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四十七章 为潘庆虎疗伤

第四十七章 为潘庆虎疗伤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461  |  更新时间:

欧阳寻踪从玄真洞中追了出来,直奔坡下的森林,去寻找罗峰扔下去的那颗“蓝宝石。”上官云龙害怕让欧阳寻踪占了便宜,就也追了上去。潘黎真实的认识了他这两位掮客的私心贪欲,口头上对他尊重有加,而实际上是在利用他的权势,达到自己的目的罢了。

他见两个道长飞了出去,他自知留下来,也不一定是冥雷兽的对手,于是,他抱起自己的独苗儿子,也追了上去。

三人前后并排,一齐向山下奔去。

欧阳寻踪走在最前面,他边飞边寻找那“蓝宝石”的下落。

再加欧阳寻踪也已受了重伤,内力减去了不少,所以飞处也就慢了许多。所以,他自也没有在“蓝宝石”落下之前,追上去。

但是据他目测,罗峰扔下去的那东西就应该在山下不远处。

但是,怎奈这山下的树木已被冥雷兽踏过,多数已经倒下,在这一片之中,找到一个小小的宝石,定然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不过,欧阳寻踪就是欧阳寻踪,他自有自己的办法。

只见他从怀中掏出太虚镜,用太虚镜反射太阳光,然后用太虚镜反射的太阳光去寻找“蓝宝石”下落。

只见,太虚镜所照之处,足有百十丈的地方全部就罩在了底下。

只要太虚镜所照之处,所有的灵气的东西就会也反射回一些耀眼的光线,照到太虚镜上。

他所用到的除了镜面的反射原理,自然就是阴阳相吸的原理。

欧阳寻踪用太虚镜一连照了四五个地方,终于在距他有百余米的地方,找到了罗峰扔出来的东西。

欧阳寻踪再一跃,就赶到了那个地方。他走上前去一看,方才知道这是一个长方形的小木盒。

他还认为,蓝宝石就在木盒里装着。他高兴的弯下腰,拿起小木盒。

欧阳寻踪打开木盒一看,顿时,火冒三丈,这哪时是什么蓝宝,里面竟然装的是一个玉简。

他拿起玉简,打开一看,这玉简也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上面记载的不过是一些普通的修真心法而已!

欧阳寻踪不禁骂道:“罗峰,你这个混蛋!竟然敢欺骗老子,看老子不捉到你,把你碎尸万断!”

他在骂罗峰的时候,上官云龙和潘黎已经追了上来。

上官云龙问:“欧阳道长,可否找到了?”

欧阳寻踪把玉简递给上官云龙说:“找到了,找到了这个不成器的东西。”

潘黎看到玉简,他接了过来,也展开看了一下,说道:“这不是就一件普通的记载修真入门之法的玉简吗?”

上官云龙说:“难道我们被罗峰骗了?!”

潘黎说:“定然是这样。那我们抓紧赶回去,不要让罗峰和柳岩跑了。”

欧阳寻踪说:“回去也没能用了。那两个毛孩子肯定都已经跑了。”

上官云龙说:“很可能。我们是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了。”

潘黎说:“这小子果然不好对付。”潘黎就是潘黎,在官场上磨练得多了,自然能够笑看风云淡,对着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两位道长仍然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因为,他知道自己还要用得上两位道长,更何况他儿子现在的样子,马上就需要两位道长帮他救活儿子。

上官云龙说:“我与罗峰接触了几次,总是感觉这小子不是一般的人物,所以才留他到府上小住了几日,想结交他这个忘年朋友,不想,他竟然会为了一个小姑娘而背叛我们。”

欧阳寻踪说道:“不要再说这些了,再说也没用了。现在,我们都受了伤。”他又看了看潘庆虎,又接着说道:“再加上,潘公子现在受伤也十分严重,需要马上救治。我看我们还是先回烽州府,然后再从长计议吧。”

这样最符合潘黎的相法。潘黎说道:“欧阳道长说得甚是。我们还是先回去疗伤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上官云龙也表示赞同,所以他们就带着队伍回到了烽州城。

烽州城知府潘黎的家——潘府。

欧阳寻踪与上官云龙、潘黎等人先运功简单疗了一下内伤。潘黎就安排下人,将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请到了潘庆虎的房间。

此时,潘庆虎仍然气如游丝,昏死中。

潘黎说道:“我请两位道长过来,就是想让你们帮着看一下吾儿的伤势,看怎样能让他尽快的醒过来。”

欧阳道长说:“潘公子受伤不轻,但是,有我和上官先生在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上官云龙说道:“请潘大人放心,贵公子吉人自有天相。我们会尽力帮他的。”

潘黎说:“这样最好!在此,本府就代表全家谢过两位道长了。”

上官云龙说:“潘大人贵为一州知府,我们均是烽州百姓。我们的生活安全,全靠您一手操劳。能为贵公子治病自是我们的福份和职责。潘大人就不要客气了。”

欧阳寻踪倒是直接,他说道:“上官云龙掌柜,我看潘公子的伤势必定需要有人为他输入一些真气,加强他的气息。但是,你受的内伤,却还需要你多拿出一些上好的草药来帮他调养一下。”

潘黎听得这话,便说道:“对了。上官掌柜,本府听说你自配了一剂上好的治病良药,叫什么回魂散的,能治百病,甚至能让人死而复生。不知,上官先生舍不舍得给拿来一些,给吾儿用上?”

上官云龙一听这话,顿时让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潘黎了。他刚才还在信口开河,打保票要尽全力治好潘庆虎的内伤。不想,潘黎竟然提出要借用他的回魂散。不要说他现在没有,就是有他也不一定舍得。

可是,现实是他手里确实没有回魂散了。因为,他仅有那一瓶回魂散都让他用在冥雷兽的身上了。至今,他还为此事后悔不已呢。

用了他十几年的功夫研究制出的回魂散,不仅其配方研究花费了他许多的时间,更困难的是集齐所有的药材,就让他费了不少功夫。

他正全力为了再制作一些回魂散而找寻药材。现在,多数药材都已经集到了,只是还差一味药材,而这味药材便是——活筋丹。

上官云龙为难的对潘黎说:“潘大人,不是我不舍得拿出我的回魂散来救潘公子的命,只是,前些日子我弄得那一点点回魂散正好都用没了。现在,这些日子我正在收集药材,准备再制一些出来,可是仍然独缺活筋丹这一味药材总是没有弄到。”

欧阳寻踪说道:“怎么会这么巧,不会是上官先生吝啬,不愿意拿出来吧?”

上官先生不想竟被最想独占蓝宝石的欧阳寻踪先抢白了,心里自是非常的不痛快。心想,你欧阳寻踪也不是什么好鸟,现在竟拿这样的话来离间他和潘黎的关系!

上官云龙忍住怒气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怎么敢骗潘大人呢?欧阳道长如果不相信,您尽可以作法,到我家去搜一搜。”

他的意思倒是说:你欧阳寻踪不是曾打保票说必定能够拿下罗峰和柳岩吗?不是等你设坛作法,他们也不会贻误战机的。

欧阳寻踪被上官云龙反咬了一口,倒是也无话可说。

潘黎看到两个要互掐起来,于是就上前打圆场,说道:“两位道长自是我最相信的人。我相信上官先生所说的话,欧阳先生也可能是太担心吾儿的性命了,所以说了一些急话。两位的心情让我很感动,我再次谢过两位道长了。”他说着就作了揖。

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连忙上前扶了一下,连连说道:“潘大人,这可使不得,这可使不得。”

欧阳寻踪说道:“上官先生,你既然没有回魂散了,那你还是回药铺取一些宁神养气的药材来,熬一些让潘公子喝下去吧。我先给潘公子输入一些真气。”

上官云龙说:“这样也好。那我就先回去一下了。”

说着,他就向潘黎告辞,离开了潘府。

潘黎对欧阳寻踪说:“欧阳道长也是受了伤的人,试想你一个人为庆虎疗伤,定然会有些负担。虽然,潘黎内力尚浅,但是也可心助您一臂之力。”

欧阳寻踪说:“玄真洞一战,让我对潘大人刮目相看,发现您也是修界一顶一的高手,潘大人您就不必过谦了。如果你我二人合力,定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潘黎说:“嗯。那就有劳了。”

欧阳寻踪说道:“请。”

“请。”潘黎也说了一句。

两个人将潘庆虎从床上扶了起来,然后分别在潘庆虎的前后打坐。两人慢慢的运行体内真气,但见两股一绿一蓝两道激光分别在潘黎和欧阳寻踪的体内运转。

潘黎和欧阳寻踪两人就像怀里抱着一个圆球一样,双双将两只手上下交替了三次,然后又同时将向潘庆虎推了过去。

潘黎把手放在了潘庆虎的后背上,从潘庆虎的后面给他输送真气;欧阳寻踪将双手与潘庆虎的双手两两合十,从潘庆虎的正面给他输送真气。

只见两道激光竟分别从潘黎和欧阳寻踪的体内缓慢了向潘庆虎的体内流动。

两股真气到达潘庆虎的体内后,先是径直接触到了一齐,然后又拧成了一股绳,向潘庆虎的丹田流去。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时辰,潘黎才和欧阳寻踪收了功,两人下得床来,潘黎把潘庆虎轻轻放下。然后直起身对欧阳寻踪说:“让欧阳先生受累了。”

欧阳寻踪说道:“潘大人太客套了。现在,庆虎已无大碍,待上官掌柜回来,熬一些药让他喝下,睡一觉便会醒过来的。再调养些日子,我想他就能康复的。”

潘黎说:“但愿这孩子能逃过这一劫吧。”

欧阳寻踪说道:“对了,罗峰那下子丢下的那册玉简哪去了?”

潘黎说:“我交给邢玉春了,让他带回来了。”

欧阳寻踪说:“等庆虎醒过来,就让他练习一下玉简上的心法吧。这样有助于他康复。”欧阳寻踪说得自然有道理,但是,他的目的却是在打探潘黎对潘庆虎步入修真之列的态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