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三十九章 沆瀣一气

第三十九章 沆瀣一气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326  |  更新时间:

潘庆虎进入欧阳寻踪的帐篷,欧阳寻踪正在打坐养神。欧阳寻踪睁开眼,对潘庆虎说:“潘公子,大驾光临,快快请坐。”

说着就站了起来,直到帐篷口前,要亲自迎接潘庆虎。潘庆虎看到后,马上扶住欧阳寻踪说:“道长,切勿多谢。你这样怎让侄儿使得?”

欧阳寻踪哈哈大笑道:“潘公子,今儿个怎么这么客气了?”

潘庆虎说:“欧阳伯伯一直是我十分尊敬的前辈。晚辈见到前辈自然要毕恭毕敬的。看前辈说话的意思,是在批评侄儿以前,做事无礼,对老先生大不尊敬了。”

欧阳寻踪又笑道:“哪里,哪里。是潘公子想多了。潘公子出身名门,自然懂得礼数。我一介野人,怎么敢批评贵公子呀。”

潘庆虎说:“欧阳伯伯又说笑了。侄儿是在前辈的眼睛底下长大的,自然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离不开欧阳伯伯的教导。假如侄儿有一丝一毫的长进,那都还要记在欧阳伯伯的功劳上。”

欧阳寻踪心想,这纨绔子弟今天怎么变得如此花言巧语起来,莫非是有什么事情要求老夫吗?他说道:“哈哈,潘公子莫要给老夫太大的压力。快,快,请坐。”

潘庆虎说:“欧阳伯伯,您先坐。”

欧阳寻踪被潘庆虎拉坐下来。潘庆虎却一下子跪倒在欧阳寻踪的眼前,双手一抱,说道:“欧阳前辈在上,请受小侄一拜。”

欧阳寻踪忙要把潘庆虎扶起来,说:“潘公子,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就是了,这是何必呀?”

潘庆虎说:“侄儿想拜您为师,您如若答应了,我就站起来,你如若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欧阳寻踪不想潘庆虎竟要。收下这样一个徒弟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他也早就有这样的想法。可是,他还是故作沉着的说:“潘公子要拜师,怎么也应该得到你父亲的批准呀。”

潘庆虎说:“我已长大了,这种事情我可以自己作主,不必请示他。再说,等我学成以后,再告诉他,岂不是给他一个更大的惊喜。”

欧阳寻踪却说:“我有何德何能,能做你的师父呀。”

潘庆虎说:“不瞒师父,在您施法,我曾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中我遇到了很大的危险就是您救我的,在梦中我就想拜您为师,您却没能答应。刚才,我又看到您设昙作法,我就知道您的修为一定很深。所以,我就是想拜在您门下。”

欧阳寻踪说:“拜师绝非小事,入得师门就必须要听从师父的命令,遵守教规。这个你知道吗?”

潘庆虎说:“这个我当然知道。只要欧阳伯伯能收下我,我保证唯师命是从,一定无条件的服从教规令条,绝对不敢做违背师命,背叛师门的事情。”

欧阳寻踪说:“既然这样,那我就答应你,决定收你为徒了。可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潘庆虎问:“什么条件?我答应就是。”

欧阳寻踪说:“条件就是,我收你为徒的事情绝不能和任何人说。”

潘庆虎:“你!我发誓:我潘庆虎今日拜入欧阳门下之事绝不向任何人提起。”

欧阳寻踪说:“那好。入我师门还要有一个仪式,这个仪式一旦举行,一则你成为全虚教真正弟子,二则给你套上一个紧箍咒,你一旦背叛师门,将遭到最严苛的惩罚和报应。你敢吗?”

潘庆虎说:“我敢!”

欧阳寻踪说:“那好。那你随我来。”

说罢,欧阳寻踪就带着潘庆虎走出帐篷,一直往前走了有百余米,来到一处较为平坦的地方。

欧阳寻踪对潘庆虎说:“入我全虚教的人必须都要有一个入教仪式,就是要对着月亮拜师,誓言将效忠全虚教,永不叛教。你如果想好了,我们就开始吧。”

潘庆虎说:“我想好了,只要能修真让我做什么都行。”

欧阳寻踪说:“那好。那你面向月亮跪下,报上你的生辰八字。”

潘庆虎按照欧阳寻踪说的,跪了下来,然后对着月亮说:“徒儿潘庆虎,丁未年九月十八辰时生。”

欧阳寻踪向前走了两步,在潘庆虎的面前抓起了一小撮黄土,然后放在手心,念了几句咒语。转而对潘庆虎说:“月神作证,黄土烙印。潘庆虎你吃下这些黄土后,就能够成为我全虚教弟子。”

大凡歪门邪教总是想尽各样的办法控制教徒。全虚教就是用这撮黄土给入教的弟子中下盅毒。而潘庆虎哪里知道,他想不就是一撮黄土吗,有什么可怕的?

潘庆虎一把接过那撮黄土,一下子就全部放到了嘴里。作为一个官宦子弟,他吃过山珍,吃过海味,却从来没有吃过黄土。他原来还认为,一小撮黄土不在话下,可是在放进嘴里的那一刻,他才晓得自己想得简单了。

但是,新拜的师父就在眼前,他总不能一下子就把那黄土再吐出来,那样师父肯定认为自己吃不了苦,不愿意传他真本事。所以他硬着头皮把那黄土咽了下去。

可是,潘庆虎把事情想简单了,也把欧阳寻踪想简单了。

欧阳寻踪眼看着潘庆虎把那撮黄土咽了下去,才笑着把潘庆虎扶了起来:“起来,我的好徒儿,快起来。”

“多谢师父!”潘庆虎就势站了起来,向欧阳寻踪行了拱手礼。

欧阳寻踪说:“现在还是非常时期,还是按我们以前说的,在没有人的时候我们是师徒相称,在外人面前,你还是叫我欧阳伯伯,而我还是叫你潘公子。”

“是,师父。”潘庆虎说:“那师父就教我一些练功的心法吧。”

“现在还不急,师父先给你讲一讲修真界的一些东西,让你了解一下。你现在关键的是做好炼体,为将来练习法术打下基础。”欧阳寻踪对他说。

“我现在的身体就很好呀,哪还用得着炼体。师父还是直接教我一些练功的心法吧。”潘庆虎说。

“修真主要先得修身,不能操之过急,要一步一步的来。欲速则不达,这样的道理你还不明白吗?!”欧阳寻踪开始教训起潘庆虎来:“你放心,只要你到了一定的水平,我会的将来都会教给你的。你入门之前我怎么跟你说得,难道你都忘记了不成?!”

“徒儿不敢,师父教训的是。”潘庆虎马上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你既然入得我全虚门,一些本门的规矩你还是要懂的。这样吧,我这儿有一本小册子,上面就是本教的教规,你拿回去好好看一下。”欧阳寻踪说。

“是。”潘庆虎连忙接过那本册子,放在衣袖里。

孰不知欧阳寻踪早就想收他为徒,一来可以借用潘府的实力,为他所用,二来他从潘庆虎的身体骨骼悟性上看,他都是一个修真的好料子,将来一定能有很高的成就。

只是这潘庆虎一直浪荡任性,放荡不羁,从来不务正业,成天只顾着强取豪夺,寻花问柳,哪有心思往这方面想。他也就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把他收在门下。

倒是现在机会来了。他早已算出潘庆虎对柳岩似有倾心,于是就在潘庆虎睡在吊床上的时候,施法让潘庆虎做了那个奇特的梦。通过梦来点化他,才得以把收为徒儿。

那册全虚教规他早以放在身上很长时间了。所以,今天终于可以把他发出去了。

欧阳寻踪对潘庆虎说:“你知道为什么潘老爷为什么会不惜派重兵,来此寻找柳岩和罗峰吗?”

潘庆虎说:“那还用问,自是父亲疼爱他的儿子,不想就这样丢了一个知府的颜面罢了。还有就是为了那颗宝石,他向来就是一个爱财如命的守财奴。”

潘黎对儿子大手大脚的花钱看不惯,儿子还对潘黎守财的本性颇有微词。

欧阳寻踪对他说:“你只说对了一少半。其实,最重要的是为了那颗宝石,而那颗宝石不是一般的财宝,而是玄真高人的心种。”

“心种?什么是心种?”潘庆虎问。

欧阳寻踪知道潘庆虎是个修真瞎子,什么也不懂,于是他就耐下性子给他讲了讲什么是心种、天火、异物灵、功法还有怨灵等一些常用术语,还给他讲了讲修真灵者修为的八个阶段:炼体、凝神、化灵、神游、虚境、天元、涅盘。

他花费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才把这些问题给潘庆虎讲清楚。潘庆虎始才认识到了那块宝石对一个修真灵者的重要意义。他这才明白过来,父亲为什么埋怨他没有竞价到底,将宝石买下来。

潘庆虎说:“那依师父之见,我们应该怎样做呢?”

欧阳寻踪说:“现在,很明显想得到这块宝石的不仅你父亲一个人,还有上官云龙。你既然入了本教,就应该为本教做事,与为师连手将那宝石夺过来。”

潘庆虎说:“依师父所说,那书生的心种只是一块玄晶灵石,在心种中也不属于什么上品,那为什么都那么看重它呢?”

欧阳寻踪说:“这里面肯定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具体的现在为师也不得而知。但是,得到玄真道长的玄晶心种,是韦天教主的命令。我们只管执行就是。”

潘庆虎说:“是。”可是他心里想得却是夺下宝石,到底将来会发生什么呢?这与他迎得柳岩姑娘的芳心有多大意义呢?

欧阳寻踪说:“我们明天见机行事就好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们早点回去,免得引起他们的怀疑。”

“是!师父请。”潘庆虎让欧阳寻踪先走。

欧阳寻踪看了看又嘱咐道:“记住,守着别人的时候一定不要再称呼师父了。”说完他就先往帐篷走去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