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三十七章 林间施法(1)

第三十七章 林间施法(1)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242  |  更新时间:

第二日一早,潘黎就将副将邢玉春叫到跟前。潘黎说:“邢将军,昨日,本府得到线报,有两名作奸犯科之徒藏身与城郊外的树林之中,现在本府命你带兵速速将他们捉拿归案。”

邢玉春说:“遵命。但不知那两个贼人有何特征相貌?”

潘黎说着:“这两个人系一男一女,均在十七八岁。他们身上有一定的功夫,并且藏有盗窃而来的蓝宝玉石一块,你这一去,一定要将他们人脏俱获。”

邢玉春说:“请老爷放心。”

潘黎又说:“本府把事情交给你办,自然放心。邢将军,上前借一步说话。”

邢玉春就凑上前去。

潘黎小声对他说:“邢将军,此两人实为修真灵者,他们昨日就在那树林中打伤了潘儿。潘儿带去的十几个家丁都不能奈何得了他们,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邢玉春说:“多谢知府老爷关心,小的这一去定然不会再让他们占到什么便宜。”

潘黎说:“还有城郊的树木十分庞大,他们一天的时间定然无法离开。你们如果去搜林,很可能他们已经离开了昨天晚上栖身的地方,你一定要找到这个地方,好让欧阳先生作法,弄清他们的去向。”

邢玉春说:“遵命。”

潘黎复才大声说:“好了,你退下吧。”

邢玉春说:“是。”

说完,邢玉春就退出知府衙门,来到军校场,清点了一万名精兵强将,与他一齐往那树林赶去。

此时,搂着美人入睡的欧阳寻踪方才从睡梦中醒来。

他一把推开怀中的艺妓,独自一个转身下得床来。他对床上的艺妓说:“还不快起来伺候老夫更衣?”

那艺妓哪里敢怠慢,赶忙下得床来,服侍欧阳道长穿衣,洗涮。

欧阳寻踪更衣完毕,又叫人送来早点,让艺妓伺候他吃下早饭。就站起来对艺妓说:“过会给我收拾一下屋子。”说罢,头也不回的就夺房而去。

欧阳寻踪根本就是把艺妓当作奴隶使唤,用之唤来,用完唾之。在他的心里,只有利用和被利用,哪有什么男欢女ai的真感情。

欧阳寻踪径直来到知府衙门。等他进入知府后厅,他看到上官云龙已经到了,正坐在那儿与潘黎喝茶,等他呢。

潘黎看到他来了,就高兴的与他打招呼:“欧阳道长,昨日可休息得好?”

欧阳寻踪说:“还好,还好。一夜都很安宁,就是有劳潘大人了。”

潘黎说:“欧阳道长这是说哪门子的话。”

上官云龙则笑而不语,他了解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从他的脸上的疲倦之意就能断定,昨天晚上必定不是一个安宁的夜晚。

潘黎说:“欧阳道长,请。来人呀,给欧阳道长看茶。”

知府的使唤就给欧阳寻踪端上了一杯茶。欧阳寻踪端起茶,呷了一口,把茶杯放下,就闭目养神起来,一言不发。

潘黎是个性子急的人,他说道:“昨日,欧阳道长说是要在林中作法,不知道您准备好了没有?”

欧阳寻踪说:“只要知府派兵将那树林围住,寻找到他们栖身之所,我定能将他们寻到。不用准备,不用准备。”

潘黎说:“噢,那就好。请道长放心,一早我就已经派兵将那树林围住,现在应该开始搜索了。我只是想提醒一下道长,不要误了事。”

上官云龙接过话,说:“我昨天回到药铺,也到罗峰住的房间去查看了。发现他一夜没回来,但是他的所用之物却也没有少。”

上官云龙捋了捋胡须,接着说:“依此推断,那林中少年就很可能是罗峰了。而且,他与柳岩是偶遇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潘黎说:“既然柳岩购下的是修真心种,她不独自保管好,不知柳岩为什么要让他也掺和进来呢?”

上官云龙说:“阴阳双修。”

潘黎说:“阴阳双修?难道她是想让罗峰与他一齐合修凝神?”

上官云龙说:“极有可能。”

潘黎说:“那事情岂不十分紧急。我们一定要尽快将他们找到,一旦晚了,让他们将那灵石糟蹋了,可就悔之不及了。”

欧阳寻踪说:“不急不急。什么事都有个因果,我相信他们逃不出老夫的手掌心。”

潘黎还是不放心,就催促上官云龙和欧阳寻踪说:“要不,我们现在就到树林里看一下吧。”

“也好。”上官云龙说。

欧阳寻踪自也是没有办法,不好推辞,就起身与他们一齐走出知府衙门。

他们一出得知府衙门,正好遇上潘庆虎急不了的往这儿奔来。

潘庆虎看到他们,忙上前去说道:“小儿见过父亲。小侄见过两位叔伯。不知三位前辈要到哪里去?可是为了找那两个混球?”

欧阳寻踪看了看潘庆虎,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欧阳寻踪对他说:“侄儿来得正好,我们与你父亲正要到城郊树林去一趟,你也一齐去吧。”

潘庆虎兴奋的说:“好勒。”

四人带着数名随从径直来到树林。潘庆虎又把他们带到昨日打斗的地方,在那儿倒下的四个打手还在那里趴着。

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都走上前去,拉起他们看了看,心里都已经有了一些数。

上官云龙说:“从这些人的死相上看,一定是受到了灵气的致命一击而亡的。”

潘黎说:“那不知他们是哪个门派的?”

欧阳寻踪说:“应该是尧舜帝国境内的天雨阁的功夫。上官先生怎么看?”

上官云龙说:“欧阳先生所言甚是,老夫也是这么认为的。”

潘黎说:“天雨阁?难道柳岩是天雨阁的弟子?”

上官云龙说:“单从武功上看,是这样的。但是,这只是一个证据而已,还不能作最后的判断。”

潘庆虎自是听得云里雾里的,他就凑上前去问:“什么尧舜帝国?什么天雨阁?”

欧阳寻踪对他说:“烽州虽是一知州,但是此处却是灵冥之气凝聚之地。这里天地冥之间存有三大帝国,六大门派。三大帝国分别是龙羽帝国、尧舜帝国、周唐帝国,六大门派分别是龙羽帝国境内的冥王峰、全虚教,尧舜帝国境内的天雨阁,望江山庄,周唐帝国境内的小林寺、铸剑门。”

欧阳寻踪接着说:“所谓三大帝国就是说他们分别代表了天地冥三界,而在天地冥三界又各有阴阳之说,所以就有了六大门派。天雨阁就尧舜帝国的阴派。”

潘庆虎一直认为自己是这烽州一霸,除了父亲他就是天,想作什么就做什么。想不到竟然还有这么多门派与他们抗衡。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什么三大帝国六大门派。他不由好奇欧阳寻踪、上官云龙各是哪门哪派来,可是守着父亲,他也不好打听。

就在他们说话间,邢玉春来报。

邢玉春说:“报告知府大人,末将已将这树林搜寻了一大半。在前方十里处,发现了一处篝火和一架吊床,想必那儿就是他们的栖身之处。”

潘黎说:“好!速带我们前去查看。”说罢众人就跨上马,一蹓烟地向那里奔去。

邢玉春把他们带到目的地,他首先下马,指着地上的一堆篝火灰迹说:“据末将查看,这堆篝火应该是昨天晚上有人留下的。而这处山林,树多林密,自然很难有人能免进得来。所以,想必一定是那两个强盗留下的。”

欧阳寻踪和上官云龙上前看了一下,都点了一下头。

上官云龙说:“应该就是他们留下的不假。”

潘黎说:“那欧阳先生,我们现在可以作法了吗?”

欧阳寻踪看了一下天相,说:“潘大人不要着急,现在天还没有黑,还不能作法。”

潘黎说:“噢。那我们就在这儿等一下。等到天黑,再请欧阳道长施法。”

他似乎有些忍不住了,但是,他是知道欧阳寻踪的底细的。欧阳寻踪的全虚教正于名门正宗全真教不同,他们龙羽帝国代表的是冥界,而全虚教又是龙羽帝国的阴派,所以他们运用的是至阴之气,要追踪灵者的足迹他们必然要借助天地之阴气。

但是,一般来说凭借欧阳寻踪的功力,如果运用法术寻找一个人定然不用非要等到晚上,借助月光的阴气和周围的寒气。而现在,欧阳寻踪却要等到晚上才作法,想必是柳岩、罗峰两个毛孩子不是一般的人物。

众人下得马来,找个地方坐下休息,等待夜晚的到来。

潘庆虎看到那儿有一处吊床,玩性一下子就下来。赶忙跑过去,独自一个人就躺了上去。他这一躺上去不要紧,竟然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梦中,潘庆虎来到一处山坡之上,他远远得望过去,看到一个女人正在采花。这女人长得实在标志诱人,他不由得就追了上去,等他走近一看,这女人竟是柳岩。

他看到柳岩直起腰向自己笑,那银铃般的笑声就他陶醉不已。他也挥起手与柳岩打招呼。柳岩也挙起手中的花,向他摇来摇去。

潘庆虎有些心花怒放了,他使劲的挥手。却听到,柳岩喊道:“罗大哥,快过来。”

她喊罗大哥?不是喊自己,他回头一看,罗峰就在自己身后。

他有些气愤,一下子发怒起来。他廒的一声,就像狼叫一样,他要冲上去,把罗峰撕咬成碎片。

他这一叫,自己竟变成了一只狼,而且引来了一个狼群。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