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三十五章 兵败回府

第三十五章 兵败回府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365  |  更新时间:

潘庆虎吃了败仗,带着打手狼狈不堪的回到潘府。再看潘府,作为烽州知府的府坻,算得上这烽州最为气派的房子。在大门上面悬挂着一幅匾额,上面赫然写着“潘府”两个镏金大字,门口两个石狮子,每个足有两人多高,张着斗大的大口,里面还衔着一个大大的石珠。

这个地方一看就不是平常百姓能够随便来的地方。

潘庆虎带着打手趔跄着来到家门口,就大喊:“来人呀,来人呀。”

在门口守门的卫兵看到了,赶忙跑过来,扶住潘庆虎问道:“潘公子,潘公子,您怎么了?”

潘庆虎却一把把他甩开,骂道:“混帐,滚开!老子不用你扶!抓紧进府向我爹报告,就说有人欺负他儿子。”

守卫自不敢再靠上前去,只是陪礼道:“对不起,对不起。小的现在就进去通报。”

说着他就跑开,向里面通报去了。等他跑出十几米远的时候,还生气的骂道:“呸!败家的玩意,谁想管你似的,怎么不再外面让人打死!”

守卫嘴里骂着,跑得去飞快。他们都知道这小魔王谁也惹不起,伺候不好,轻则挨骂,重则挨打,有的人还让这小魔王活生生的折磨死了。所以,他吩咐的事,心里虽然有一百个、一万个的不情愿,嘴里却不敢说,只能照办。

潘府确实太大了,守卫一边跑了三进院子,才来到潘知府会客的大厅。

守卫边跑边喊:“报……”

潘黎正在正厅会客,看到有人跑了进来,就问:“有什么事情?”

守卫说:“报告老爷,潘公子让人给打了。”

此话一出,立即引得潘黎站了起来:“大胆!哪里来的刁民,竟敢对我儿子下起毒手!”

守卫说:“不,不知道。潘公子没有告诉我。只是,只是让我进来通报。”

潘黎说:“庆虎现在在哪?”

守卫说:“潘公子已经回来了,正在往这里走着。”

潘黎说:“来人呀,随我一起去看看,到底是哪个胆大包天的,竟敢欺负本老爷的头上来了。”

此时,在客厅拜见潘黎的两位客人也都站了起来,随潘黎走了出去。

他们走到二进门的时候,正好迎上潘庆虎一伙人走了进来。潘庆虎一看到自己的父亲,眼睛就喷涌而出,连滚带趴的来到潘黎身边,抱着潘黎的腿说:“父亲,你要替孩儿做主呀!”

潘黎看到自己儿子窝囊的样子,这让他感到更没有面子,呵斥一声:“休要嚷嚷,不要哭了,快站起来,有什么事情告诉为父,我替你做主就是了。大男人家,弄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潘庆虎倒也知趣,站起来,摸了摸眼泪,对父亲哭诉起来:“父亲,孩儿今天让两个贼人给打了。”

潘黎抬眼望了望潘庆虎,也没看出有伤呀,不由有些生气说:“你浑身哪儿看出伤了?”

潘庆虎却说:“你看看,你看看他们,都伤成这样了,还死了四个呢。有人打他们,还不就是打儿子吗?打我不就是打您的脸吗?”

“放肆!”潘黎大声说道。

潘庆虎说:“难道孩儿说的不是这个道理吗?”

潘黎没好气的说:“别说些没用的了,快快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一下。说说是谁打你了。”

潘庆虎说道:“今天早上,孩儿替您去寻街,遇到一个卖宝石的老头。孩儿看那宝石成色不错,就想买来送给父亲。却不想那老儿就地抬价,孩儿哪能让不讲诚信的人在父亲的地盘作乱。”

潘黎说:“捡重点说。”

潘庆虎说:“是,下面,下面马上就是重点。本来孩儿与那糟老头子商量好以三百两银子的价格买下那颗宝石,不想这时杀出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她硬是与我竟价,把价钱抬到了两千两。”

潘黎说:“后来呢?”

潘庆虎做了个献媚的样式,接着对潘黎说:“孩子自不会上他们的当,就故意把那东西让给了那女子。然后派人跟踪他们到了郊外的树林,想以哄抬物价之名,把宝石扣下。却不想,那贼人太能打了,竟把我们打得落花流水。孩儿一看不是他们的对手,就跑回来搬救兵了。”

潘黎问道:“他们?你刚才不是说是一个女子吗?怎么还有其他人?”

潘庆虎说:“本来是只有一个女子,后来却又多了个男的。”

潘黎问道:“他们都叫什么名字?”

潘庆虎说道:“那男的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那女的叫柳岩。”

“柳岩?”站在一旁的客人站出来问了一句,这人正是上官云龙。

潘庆虎看了看他,也不把他放在眼里,没好气的说道:“是呀,是叫柳岩。怎么了?你认识她吗?”

上官云龙上前深施一礼,说道:“潘公子切莫生气,那你说一说那宝石是个什么模样?”

潘庆虎说:“那,那是一颗蓝色的宝石,成色极好!你这佬看到也会财迷心窍的。”

潘黎呵斥道:“潘儿,休得对上官先生无礼!”

上官云龙说道:“潘老爷,没事的。”说完,他又走到潘黎跟前,附声说道:“那颗宝石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潘黎一听,心里咯噔一下,他转而把潘庆虎骂了一通:“你这混帐,怎么不与那女子竟一下价钱,把那宝石买下来。”

潘庆虎想不到自己的父亲今天竟说出了这样的话,以前可是买一顶点东西都把他疼得要命的主儿,今儿这是怎么了。他只得说道:“孩儿,孩儿不是不舍得花钱吗?”

潘黎气得牙跟都疼,自己这根独苗,什么时候疼过花钱呀,整天花天酒地,无所事事,老子攒下的家业,可是看得比命都重要,不想却生出来这么一个败家的玩意,拿他当钱庄了?!他说道:“你这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算计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时,另一位来宾说话了。他向前一步,拱手作揖,说道:“潘老爷,休要生气。现在关键的是找到那两个人,夺回宝石。”

潘庆虎听不得这句话,他也随和着说道:“是呀,父亲。还是欧阳伯伯说得有道理。”

潘庆虎称呼的欧阳伯伯,名叫欧阳寻踪,也是一位修真灵者。他与上官云龙一样都是潘府的坐上宾。只是他与上官不同的是,他不仅极力巴结潘黎,而且还不断的贿赂潘庆虎。所以潘庆虎对他倒还是比较尊重的,称呼他为欧阳伯伯。

上官云龙也说:“是的。但不知潘公子所说那位男人,长得什么样子?”

潘庆虎说:“那个混球,也是十七八的模样,倒是还有些眉轻目秀。他混球的武夫太厉害了,我的十几个打手竟近不得他的身。”

欧阳寻踪掐指算了算,说道:“据老夫卜算,这男子应该是个修真之人。厄,此人倒还与上官先生有交情。”

上官听此一说,想了想说道:“和我有交情?十七八岁?莫非——是他?”

潘庆虎一听打他的人竟和上官云龙有关系,就上前喊道:“好呀,原来他们竟然都是你派去的。快,把他们交出来。否则,别怪本少爷无礼了!”

“混帐!”潘黎喊道:“你这畜生,竟敢对长辈大呼小叫!滚下去。”

潘庆虎也不敢与老爷子犟嘴,就怯怯的退下了。

潘黎对上官云龙说:“上官先生,你说的他是谁?”

上官云龙这个狡诈之人,自不想把罗峰、金胖子与他一齐去蝙蝠洞的事情告诉潘黎,更不想让潘黎知道罗峰驯服了冥雷兽。

他对潘黎说道:“回潘老爷,如果这个人确与我相识的话,那这个人唤作罗峰。有一次,他到我的药铺里卖了一棵幽冥草。我看他可怜,就留他在我那儿小住几日。他换确是一个修真之人。而且,他练功非常认真,虽然他修真刚刚起步,但是他炼体已达到很高的层次。想必,潘少爷带的那几个人,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潘庆虎插话,说道:“是,他的挙脚确实厉害。不过,好像还有一个更厉害的人,他好像躲在暗处,暗剑伤人,我的四个手下,就是被那人暗剑杀死的。”

上官云龙说道:“没能躲在暗处的人,杀你仆人的就是那个名叫柳岩的女子。她比罗峰还要厉害,只凭她就能把你们全部打倒,绝不费吹灰之力。潘公子,你能回来,就已是大幸了。”

潘庆虎不服,说道:“你少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你这个叛徒!”

上官云龙从不把他放在眼里,如果不是看在潘黎的面子上,他早就上去扇他两巴掌了。

潘黎说道:“欧阳先生,你说下一步,我们应该怎么办?”

欧阳寻踪说:“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如果我们现在出发,到了树林已是天黑。虽然我们能够打败那两个毛孩子,但是一旦他们将那宝石藏起来,或者毁掉。那我们就得不偿失了。老夫的意思是,现在先派一批人马到上官先生的药铺守着,预防他们回来。其他的事情,还待我们好好合计以后,再行事。”

潘黎说:“嗯。欧阳先生说得有道理。来人呀!”

“在!”上来一个把总模样的人。

“派些人马,到上官先生的药铺守着,一旦发现这两个人的足迹,马上回报!”潘黎命令。

“是。”把总领命,带了一些人往上官云龙的药铺跑去。

潘黎看了看潘庆虎,没好气的说道:“还不快带你的人下去,找个大夫看一下。”

潘庆虎说道:“是,父亲,我的事情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呀!”

“你放心好了,下去吧。”潘黎说道。他对上官云龙、欧阳寻踪说道:“两位道长,随我回厅,商议一下怎样才能抓住那两个毛孩子。”

“请。”上官云龙、欧阳寻踪说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