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二十九章 巧遇

第二十九章 巧遇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850  |  更新时间:

话说罗峰一日在街边闲逛,遇到一伙人正在竞价购买一颗蓝宝石。面对一件稀世珍品,所有人就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竞相往上涨价。不一会,宝石的价钱就从一百两银子的起价涨到了一千两。

就在此时,在人群外围突然有人大喊一声:“我出五百两!”

这一喊倒是把宝主给喊蒙了。自古以来,竞价规则是从起价往上加价,就从来没听说过还有人往下降价的。更离谱的是一下子就降了五百两银子,这是哪门子规律,这不是来砸场子吗?

再看周围竞相提价的买主,听得有人在外面喊了这样一嗓子,也都感到十分好奇,纷纷转回头去看一看,这是哪里来的傻子,会不会喊价呀。

这一看不要紧,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来人是谁?正是这烽州一霸、混世太子——潘庆虎,人送钻青虎。

潘庆虎是烽州知府潘黎的独生儿子,从小娇生惯养,造就一副好占便宜不要脸的痞子习性。他每天都带着十几个打手,到街上强买强夺,欺穷压弱,净做一些坏事。受了他欺负的人们,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既不敢惹他,也不敢去告他。

罗峰听到人群中,有人小声的说:“是青虎。”随即所有的人就都打起了退堂鼓,连声说:“对不起,老板,我不买了,不买了。您还是卖给这位公子吧。”

很快,潘庆虎带着他的家丁就来到了人群这儿,所有的人赶忙让开了中间的一条道,把这伙子痞子让了进去。

潘庆虎来到摊子跟前,对着卖主又说了一句:“我出五百两,成交了。你给我包起来吧,这颗宝石归我了。”

宝主自然不愿意打应,他对潘庆虎说:“这位大爷,对不起您来。我定下的规矩是价高都得,刚才这位先生已经出到一千两银子了,您才出了五百两。所以,这宝石暂时还不能归您。您如果想要,请往上加价。”

潘庆虎有些生气说:“谁呀?谁出到了一千两银子,站出来给老子看看。”

宝主说:“这位,就是这位先生。”他转身又指了指自己旁边竞价的人。

可是,他再指的时候,那个人就像是隐形了一样,已经找不到了。宝主连忙抬头找,找来找去还是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潘庆虎说:“在哪儿呢?哪儿呢?你这老头,不要欺骗本公子,小心本公子到衙门里告你个欺诈之罪!”

宝主急了,他说:“公子,你怎么不讲理呢?刚才确实有人已经提价到一千两银子了呀。不信你问一问在场的人,他们可都是听到了。”

潘庆虎置身就问在场的其他人,问道:“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接连问了几个,被问到的人都吓得连连往后退,也不敢搭腔。他的打手一把抓住一个书生模样的人,厉声问题:“读书人,你听到了吗?!”

这位书生,文文弱弱,这一日也是无所事事,不怕多事的,钻到人群中来看热闹的,不想被一个人抓住了衣领,提了起来,问他知不知道。这一阵势,早已把他吓得魂不附体了,只见他满脸腊黄,斗大的汗珠一下子就把整个身子都湿透了。他浑身多少哆嗦着,说:“子曰,子曰……”

打手哪里听得上他这种穷酸的声音,大声地说“别和我子曰爹曰的,我家公子没功夫听。就是问你,到底听到了吗?”说着就把这位书生重重得摔在地上。这位书生摸着屁股似乎要哭起来,呜呜的说:“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也。君子……动……动……动口……不动手,你们……你们凭……凭什么……打人?”

“打你?打死你,信不信?!”打手十分猖狂,不断的叫嚣着:“谁听到了?站出来呀!”

潘庆虎说道:“怎么样,老板,没有人听到吧。还不快快成交!”

“我听到了!”罗峰心中愤愤不平,他要为书生讨个公道。说着,他迎上前去,理直气壮的对潘庆虎说道:“我听到,刚才确实有人叫到了一千两银子。”

潘庆虎听了,抬眼望了望,也不认得罗峰,就上前去说:“你是何方人物,敢挡老子的财路?难道你不认得老子是谁吗?!”

在旁边的一位看客,看到这种情况,怕闹出人命,让这书生还有罗峰、宝主等人吃亏,就向去打圆场说道:“这位大侠,不要鲁莽,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在你眼前这位爷是是我们烽州青天大老爷潘老爷的的长公子,唤作潘庆虎。潘大公子,您也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过这位书生和这位大侠吧。还有货主朋友,你在此做买卖还不是要依仗潘老爷和潘公子,差不多少赚点就好了。我说和,就五百两银子成交好吗?”

潘庆虎看了看这个人,却不领情,反而讨厌起他多事来,骂道:“哪里来的野狗,我潘大爷的事还用得你多嘴?给我滚一边去。”他的打手马上上前,把那位老者推开了。老者讨了个没趣,摇了摇头走开了。

潘庆虎反而变得更加嚣张起来,对宝主说道:“今天,老子还要定了你的货了。老子说多少银子就多少银子,这个市场上什么东西不都是以老子的嘴定价的。我给你五百两银子你不卖,现在你想答应,我还不给了。我告诉你,糟老头子,就二百两,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宝主看到这混球在坐地压价,他哪里肯答应。他想就是拼了老命也不能答应他的无理要求。他做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对,咬着牙对潘庆虎说:“你这样和强抢硬夺有什么区别?!告诉你,我不卖了!”说完,他就想打包走人。

潘庆虎哪里肯放他走,一把抓住他的手,对他说:“你敢走?!买卖没有做完,你不能走。你如果不卖,我就告你做假卖假,欺行骗市,到时,把你宝石没收了。看你后悔不后悔!”

宝主气得要死,这是哪门子道理?!罗峰在一边也甚是看不惯,就走上前去,要拉潘庆虎的手为宝主解围。潘庆虎的打手哪肯让罗峰去碰他们家的公子,就纷纷向前,就要对着罗峰开战。

眼看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就在此时,忽又听见后面有一位女子爽笑的声音,那女子的笑声如银铃一般。

那女子笑完,说道:“宝主,这位潘公子说得对极了,你既然出摊卖宝,怎么能有半途而废之说,这不是涮大伙开心吗?”

众人寻声望去,但见一女子正轻盈的向他们走过来。

众人看到这女子,都被她的美貌吓傻了。只见这女子十七八岁年华,杨柳细腰,面白如脂,穿一身粉红纱裙,随风摇摆,线条极为优美。

罗峰看了一眼女子,也被她的美貌吸引住了。

倒是潘庆虎起了色心,他放开抓老汉的手,掂着脚对女子说:“哟,这是谁家的女子,竟长得如此这般标志。”

女子笑道:“潘公子说话真有趣,多谢潘公子夸奖。小女子行走江湖,草民一个罢了,怎能与公子相比较呢?”

“诶,小姐这这话说得太没有水平了。公子我也是怜香异玉之人,何况小姐还帮本公子说话,本公子岂能不问个清楚呢?”

女子笑道:“小女子柳氏名岩。潘公子,看来你对这件宝物是非常看重,非要不可喽?”

潘庆虎说道:“当然。”

女子又说:“公子愿意出多少银子呢?”

潘庆虎说:“本来我是要给这老头二百两银子的,既然小姐过来说情,那我愿意出三百两。”

女子又说:“可是,潘公子,本小姐也看上这件宝石了,我想买来送给我的父亲。不知道潘公子,可否赏光,让给小女子呢?”

潘庆虎笑着说道:“有道是君子不夺人所爱。我也很喜欢这宝石,是我先买到的。只要这老汉同意将宝石买给我,我再转让给小姐便是。”

女子说:“不知道公子转让给我,要多少银子呢?”

潘庆虎淫笑一声,说道:“那要看小姐的表现了。只要小姐表现得好,什么事情都好说,都好说。哈哈哈哈……”

他的打手也随着打趣道:“嘿嘿,好说,好说。只要让我们家公子舒服喽,好说,好说。哈哈哈哈”说完众打手一个个的贱笑起来。

女子杏眼一瞪,说道:“到时,从猴子嘴里倒枣就没那么容易了吧?!我还是也来竞买一下,我们俩看谁价高谁得,算了。”

罗峰在边看着这位神秘的女子,也不知道她到底想要搞什么把戏。

潘庆虎想不到这个小女子竟然敢与他抢生意,也大声说道:“小姐何必不识抬举呢?”他看了看自己的打手,接着对女子说道:“柳岩姑娘是吧?你就不怕我喂的这些狗不答应吗?”

潘庆虎竟然将自己的打手唤作狗。他的打手倒也配合,冲着柳岩就汪汪起来。汪汪完成,还不忘自顾自的浪笑起来。

“我出一千两!”柳岩也不管不顾,大声的喊出了自己的价钱。

“你!”潘庆虎显得气极败坏,一时说不出话来。

“诶……”柳岩说:“是潘公子说的要竞买的,现在怎么不出价了?你如果不出价,那这宝石就是小女子的了?!”她边说边冲潘庆虎得意的笑。

“我,我出一千零一两!”潘庆虎气得哆嗦起来。

“诶,潘公子。”柳岩冲他一挥手,说道:“根据规矩可是每一百两喊一次价的哟。”

“我,我出一千一百两!”潘庆虎气得满脸能红。

周围的人看到竟有人敢让这浪荡公子当场出丑,都显得相当兴奋,有的甚至鼓起掌来:“好!好!”

柳岩若无其事的说:“我出一千二百两。”

“一千三百两!”

“一千四百两!”

“一千五……一千五百两。”潘庆虎显得心底有些虚了。

“一千八百两!”柳岩一下子将价钱提高了三百两。

这下子,让潘庆虎难堪了。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虽然贵为知府,这些年来搜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但是自己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银子来买下这样一块石头,到老头子那里肯定是报不了帐。但是,他想拼死也要挣口气,一咬牙一跺脚,说道:“我,我,我出一千九百两,两。”

“呵呵,潘公子家中也算得上殷实富足的人家,怎么?让这区区一千九百两银子吓成这样子?”柳岩打趣他。

“怕?谁,谁见,见本公子怕,怕过?我怕…怕…怕…谁…嗯?”潘庆虎脸上都留下了不少的汗珠。

“不怕?不怕那你结巴什么?”柳岩冲他潘庆虎一咧嘴。

“你,你,你少废话。还喊不喊,不,不喊可就是老子,老子的了!”潘庆虎冲柳岩吼了道。

“我出两千两!”柳岩面不改色的对宝主说。

这时的宝主已被两个人的气势吓得傻掉了,他想不到两个会叫到如此的高价,他看到柳岩冲她说话,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连忙说道:“噢,噢。”

而此时的潘庆虎再也不敢往上加价了。只得冲柳岩说道:“好!好,算你有种,我们走着瞧!”他转身对他的手下说:“我们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