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三十八章 林间施法(2)

第三十八章 林间施法(2)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471  |  更新时间:

潘庆虎躺在柳岩曾经睡过的藤条吊床上,竟不知不觉得睡着了,而且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他看到婀娜多姿的柳岩正在山坡上采着野花。他被柳岩的美貌吸引了,不由得向她奔了过去。

在不远的的地方,他向柳岩招手,他看到柳岩也在向他挥手,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冲击着他的大脑。

他认为柳岩在向他示好,约他一齐过去,帮她采这山间烂漫的鲜花。

可是他错了。柳岩冲着他的方向喊出的不是他的名字,而是:“罗大哥。”

罗峰!真的是罗峰!

他转身看到罗峰正在另一山坡上,戴着斗笠,拄着锄头,也在向柳岩招手。

他们之间是那么的默契,充满了甜蜜、幸福的滋味。

潘庆虎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他想不明白,自己堂堂一个知府公子,家抵万金,柳岩却不喜欢他,而喜欢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小子。

潘庆虎震怒了。

嗷~呜……他发出一声长啸。这叫声却一点也不像是原来的他。

他低头一看,想不到自己竟变成了一只凶狠的野狼。尖长的脑袋,竖直的耳朵。尾挺直垂,一身黑色的棕毛。

这只狼张着大嘴,露出两颗獠牙,不停地发出嗷~呜……嗷~呜……的嚎叫声。

他的叫声竟引来了一个很大的狼群,每个山坡上都有狼,它们此起彼伏的叫声,让人们不寒而栗。

潘庆虎容忍不了罗峰了,他要把他抓住撕咬成碎片,看他还敢来与自己争夺女人。

潘庆虎幻化的野狼带领着狼群凶狠的向罗峰扑了过去。

就在这危急时刻,但见柳岩如仙女一样飞了起来。她摇动了一下手中的鲜花,花瓣纷纷落了下来。

飘飘洒洒的花瓣就像从天而降的花雨把整个山坡装扮得更加美丽。而花瓣所落之处,竟然将在山坡上奔跑的狼群定格住了。

被定住的野狼变成了一块块狼石,过不了多长时间,就散落成一块块碎石,掉入山间的草丛之中,成了这山坡中永恒的一部分。

潘庆虎幻化的野狼奔到罗峰跟前,张开血口,猛的往前一跃,就要把罗峰扑倒。

罗峰挥起锄头予以抵抗,誓与潘庆虎拼个你死我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柳岩已经飞了过来,她将最后一朵花撒了下来。

这花朵正好落在了潘庆虎的身上。他立刻变成了一只凶猛攻击中的石狼,定在半空中一动也不动。

潘庆虎害怕自己也要粉身碎骨,化成一堆碎石了。

就在此时,在山顶上的一位道人施法将他拉了过去。这位道人,就是欧阳寻踪。

欧阳寻踪双手一挥,又是一阵真气真冲自己的身体。转眼间,自己又变化成了原来的人形。

潘庆虎马上跪在地上,对欧阳寻踪说:“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欧阳寻踪说:“如果没有我的搭救,你就幻为无形了。你要如何报答我?”

潘庆虎说:“我愿意拜您为师,跟您学习法术,随时听候您的调遣。”

欧阳寻踪倒是似笑非笑,“哈哈哈哈”几声飘然而去。

“师父!师父!”潘庆虎禁不住喊出声来,辗转挣扎,似是要追随欧阳寻踪而去。

“潘公子,潘公子。”潘庆虎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等他从梦中挣扎过来,看到有两个随从在旁边用力的摇晃着他,而他则早已跌落在地上。

“这,这是哪里?”潘庆虎问道。

“潘公子,这是在城郊地树林呀。你刚才睡着了,做梦了吧?”随从告诉他。

这会儿,潘庆虎才想起来,他是和父亲、上官云龙和欧阳寻踪一齐来这儿作法的。再一看,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旁边都点起了火把,再看旁边,欧阳寻踪已经摆好了法桌,正准备施法了。

欧阳寻踪站在法桌前,上面摆了太虚图、太虚镜,桌面上还摆了一个大大的香炉。

欧阳寻踪身着太虚道长服,手持一把桃林宝剑,左右挥舞,口中念念有词:“天地玄灵,躬请太祖,有事相问,冥鬼引路。”

念罢,顿时感到天昏地暗,周围一片阴森。紧接着一阵冷风刮过,在法案前竟出现了一个青面獠牙的怪兽。

周围的人都被吓得心惊胆战的,潘庆虎、还有一些兵勇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

欧阳寻踪却面不改色,随手将桃林剑指向罗峰、柳岩留下的篝火灰烬,用剑尖点取了一些,取上法桌,一反剑柄,将它洒在太虚图上。

欧阳寻踪又面向月亮,伸出阴阳指,念诀曰:“月阴寒光,阴灵之气,寻人觅踪,太虚化镜。”

只见月光变成一缕寒光竟向他的阴阳指汇聚而来,他就用月光在太虚镜上写下柳岩、罗峰两个人的名字。然后将手臂横在胸前,阴阳指变为反掌,在离镜约有几尺的距离,向外一推。

太虚镜上竟出现了柳岩和罗峰两人的影像。在镜像之上,两人正在一个山洞内,烧着一团火,两人正在围着火堆,有说有笑的。

上官云龙凑过去一看,说道:“是他。这个少年就是罗峰。”

潘黎问道:“那这个少女就是柳岩了。”

潘庆虎也上前看了一眼,惊呼道:“就是她,就是她。我的美人,你在哪呀?你可把本公子想得不轻。”

潘黎瞅了他一眼,告诉他这个样子太失态了。潘黎又问欧阳寻踪说:“欧阳道长,也不知二人现在何处?”

他呵道:“来人呀,把东西拿上来。”欧阳道长又命人拿来一张黄裱纸和一碗朱砂。

那人把黄裱纸在法案上铺平。欧阳寻踪用阴阳指蘸了一些朱砂,口中默念法语,手指随着左右画起来。

不一会,那张黄裱纸上竟出现了一张红色的地图。

欧阳寻踪画完地图,双手合十,口出一句:“送太祖爷。”然后右手执桃林剑从法案上串起一串冥钱,左手向着纸钱洒了一些东西,那冥钱就烧了起来。

等冥钱着完,欧阳寻踪又用阴阳指把桃林剑上的冥钱灰烬拂去。说了一句:“潘老爷,按照这张地图就有找到他们。”

一个随从走到法案前将地图拿给潘黎,潘黎看了看,不由皱起了眉头,他说:“欧阳道长,这幅地图是不是有问题?”

欧阳寻踪说:“有什么问题?”

上官云龙和潘庆虎都凑上前去,围观了一下这幅由太虚真人这灵画下的宝贵地图。

潘庆虎也嚷嚷起来:“不对,不对。这幅地图绝对画错了。我自小自活在这烽州一带,对这儿一草一木再熟悉不过了。我只知道这烽州西城外有这样一处无边无际的树林,哪儿有什么山,还不要提什么山洞了。”

上官云龙也纳闷,他对欧阳寻踪说:“欧阳先生,这烽州城外一眼望去,就是这芒芒然的一片林海,的确不像你画的这样有山又有洞的。”

欧阳寻踪也不禁有些紧张,他心想没有道理呀,这可是他利用这天地之气,采集两位毛孩的印迹而占卜出来的,不应该出错呀。他接过地图看了看,又是上北上南左西右东的指了指,图中的确画的就是自这山林往西五十多里地的地方。

而且在太虚镜也确实看到了两个的模样,还看到他们的确正在一个山洞里。

欧阳寻踪沉思了一下,他确认自己不会出错的。就对潘黎说:“潘大人,恕我直言。我们烽州人士自知城西是一片林海,却是否有人试着穿一穿这林海试一下。”

潘黎说:“这倒没有。这片山林,树多林茂,人迹罕至,豺狼野兽出没,自没有人敢涉险入这林海深处而去。”

欧阳寻踪说:“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时,亲眼看到的也未必就是真实的。”

潘黎说:“此话怎讲?”

欧阳寻踪说:“我们仅凭一双凡目遥望林海,很有可能被眼前的假像蒙蔽。也就是说,我们亲眼看到的这一片一望无际的林海,未必就是真的一马平川,全部都是树林。而在树林的外面不会有一座不起眼的小山。更不用说一个不大的山洞了。”

上官云龙也说:“欧阳先生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距此五六十里处如若真的有座山洞的话,那很可能就是书生修真成仙的地方。”

潘黎听着,他知道现在是他得下决定的时候了。他对副将邢玉春说:“传我命令,停止搜索山林,就地扎营。明日一早,按照欧阳道长所画的地图,寻找这座山洞。”

“领命!”邢玉春答道。

邢玉春立马通知各大把总,通知自己的兵勇就地安营扎寨,明日安排新的任务。

邢玉春本身也不太相信欧阳寻踪所说的话。但是,当兵之人,就得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知府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就好了。不要讲太多的道理。

因为在他的心里,永远记得烽州主将施鉴是怎样被潘黎废掉,并打入死牢的。前人的教训是沉痛的,他时刻告诫自己,不要犯施鉴那样的错误。

所以,他却没有把第二天的任务过早的告诉兵勇,他也怕大家不会相信欧阳寻踪,而闹起情绪,影响队伍的稳定。

邢玉春还命令近前侍卫给潘黎、上官云龙、欧阳寻踪、潘庆虎等人都扎下了行营,并派兵保卫,预防有人或者野兽偷袭。

潘庆虎因为刚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自己差一点被柳岩变成了一只石狼,在梦中是欧阳寻踪救了自己的命。而且,醒来后又亲眼看到了欧阳寻踪施下的神奇法术。

不禁对修真有了极大的兴趣。一来,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这套皮囊让柳岩真的变成一只石狼,而且他还要学习法术,用法术来制服自己的梦中情人;二来,他还想学习法术,用以与罗峰抗衡,他更不愿意再看到自己被罗峰欺负,而且还抢走了自己的女人。

在梦中,他想拜欧阳寻踪为师,可是欧阳寻踪并没有答应他。现在想来,这些人中,也许只有他与自己有共同语言,如果求他教自己法术的话,也只有他有可能答应教自己。

于是,在各个人都回到自己的帐篷后,他来到了欧阳寻踪的帐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