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三十三章 心种(2)

第三十三章 心种(2)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081  |  更新时间:

柳岩说:“这就是这座山洞的第二大奇特之处。从别处向这儿看,只能看到一座小山,甚至由于有前面的树林的阻挡,你甚至连山都看不到,只看到一大片的林海;可是你站在洞中望外看,却能眺望几十里地,所能望到之处发生所有的事,都能尽收眼底。”罗峰说:“的确是一个奇妙之处。”罗峰在洞内转了一圈,又走到洞口看了一下,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接着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难道这个地方与那块蓝宝石有什么关系?”

柳岩说道:“其实我对修真也非常感兴趣,所以知道一些关于修真的传说。你想得没错,蓝宝石就有可能是玄真道人的心种。这此地方和这块宝石,都与玄真道人的传说有关系。”

罗峰说:“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传说?”

柳岩说道:“据传在八百年前,有一位书生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有一位仙女指引他来到一处非常隐秘的山洞,并向他传授了传真之术。这位书生醒来后,被梦中的仙女念念不忘。多少天之内都是茶饭不思,书也读不进去了。”

罗峰和柳岩找到一处古板旁边,坐了下来。

柳岩继续说道:“家里人看他这个样子,自然十分着急,于是就请人给他看病,请了不少的郎中,吃了不少的药,可是怎么也看不好,他的病情却一天天的更加严重了。家里人没有办法,就找来一位算命先生给他算了一卦。”

罗峰说:“算卦先生怎么说?”

柳岩说:“算卦先生认认真真的给他卜了一个多时辰,越卜越奇怪,最终弄得那位算卦先生满头大汗,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一劲的说‘怪了,怪了。’”

罗峰甚是好奇就追问道:“怪了怪了,是什么意思?”

“那位算卦先生说:‘书生的命相十分奇特,似有长生不老之命,却也似有短命之相。根本把握不准书生是生是活。’家里人让算卦先生弄得云山雾罩,心里慌慌的,就求大师给破解一下。算卦先生却推辞说:‘他才疏学浅,算不了书生的命相。让他的家里人另请高明。’”柳岩说道。

“后来呢?”罗峰问道。

“后来,时间不长那位书生就死去了。”柳岩说:“他的家人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在他书桌上的书里,找到了一张纸,这张纸上画着一幅地图,那地图上标注了一处山洞。家里人一看地图就知道地图画的地方就是离他们家六十远的一处树林,但是从来没有人知道这儿会有一座山洞。于是就派人按图寻找,果然找到了图上报画的山洞,也就是我们现在待的地方。”柳岩说。

“他怎么知道的呢?”罗峰问她。

柳岩说:“他的家人也感到十分的奇怪。但是,他的家人知道自书生生病就从来没有碰过文房四宝。这张地图一定是在他生病之前画的,于是就把他所有的东西都寻找了一遍,除了那张地图,还找到了一张美女的画像。这个美女也是家人谁也不认识的人。”

“难道画像上的姑娘就是那位仙女?”罗峰说。

柳岩回答他:“很有可能。因为在画像是附了一首诗:玄梦三月余,真艳永生驻。道修乐无边,人生乐无重。”

“藏头诗,玄真道人。”罗峰说。

柳岩说:“是的。玄真道人的名号就是从这首诗里来的。他的家人为了完成他的心愿,就准备将他葬到这儿。”

罗峰听得十分好奇,就没有打断柳岩,而是听她继续讲下去。

柳岩说:“他的家人就给他打了上好的棺材,选择了下葬的日子,找人抬着棺椁往这座山洞奔来。他们来到山洞,刚把棺椁放下,就发生了奇异的事情。”

“什么事情?”罗峰问。

柳岩走到山洞中央,然后指着一处平台,对罗峰说:“他们刚把棺椁放到这儿,就看到一缕青烟从棺椁中飘了出来,直上九天而去。家人感到十分奇怪,抓紧打开棺椁一看,发现书生的身体已经找不到了,只是剩下了一颗蓝色的宝石。”

柳岩接着往下讲:“家里人想到,书生可能已得得道升仙了,所以纷纷下跪,送书生升天。当家人朝洞外跪下,但见云端出现了一朵书生模样的云彩,耳边响起书生的声音。”

“那书生说什么了?”罗峰问。

“书生说:‘他梦中得一仙姑相助传授给他修真成仙的法术。其实,当他病下之时,他的元魂就已出窍,云游至此。现在元魂已在此逗留多日,就等家人将他的真身送到此处,以便他心神合一,升天而去。’”柳岩边说边站到洞口,向天边望去,似是在追忆当年的情境。

柳岩又说:“书生的家人收拾妥当,就回到了家中。家中的族长就召开了家族大会,将书生留下的地图、画像还有这颗宝石一齐供奉在家族的祠堂里,并且明确要求任何族人不得将书生得道升天的事情传出去。”

“那后来这些东西是怎么流落出来的呢?”罗峰问道。

柳岩说:“贪念!是人的贪念造成了后来悲惨的结果。书生的族人将书生的遗物供奉起来后,就各自回家了。打那之后,也许是有书生宝物的庇荫,他们家族人丁兴旺,富裕异常。可是就在十年前,宗族的祠堂突然发生了大火,这场大火将整个祠堂付之一炬,书生留下的地图、画像、宝石随之遗失了。”

“难道是书生的族人所为?”罗峰说。

“肯定是!因为他们宗族的祠堂历经八百年,几代人的修建,已经发展到极大的规模,里面的看护措施是极其严格的。不是他们的族人根本就进入不了祠堂,而且不是有一定威望的人,连祠堂的第二重都无权进入。而藏书生遗物的庙宇坐落在整个祠堂的中心,只有家族中极有威望的人才能进入查看。”柳岩说。

罗峰说:“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就接连发生了更多让人想不到的事情。由于没有了书生的庇佑,这个家族竟迅速败落下来,每天就有几十个壮丁不明不白的死去,家族中妇女生下的孩子也都难以养活,有的出生不到十天就夭折了。”

罗峰说:“一个家族中极有威望的人总算也不会超过十个人吧。找那十个人问一下,把那些遗物寻回,重修一下祠堂,不就行了。”

柳岩说:“事情并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具体里面的缘由也有许多更为复杂离奇的传说,具体的我也说不清了。”

罗峰看出柳岩将故事说到此,似乎在有意的隐瞒。于是,他也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对柳岩说:“难道你找到了那张地图,还有你花两千两银子买下的宝石就是书生的心种?”

柳岩说:“是的。十天之前,我寻得了那张地图。前天,我又在烽州城内购得了这块宝石。但是,我本身无法确定这个传说是不是真实的,于是就把你请上,一起寻到这儿来了。”

罗峰现在才知道柳岩把自己拉进来的真正目的。他不怪她,倒是有些感激她,感激她告诉了这个曲折离奇的故事,感激她这么相信他。他对柳岩说:“那张画像不知遗落到何处去了。”

柳岩说:“我也不知道。但愿今后能有奇缘,遇上那张画像。”

罗峰说:“我还有一事不明。”

柳岩说:“什么事?”

罗峰说:“你怎么知道那个老者卖的蓝宝石就是书生的心种?”

柳岩说:“我暂时还不能断定。但是,我追踪那位老者已经多时了,发现那么老者亿持的宝石十分奇异。我在几十米就有感知到那宝石的能量。”

柳岩又说:“你肯定知道,心种是修真之人本体灵物的重要东西,它分为人、玄、黄、地、天五品,而这五品对应着五个颜色,分别是绿、蓝、黑、赤、紫五色,这宝石的蓝色恰好是玄种的颜色。所以我就买下来试一下。”

罗峰又问:“世上心种虽然极其稀少,但是玄种也并非书生道人一人能留下的呀,你怎么能确定这颗玄种就是书生的心种呢?”

柳岩说:“这个我也不能确定。所以,我先后购下了十几颗的玄种。你随我来。”

她带罗峰来到山洞一个角落,她双手合十,口中念了几句口诀。然后,又将左右两手分别按住一块古板的两边,两只手慢慢的向两边移动。

但见,那块古板竟然被她慢慢的拉开了。

古板被拉开,罗峰看到古板底下整齐的摆放着十几颗闪闪发亮的蓝宝石。

罗峰不禁一想:这女子是何方人物?不说别的,就说是买下这十几颗玄种要花多少钱呀。这女子竟然这么有钱!

柳岩转身对罗峰说:“你看,这就是我买下的玄种。这些玄种,我也不知道哪一颗才是真正的书生的心种。”

罗峰走上前去,看了看,说道:“那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能够判断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