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四十一章 围困

第四十一章 围困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381  |  更新时间:

一切奇缘,都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一样,伴随着巧合降临到你的身边。罗峰就是有这样机缘的人。他无意之中卷入了柳岩与潘庆虎的争宝之战,而恰恰是这次巧合,让他认识了柳岩。

柳岩将是伴随他一生的女人,也是对他的修真起到重要意义的女人。

柳岩寻找了许多年,寻到了十几块玄晶灵石,而恰恰就是最后这一块才是玄真道长的心种。为了保护心种,为了给心种找到合适的壮士,柳岩选择了罗峰。

这是一种暧昧情愫的选择,也是上天注定的选择。

罗峰与柳岩终于度过了灵石心种植入的最危险的时期,是两个人的信念战胜了危机,也是柳岩多年的奔波积攒下的灵石,罗峰打下的坚实的炼体基础,在最关键的时候发挥了作用。

罗峰用强壮的身体抵抗住了狼王的攻击,柳岩用灵石击败了狼王。

而且两人还得到了一本修真奇书《尧舜乾坤》。这本经书记载着修真界的最高心法,如果能够练成书中记载的功夫,必将威镇江湖,无人能敌,成为一届修真至尊。

当然,这书上记载的心法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练成的,这需要时间的磨练,经验的积淀和更多的机缘奇遇。

罗峰将书放到石板下,让柳岩暂时将它收好。因为,他们将要面临一场恶战,它不想让这本奇书落入歹人的手里。

这时天已泛亮,罗峰和柳岩走出山洞,看到山下的树林已没有了往日静谧和温柔。在树林上方有一团深厚的黑云正在向他们扑了过来。

该来的终究要来,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现在来了,是该面对的时候了。

两个人倒是被得坦然了。

两个人回到山洞,罗峰拿来一个树枝,拨开地上的柴灰,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烧焦的芭蕉叶包。罗峰弹去上面的灰烬,里面露出了还未烧焦的芭蕉叶。

罗峰轻轻的剥开,里面冒出了淡淡的热气,接着整个山洞,就弥漫着野鸡的香味。

罗峰把烧熟的野鸡递给柳岩,说:“吃些东西吧,吃饱了才有力气为民除害。”

柳岩笑了笑,接过烤野鸡,说道:“野鸡呀,野鸡,为了我们俩,为了为民除害,只能牺牲你了。”

罗峰笑着说:“不对。不是只牺牲它,看来连它的子女都要作出一些贡献了。”说着,又从柴灰里取出一个芭蕉包,打开,里面放着的就是已经烤熟的山鸡蛋。

柳岩说:“唉,可怜你们了。”说着,就扭下一只鸡腿,狠狠的咬了一口。

罗峰笑了,说:“吃吧。这只野鸡能进入你的肚子,也是它的造化了。”说着,他剥开一个鸡蛋,对着鸡蛋说了一句:“我会记住你们的。”说完,一口就把鸡蛋吞进了肚里。

柳岩禁不住咯咯的笑了出来。

罗峰说;“唉,就是答应你,今天与你一齐去采野果的事,实现不了了。”

柳岩说:“没事的,我们以后可以再来采呀。”

罗峰说:“嗯。那我们说好了。以后,我们一定要再一齐回到这个地方。我带你去采野果。”

柳岩说:“嗯,以后我们俩就在这儿生活吧。你每天都带我去采野果。每天都给我烤野味。这样的生活真的太美好了!”

罗峰说:“好呀。到时,天天让你吃,让你吃个够。让你一看到野果、野味就想吐,而且不让你吃任何的大餐,看你还稀罕不?”

柳岩说:“那我也稀罕。只要是你给我做的,我也永远也吃不够。”

罗峰说:“让我给你做饭,凭什么?”

柳岩说:“嗨,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没谱呀。你刚才还说天天让我吃了,转眼就不认帐了。你真是个无赖!”

罗峰却接着反驳道:“我无赖?我无赖还是你无赖?是你缠着我的,你要搞清楚?”

柳岩假装生气得说:“你乱说!我一个堂堂大小姐,我会看上你这穷酸小子,我会赖上你?你是古檀呀,让我缠你?”

罗峰说:“不管我是不是古檀,关键是有条藤它死缠住不放呀。”

柳岩本是伶牙俐齿之辈,怎能说不过他。只是,相比之下她机灵古怪的性格才是她更大的特长。她的聪明之处,在于她懂得示弱和撒娇。她假装理屈词穷的样子,涨红着脸说:“你……!”她举起手中的鸡腿威胁罗峰,说:“你再胡说?你再胡说,我可打你了呀!”

罗峰一口把手中的鸡蛋吃掉,然后举起双手,求饶似的说:“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说了。”

柳岩转而笑道:“这还差不多。”

就这样两个边说边笑,边笑边吃。不一会儿,就把烤野鸡和烤野鸡蛋消灭干净了。

暴力的乌云离他们越来越近,潘黎的部队已经压到山的脚下。

先遣的士兵惊呼:“哎呀,实在想不到,这儿竟有还有一座小山。”

“是呀。奇了。不走到跟前还真的发现不了。”别的士兵也纷纷表达自己的观点。

邢玉春抓紧向潘黎汇报。

他来到潘黎的驾前。下马说道:“报告大人,前面不远处果然有座小山。”

潘黎和众人把手放在眼上,望远处望了望。

潘庆虎说道:“哪儿?我怎么没看到呢?”

邢玉春接着说:“大人,这座山确实很奇怪。您就是离它仅有一步之遥,也是无法看到了。只有到了他的跟前,你才能看到。”

“噢?”潘黎有些似信非信,对邢玉春说:“快,快先前带路。”

邢玉春说:“是!”说着他就跨上战马,给潘黎带路,奔向罗峰、柳岩所在的山坡而去。

众人来到山前,潘玉春抢先说:“欧阳伯伯果真厉害,竟能算出这座山的所在。”

欧阳寻踪说:“潘公子过奖了,这都是祖师爷的功劳。”

潘黎调转马头,对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说:“依两位之见,现在我们是否可以攻山了?”

上官云龙说:“宜早不宜晚,还是早点找到他们的好,以免夜长梦多。”

欧阳寻踪也说:“赞同马上攻山。”

“那好!”潘黎说道:“来人呀!”

“末将在!”邢玉春赶紧来到潘黎的马前听候指令。

潘黎说:“现在我命令你,将这座山给我团团围住,就是一只蚂蚁也不能让它趴出去。围好后,听从旗语,给我逐渐的缩小包围圈,直到找到那座山洞。”

“是。”邢玉春领到命令,自是又把命令传给了各把总,让他们分别带着队伍,分别从山的左中右三个方向将整个山坡围困了起来。

本来就个山坡就不是很大,再加上潘黎带来的数万计兵勇。真可谓把整个山坡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潘黎又对欧阳寻踪说:“欧阳先生,我们谁也不知道这座山,更无从知晓这山洞在何处。仅凭一张地图恐怕别人很难准确的判断这山洞的具体位置。现在,我已命令众人将这山坡围住。接下来,还请先生亲自执令旗,指挥队伍搜山了。”

欧阳寻踪说:“请潘大人放心。”

说话间,就有兵勇将令旗递到了欧阳寻踪跟前。欧阳寻踪接过旗子,纵身一跃,竟腾空而起,一下子跃到了山坡之顶。

潘庆虎一看,竟呆住了一样。他实在想不到自己这位师父竟有如此高强的本领,他暗自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位高明的师父。

欧阳寻踪就站在山顶上,展开令旗开始指挥大部队进行搜山。

欧阳寻踪舞动着大旗,左指右挥,山下的队伍上下贯通,左右穿插,就像一张大网逐渐向山洞靠近。

潘黎的兵勇搜得确实仔细,惊得山间的飞禽走兽上下逃窜,不一会儿就有不少的野鸡、野兔之流死在兵勇的刀戕之下。

罗峰和柳岩在山洞里看得十分明白,他们担心就这样让他们搜下去,这座山上的生灵将全部被荼毒而亡,整个山将变成一座死山。

罗峰和柳岩感到不能再待在山洞中,等潘黎找了。他们得站出来,制止这肆意的杀戮。

罗峰和柳岩轻轻一跃,就轻盈的飘到了洞外。

罗峰大声说:“潘黎!我们在此!”

柳岩也大声的喊道:“潘黎,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你要找的人是我们,与这山上的生灵无关,要杀要刮冲我们来,不要再开杀界了。”

潘黎在山下看到山坡上突然多了两个人,却也没看到山洞,感到有些奇怪。

而潘庆虎则叫嚷着,喊道:“父亲,父亲。就是他们!罗峰你这个混蛋,竟然敢惹老子,今天老子就送你上西天。还有,柳岩大美人,你生得如此标志,只要愿意下山跟了本公子,本公子定会不计前嫌,还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宝贵。”

“有老夫在此,你小子休得多嘴。”潘黎抬手大声的对罗峰和柳岩喊:“我要找的是你们两个,但是还要找这座山上的山洞。”

罗峰说:“你快下令,让他们停止搜山。你尽管可以把队伍集中到我们这儿。我们俩现在就站在洞口,只是你现在看不到而已。”

这时,邢玉春也走到潘黎跟前说道:“潘大人,我看他们说得不像是假话。我建议我们就不用再搜了,这座山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也会浪费不少时间的。”

上官云龙也说:“邢将军说得有道理。”

潘黎略想了一下,就冲山顶上的欧阳寻踪喊道:“欧阳寻踪先生,罗峰和柳岩已经找到了,我们就不用再搜下去了。”

罗峰、柳岩听得潘黎向山上喊,就转身往山上看去。他们看到山上有一个道长模样的人正在拿着令旗指挥队伍搜山。

柳岩说:“欧阳寻踪?难道在山下作法的人就是他?”

罗峰说:“这个贼子!是他作法查到了我们的踪迹,带领潘黎找到了这里?”’

柳岩说:“就是他,全虚教主韦天的关门弟子欧阳寻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