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三十六章 议事

第三十六章 议事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631  |  更新时间:

上官云龙和欧阳寻踪跟随潘黎来到大厅,分主次坐下。潘黎说:“上官先生,你怎么会认为寻蓝宝石,就是我们要找的玄真道人的心种。我们要找的宝石怎么会在这市井之中。”

上官去龙说:“回大人,主要是听贵公子说,他遇到的那个女子叫柳岩。大人可知道这柳岩是何人?”

潘黎说:“本府不知道她的底细,上官先生知道?”

上官云龙说:“不瞒大人,我也不知道这女子的真实身分。只是,曾多次听说一个叫柳岩的姑娘不惜重金,四处购买蓝色玄晶石,所以对她的消息特别注意。既然,她愿意出两千两的银子去购买一颗蓝宝石,我想这宝石一定不简单。”

潘黎说:“此话有理。”

上官云龙又说:“还有。即使她买下的不是玄真道人的心种,我们也要找到她,因为,只有找到她,才能解开她身上的种种谜团。”

潘黎说:“噢?她身上还有什么谜团?”

上官云龙说:“就是这女子的身世之谜。她小小一个女子,闯荡江湖,在江湖上却有她的许多神奇传说。恐怕这女子来头不浅。”

欧阳寻踪说道:“是的。老夫也注意她很久了,可是一直没缘相见。老夫听说,她曾多次到过书生族人的祠堂,她像在寻找什么。而且,她一直四处寻找蓝色玄晶灵石,而书生玄真道人的心种蓝色玄晶灵石。”

潘黎说:“是呀。这女子确实十分可疑。噢,还有罗峰,那小子怎么和柳岩纠缠到一齐了?”

上官云龙说:“回大人,小的也不知道。只是,按理说罗峰应该不认识柳岩呀。他们怎么会能到一齐呢?”

欧阳寻踪说:“你能确定他们不认识?”

上官云龙说:“我敢确定。我敢打保票,他们俩一定不认识,肯定是在买宝的时候巧遇到一齐的。”

潘黎说:“没道理呀。既然是巧遇,在买卖完成,罗峰不应该再和柳岩待在一齐了呀。他应该回到上官药铺才对。他们怎么会一齐到了树林呢?”

上官云龙说:“那就不得而知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既然走到了一起,他们之间一定就有必然的联系。”

欧阳寻踪说:“上官先生,你对罗峰熟悉吗?”

上官云龙说:“我对他还算是熟悉的。不瞒潘大人和欧阳先生,我曾经推算过罗峰的生辰八字,卦相显示这小子命运极其的好。”

欧阳寻踪说:“难道?”他又掐指算起来,算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说:“难道他就是?”

潘黎着急的问道:“他是谁?”

欧阳先生说:“回大人,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但是只从他的名字上拆字卜算,这人确实是个修真的奇材。刚才,上官先生又说他的命相极好,我想到了,传说中的玄真转世。”

潘黎不禁吸了一口凉气:“玄真转世?”

上官也不由紧张起来,他与罗峰在一齐的种种奇遇,让他不敢在小觑这一后生。罗峰虽然现在才入修真之门,但是看他的天资智慧,日后必成大器。但是,他又害怕让潘黎和欧阳寻踪知道了他驯化冥雷兽的事情。

于是,说道:“玄真道人升天的传说就已经十分传奇了,难道真的有玄真转世?”

欧阳寻踪说:“这个谁知道呢。可是,从现在各大门派加紧寻找玄真道人的遗物的来看,这件事好像也是有可能的。”

潘黎说:“有道理。按理说,玄真一届小小书生,得一奇遇,未费多大力气就能修道成仙已是千年奇遇。他的心种却也达不到修真灵者最高的品级黄级,只是个中等的玄种,各大门派不应该为了一块小小的蓝晶灵石,而大费周折的。”

欧阳寻踪说:“按道理是这样的。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呀。”

潘黎说:“此话怎讲?”

上官云龙说:“欧阳先生的意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呀。”

潘黎似有所悟,说道:“难道是为了寻找那个仙女?”

欧阳寻踪说:“极有可能。现在,玄真道人的玄晶灵石还有那幅地图很可能已经面世了,只有那幅画像还一直杳无音信。”

潘黎说:“有道理。看来只有集齐这三件物品,才有可能找到这位仙女。”

欧阳寻踪说:“不错。现在机会来了。”

上官云龙说:“你是说罗峰和柳岩?”

欧阳寻踪说:“正是。”

潘黎问道:“那依两位之见,我们怎样才能找到他们,并将他们一挙抓获呢?”

欧阳寻踪说:“如果事情真如潘公子所说,柳岩和罗峰进入了城郊的树林,那他们购得了宝石,为什么要往那边跑?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依我之见,明日一早,大人就派兵搜查树林,连一只苍蝇都不要放过。等搜查完树木,如果没有找到他们。老夫就在树木中作法,查一查那两个小子的踪迹。”

潘黎说:“好,明早我就派重兵团团围住那片树,好好的搜查。”

上官云龙说:“就按欧阳寻踪的计划办吧,等找到他们两个踪迹,我便与欧阳先生一齐将那两个毛贼抓回来,交给潘老爷。”

潘黎说:“嗯,这样最好。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吧。上官先生,你就回到你的药铺守着,防备他们回去取东西。欧阳先生今天晚上就在这儿住下吧。”

“好的。”上官云龙和欧阳寻踪一齐向潘黎告辞,上官云龙回到了自己的药铺,而欧阳寻踪来到了潘府给他准备的客房。

欧阳寻踪刚到客房,推开房门,却看到潘庆虎早在那儿等他了。

潘庆虎看到欧阳寻踪回来了,马上站起来迎了上去,高兴的说:“欧阳伯伯,你终于回来了,让侄儿等得好辛苦。”

欧阳寻踪笑着,走进房间,说道:“潘公子在此等老夫有什么事呀?”

潘庆虎满脸堆笑着说:“侄儿在此等伯伯回来,要请伯伯吃酒呢。”说罢,他把欧阳寻踪让到座位上坐好,然后朝门外喊道:“来人呀,上好酒好菜。”

话音一落,从外面就进来了五六个仆人,每个人手上都拿了一个传菜的盘子,里面盛了六碟下酒菜,还有一壶上等的女儿红,四个酒杯放在桌上。

欧阳寻踪一看,桌上摆的都是他喜欢的最好的下酒菜,又一看摆了四个酒杯,就知道潘庆虎要搞什么把戏了。

欧阳寻踪用手指着潘庆虎笑着说:“潘公子,你这是要搞什么?难道还要准备在老夫的房间请别的客人吗?”

潘庆虎自然知道欧阳寻踪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只是欣然接受而不点破罢了。

潘庆虎堆笑着对欧阳寻踪说:“欧阳伯伯一直对侄儿关怀有加,在侄儿身上下了不少的心血。小侄就是想请伯伯吃个酒,好好消遣一下。以表达小侄对您的敬意呀。”

欧阳寻踪笑着说:“哈哈,还算你有良心。你打算用什么让老夫高兴高兴呀?”说话间,欧阳寻踪的三角跟就露出了下流的色相。

“哈哈哈。”潘庆虎也陪笑道:“一会儿您就知道了。”

潘庆虎在欧阳寻踪的对面坐下,然后又向门外喊道:“进来吧。”

只见推门进来两个妙龄女子。这两个女子长得倒是俊俏,但是一看便知道是风月女子,专门做皮肉生意的人。

只是与市井风花雪月的场所不同。那市井中的怡红院、藏春阁什么的妓女都面向大众的,公开的。那些场所,只要你拿着银子,你就能随便的出入,得到你满意的服务。

而这些人则是这些达官贵府专门养的艺妓,主要是在有贵客到来时,表演一些小节目,陪客人高兴的。她们也是各个府上的仆人,当然也得听主人的命令。主人让她们陪谁,她们就得陪谁。她们不按劳分红,只能领取每个月的月钱。

当然,也有一些命运稍好些的,让主人看中了,被纳为妾的,就成了主人的专属用品了,每月的月钱也会多些。

这两个女子在潘庆虎和欧阳寻踪的身旁坐下。伸手就拿过酒壸,给两人斟起酒来。

欧阳寻踪倒也不客气,一把就把身边的姑娘搂在了怀里,浪声的说道:“倒上,倒上,都倒上。美人,陪老夫多喝两盅。”

潘庆虎说道:“对!一定要陪欧阳先生喝足,让欧阳先生高兴。”

欧阳寻踪“哈哈”的淫笑起来。

潘庆虎小声的对欧阳寻踪说:“欧阳伯伯,欧阳伯伯。”

潘庆虎叫了好几声,似乎欧阳先生才听到。他止住笑声,对潘庆虎说:“阿,你叫我?”

潘庆虎说:“欧阳伯伯,不知道你们与我父亲是怎么商量的?你们打算怎样替我报仇?”

欧阳寻踪说:“侄儿,这个你就放心好了。这事包在伯伯的身上,伯伯一定会给你出这口气的。来,先不啦这个,喝酒!喝酒!”

欧阳寻踪虽然号称为一个得道的修真灵者,但是他最大的爱好却是喝酒和玩女人。他的理论是:人生得意需尽欢。喝酒是为了抛弃杂念,放松心情。而糟蹋女人则是为了采阴补阳,有益修真。

欧阳寻踪所练习的修真正是修真界的一个旁门左道——全虚教。

潘庆虎为什么能与欧阳寻踪玩到一齐,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臭味相投。

潘庆虎端起一杯酒,对欧阳寻踪说:“既然欧阳伯伯这样说了,那侄儿也就放心了。欧阳伯伯,侄儿潘庆虎敬你一杯。”

欧阳寻踪端起酒杯,笑呵呵地说:“还是我庆虎侄儿有礼貌,将来一定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看好喽,老夫要一饮而尽。”

说罢,他一举杯一仰头,吱的一声就把酒倒进了肚子里。倒完后,还吱吱了啐起了酒杯。一看便知道是嗜酒之人。

就这样四人推杯换盏,喝了多个时辰。

潘庆虎才站起来说道:“欧阳,欧阳寻,寻踪,我告诉,告诉你,你,给我,呃,听好喽,你一定得,得为我出这口气。”

欧阳寻踪也站起来说:“潘,潘什么,庆虎,你,你放心,你的事,你的,就,就是,就是我,的事。”

潘庆虎说:“那,那我,我走了。不,不打扰,你,你的好事了。”说着就搂起身边的姑娘,踉踉跄跄的往门外走去。

欧阳寻踪双手一抱挙,说道:“不送。”他等潘庆虎走出房门,就赶忙坐下来,搂住旁边的女子说:“宝贝,今晚你就属于我了。来陪爷再喝两盅。”

潘庆虎是真的醉了。原来,欧阳寻踪只是装醉而已。他早就希望潘庆虎早一点离开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