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三十一章 奇异宝石

第三十一章 奇异宝石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264  |  更新时间:

柳岩这一笑,让罗峰双感觉无所适从了。他想也想不明白,女人为什么这样喜怒无常。一会儿还在生气,一会儿又如此这般的开心。

是呀。他一个孤苦之人,就连一齐玩的小伙伴都没有,总是在市井场合胡混瞎闹。他却如何能学到一些哄女孩子开心的把戏,更不用说要弄清女孩子的心事了。

实际上,这男人女人之间说来倒也奇怪。

一些深居闺中或涉世不深的女孩子,春心萌动之时,总是对一些成熟稳重的男人充满了好奇和冲动,这样的爱情在华夏土地是主流,在我们的意识总认为男强女弱才是绝配,古往今来,江湖修真,这样的爱情故事数不胜数;

一些成熟的女人或性情放浪之流莺女子,熟练掌握了怎样捕获一个男人的心,内心更需求男人给予她的满足,也就天天在乎男人怎样哄自己开心的,每天总以此来衡量男人是不是还喜欢自己,而往往这样的女人遇到的男人更容易移情别恋;

而一些如柳岩之流,闯荡江湖多年,机灵古怪,阅人无数的女人,倒是对罗峰这样的什么事也不懂的男人倒是充满了兴趣,一举一动虽然青涩,却不由地唤起了她们的母性,总想去保护爱护这样的男人。

柳岩对罗峰产生了好感,看他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他细细打量起罗峰来。

在好眼前的这个男人,浓眉大眼,俊良洒脱,体格雄健,朴实憨厚,浑身第一个地方都散发着吸引她的男人特有的魅力。

柳岩的目光对罗峰来说是炙热的,她把罗峰看得无所适从,罗峰感到自己像个犯了错了孩子,像是在等待着先生的批评。

罗峰紧张地对柳岩说:“柳,柳,柳姑娘,你,你在,在看,什么?”

柳岩被他一叫方才回到神,又笑了出来,她学着罗峰的样子说:“我,我,看,看你,你呀。”说完,柳岩看到罗峰显得更加局促和紧张不安起来。

她实在忍受不住了,就“哈哈”的笑了出来。

“唉!”罗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女人真是奇怪。”

“你说什么?”柳岩止住笑,问他。

罗峰复又感到浑身有一些紧张,忙说:“没,没说什么。我就是想问一下,柳姑娘到底还有没能事了?没事,我就走了。”

“走?”柳岩说:“你要到哪儿去?”

“回药店呀。”罗峰说:“我这些天寄宿在上官掌柜的药店。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要不上官掌柜的要着急了。”

“你住在他家?你怎么能住在这种人的家里?”柳岩说。

罗峰感到奇怪,难道柳岩认识上官云龙,就问道:“你了认识他?那不是更好,我们可以一齐去找他,好到他家借宿一宿,要不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野外怎么办?”

柳岩说:“噢。不,我不认识他。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字罢了,因为他开的药铺在烽州一带是最大的药铺,当然有名了。只是听说他做生意有些黑心罢了。”

罗峰心想难道这女子是官府的,专门管这一块的,来烽州明查暗访,整顿市场秩序来了?

柳岩说道:“你住在他家,你不怕他会坑你呀?”

罗峰解释道:“噢,我身无分文,住他家倒是怕什么呢。虽然我也感觉上官云龙掌柜是个有许多秘密的人。但是,我们现在还是朋友,是他邀请我到他家住的。我一个贫穷小子,无处可栖,有这样的善人愿意收留我几天,我还客气什么?”

“他哪是什么善人,他让你住在他家一定是有什么企图呢!”柳岩提醒他。

罗峰反而说:“那能有什么?人和人之间不就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吗?”这句话是这么多年罗峰在夹缝中求生存总结出来的生存法则。

他这句无意的话,倒让柳岩心底感到有些紧张。她转而对他说:“你说得也有些道理。只是,你这样回去,不是给上官掌柜惹麻烦吗?你嫌我连累你,你回去不也是一样会连累上官掌柜的。”

这一下倒是提醒了罗峰。他对柳岩说:“你说得对。这混蛋潘庆虎的父亲是烽州知府,要是让他知道我曾经住在上官云龙的府上,那上官先生的生意可就做不成了。都是你做的好事,不仅连累了我,还让别人也跟着受牵连。”

柳岩说:“你这人怎么又埋怨起我来了。你放心,只要你不回去,那狗官就不会对上官掌柜怎么样的。”

“你怎么知道?”罗峰问她。

柳岩说:“这个你就不要问了,你听我便是了。还有,你如果现在回去就自投罗网,说不准那潘庆虎正在药店等着你呢!”

“怕那混球?”罗峰脱口而出。话一说出来,他就后悔了。想不到自己竟也这样没素质起来,骂人的脏话怎么就这样随口就来了呢。

“你傻他还傻呀。他带了这一些打不过你,他还带同样的人去抓你?”柳岩说道。

冷不丁被柳岩说了一句傻,倒让罗峰感到心里痒痒的。因为柳岩说他的语气明显不同于说潘庆虎时的说语气。后一种是厌恶之情,而前一种却是一种无法言明的感觉。

柳岩这一句说得确实很有道理,事实也确实如她所说。

罗峰问她:“那我们怎么办?”

“暂时倒也不用担心。因为,他们回去再回来总是要花一些时间的。今晚他们是赶不回来了。我们今天晚上就在这里过夜吧。”

“在这里?”罗峰反问道。

“是的,就在这里。我都能住下,难道你一个男人还嫌孬不成?”柳岩问他。

“说的什么话呢。我本来就是四处为家的流浪汉,我怕什么。我倒是担心你,一家富家千金小姐,受不起这儿的风寒。”罗峰说。

“呵呵。想不到罗大侠还挺会疼人儿的。”柳岩说。

这话说得罗峰就象是学生得到了老师的表杨一样,心里都乐开了花。他还帮作镇定的说:“哪里哪里。人与人相互关心一下,总是必须的。”

“呵呵”柳岩又发出了她那银铃般的笑声。这笑声只应是仙女才能有的声音,让人听上去感到特别的舒服和流连,也拨动了罗峰的心弦。

“柳姑娘,你稍等一下。”说着,罗峰就消失在月色的森林中。柳岩也不知道这小子要做什么去,但是她相信罗峰还会回来的,不会把她一个扔在这儿的。这就是美女特有的自信。

果然,过了不长时间,罗峰就从远处回来了。这次回来他手里好像还抱了一些东西。走近一看,才知道他抱了一大捆的藤条。

柳岩问他:“你弄这些东西作什么?”

“等一下你便知道了。”罗峰故作神秘。他放下藤条,又一跃,跳到树上,在树上折了一干枯的树叉,复又回到地上。

罗峰先把枯树枝放到地上,堆成一堆,然后找来一个粗一些一个细一些的枯木,用细木钻起粗木来,不一会儿,粗木就冒起了烟,接着就着起了火。这应该就是古老的钻木取火的技术。

罗峰把火生得旺旺的,对柳岩说:“柳姑娘,你先烤一下火。再等我一下。”

柳岩说:“你还要做什么去?”

柳岩的话刚一出口,罗峰就又消失了。柳岩也不禁感叹罗峰的脚力竟如此厉害!看来他修真的基础打得确实很牢固。

过了不长一会,罗峰提着一只野兔回来了。他拿出刀子,麻利得给野兔扒了皮,用一个藤条串起来,再用几个树枝搭起了一个支架,把野兔放在火上烤起来……

柳岩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罗峰做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对她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她从未看到这样有趣的烧烤。

罗峰坐到地上,拉过藤条编了起来。时间不长,一支支的藤条竟然让他编成了一张大网。他又从剩余的几支藤条上扒下了一些藤条皮,把这些藤条皮搓成一根绳子。

罗峰把绳子系到藤条网上,然后把绳子的两端系在树上,做成了一个吊床。他对柳岩说:“柳姑娘,今天晚上你就睡在上面吧。在上面不容易着凉,也不会有虫子。”

柳岩却也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特别的眼光望着罗峰。罗峰走到火堆旁边,取下野兔。这时,野兔已经烤好了,冒着热气,虽然缺少些盐分,但是闻上去就已经喷香无比了。

罗峰用刀子割下了一片兔肉,递给柳岩说:“你尝尝。”

柳岩接过来,放到嘴里,尝了一口说道:“味道不错,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罗峰说:“不要取笑我了。你一个一掷两千银的富家小姐,什么山珍海味没有吃过?还会在乎这样的小吃?”

柳岩说:“我说的是真的。这种原生态的野味最好吃了。你到饭店里吃的东西,加了太多的佐料,已经把食材原有的味道盖过去了。”

罗峰说:“哈哈,说的倒是有道理,但是你吃得好吃的主要原因是肚子里饿了吧。”

柳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倒是不好意思的抿着嘴笑起来,说道:“再给我一块,我还要吃。”

罗峰直接把野兔的一条大腿扯下来,递给柳岩,说道:“我从小就是挨饿的命,饱一顿饥一顿的,最能体会到挨饿时,吃上一口饭的美味。不过,后来好些了,我学会了抓一些野兔、野鸡、鸟蛋什么的,就没有饿到过了。只是,有些时候,还是想到饭店吃上一顿大餐,吃这样干巴的东西,滋味太淡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