小,但是总不能寻短见呀。后来怎样?”

潘黎说道:“我跳下河去寻死,后来却被一大户人家的小姐救了上来。当时,位小姐正座船上,在桥下乘凉,她看到有人跳水,就赶忙让下人将我救了起来。”

欧阳寻踪说道:“哈哈,这是美女救才子呀。潘大人,大难不死,看来必定有后福了。”

潘黎说道:“对我来说是福,却对那位小姐来说却是祸。”

欧阳寻踪说:“此话怎讲?”

潘黎说:“救起我的那位小姐本是一户苏姓富主的千金,名叫苏小雪。她偷偷将我带回苏府,并且给我找了大夫给我看病。那段时间,我们经常在一齐,谈论诗文,赏花作赋,是我们过得最愉快最幸福的一段日子。”

欧阳寻踪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呀。”

潘黎说:“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我们之间相互产生了感情,并且私自订下了终身。我在苏俯调养了一段时间后,身体也感到比以前壮了不少。有一日,我对她提起我进京赶考行礼被偷的事,她问我是不是还一直想着要进京赶考的事情。”

欧阳寻踪又给潘黎的茶杯里加了一些茶水,问道:“你怎么说的。”

潘黎说:“我就对她实话实说了。我说,考取功名是寒窗二十年来,最大的心愿。可是现在这个愿意是不可能实现了,连进京的行文都丢了,还怎么进京呢?”

欧阳寻踪说:“进京赶考还需要公文吗?”

潘黎说:“那是自然。科举考试分为乡试、会试、殿试三级。乡试属于的地方考试,逢子、卯、午、酉年举行,每三年一次,考期在秋季八月。乡试考中的称举人,考取举人,直隶或布政使司颁发证书。只有取得举人头衔才有资格参加会试。会试是由礼部主持的全国考试,于乡试的第二年,即逢丑、辰、未、戌年举行,考期在春季二月,考中的称贡士。贡生再参加殿试,由皇帝主持录取三甲:一甲三名,赐进士及第,分别获状元、榜眼、探花衔;二甲赐进士出身,三甲赐同进士出身。当年,我权参加的是会试,所以必须要有当地签发的举人证书,方能参加会试。”

欧阳寻踪说:“原来考取个功名竟会如此的复杂。万人挤独木桥,天下地书生实在是不容易呀。”

潘黎说:“那是自然。苏小雪听我说过后,竟暗自记在心里。她把自己的金银首饰换成银两,送给巡捕衙门,求他们加紧破案。”

欧阳寻踪说道:“后来呢?”

潘黎说:“苍天不负有心人。在苏小姐的活动下,巡捕房竟然真的抓到了抢劫我的那伙强盗。强盗抢下的行礼后,自然将里面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都挥霍了,只是那张举人的证书,他们不识字,也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就随意扔在一边,用作垫灯台的油纸了。”

欧阳寻踪说:“呵呵,有这样东西你不就可以重新进京赶考了?”

潘黎说:“是。苏小姐帮我找到举人证明后,又帮我置办了一些行礼,给了我一些银两送我继续上京赶考了。我知道苏小姐对我情意深重,临行前就与她约定,待我考取功名后,一定会回来娶她。”

欧阳寻踪说:“潘大人果然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潘黎说:“唉。可是天不随人愿!待我考中状元,风光的回到苏府想要迎娶她的时候,却听到了她的父亲已把她奉献给教主的消息。”

欧阳寻踪说:“教主?什么教?难道苏小雪的父亲也是修真之人?”

潘黎说:“正是。她的父亲是一个冥界飘渺教教徒,每年都有教徒将自己的女儿许给风无痕教主,让教主取作小妾,以期能获得教主更多的青睐,传授升天之道。”

欧阳寻踪听得潘黎所说的什么风无痕教主,顿时感觉心里尖刺一样,感到潘黎似是在说他一样。

潘黎接着说:“苏小雪自然不愿意嫁给风无痕,她喜欢的人是我。所以,她在结婚的前夜偷偷的跑出来找我,让我带她走。”

潘黎说:“谁想到,她父亲竟然找到她将她拉了回去。”

欧阳寻踪说道:“你已是贵为状元郞,苏小雪的父亲怎么还敢从你的手下抢人?”

潘黎说:“欧阳先生你不知道这官场的规律。我虽然考取了状元,但是还不能算是当上了官。还要等缺,只有哪儿空出了缺,我才能去补缺。补缺后,才算真正的当了官,有了品衔。”

欧阳说道:“我了个去,这皇帝老儿是怎么想得,竟然这么复杂。”

潘黎说:“当时,我既无官也没有学过武功,那自然就无法与他们抗衡。我即使拼命抗争,既不能奈何得了他们,反倒可能会让他们状告到朝廷,说我离间别人的婚姻,为难百姓,我就会被朝廷革去功名。”

欧阳寻踪说:“那你怎么办?”

潘黎说:“我没有办法,只能暂时的忍气吞声,让风无痕娶了苏小雪。但是,我了发誓一定要杀死风无痕救出苏小雪。于是,从那时起,我就开始拜入冥王峰云中月教主门下,修炼修真之术。”

欧阳寻踪说道:“云中月教主可是六大门派教主之一,你师从他老人家,一定能学到一些高深的法术。”

潘黎说:“那倒也没有。因为,当时我正好获得了烽州巡按使的空缺,我平时还有公务缠身,根本没有真正到冥王峰去过过几次。二来我修真之时,年龄已有些大了,想在修真方面有些作为已是很难了。”

欧阳寻踪说道:“那倒也是,可是名师出高徒,你虽然学时已晚,但是想必云中月老前辈会有办法有短时间内让您的修为有一个大的提高。”

潘黎说:“承蒙云教主抬爱,在他的亲授下,我的修为虽然没有获得突飞猛进,但是,我也感觉去对付风无痕已是绰绰有余。”

潘黎说到此处,说话间已充满了恨意,他说:“于是我就一路杀上飘渺峰,誓将飘渺教一网打尽。当我杀到飘渺堂时,却看到风无痕等人正蜷缩在里面,已是吓得欲罢不能,而在他旁边站着的正是苏小雪,苏小雪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欧阳寻踪说:“潘大人自是将那风无痕碎尸万断也不会解恨的。”

潘黎说:“正是。可是我却也因此犯下了终生无法弥补的错误。”

欧阳寻踪说:“什么错误?”

潘黎说:“我本想使出全身功力,一招将风无痕拿下。不想这家伙竟拿苏小雪当作他的挡箭牌,一下子将她推到了我的面前。”二十年前,飘渺峰上。

潘黎使出浑身的力气,将所有的委屈和仇恨化作一股巨大的真气,向风无痕一击而来。

风无痕眼看着潘黎从山下一直攻打到了峰顶,飘渺教的众弟子都不堪一击,全部死在了他的的真气之下。

风无痕心中自然清楚潘黎的厉害,他看到潘黎这一招一定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凭自己的法力根本不敢迎接这一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