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创世至尊>第十八章 不客气

第十八章 不客气

本书:创世至尊  |  字数:3914  |  更新时间:

既然确定了罗峰的修为之后,白风自然就不会再对他客气什么了,不过出于一贯的谨慎小心,他还是觉得有必要试探一下罗峰。今天乘着罗峰吃饭的机会,正好是他下手的时间。看着店小二给罗峰端来的饭菜,当经过他的时候,白风轻轻向着碗里一弹,手指之上一点白色粉末便飞了出去,不偏不倚的飘在了罗峰的汤里。白风目不转睛的看着店小二将饭菜全都摆在罗峰的桌子上之后,便坐在远处冷冷的看着罗峰。罗峰看着眼前的食物,想也不想的便吃了起来,酒足饭饱之后,自然少不了喝汤,不然的话罗峰也不会点了。不过当罗峰将拿碗依旧还是很热的汤端了起来的时候,脑海之中突然闪过一丝危险的念头,手上的动作顿时慢了下来,将手中的汤碗放了下去,神识试探这向着周围感应了过去。

当他发觉周围并没有什么危险的时候,便再一次的端起了手中的汤碗,放到嘴边吹着那上边的热气的时候,脑海之中却再一次出现了危险的警告,这让他有些疑惑,神识毫不犹豫的释放了出去。当他确定并没有什么所谓的危险的时候,再次端起了汤碗,这时脑海中却再次的出现了之前同样的危险警告。

直到这时,罗峰才有所发现,双眼看着手中的汤碗,心中想道:“难道这危险在这碗里?”

罗峰这样想着,将手中的碗放在了桌子上,危险的气息顿时减弱了下去,当他再次拿起放到嘴边的时候,却又强烈的起来,这说明他的猜测是对的。罗峰顿时紧张了起来,这碗里既然有危险,那就说明有毒,急忙将碗放在了桌子上。

而在远处一直看着罗峰的白风和火牛却非常的疑惑,他们看着罗峰端起碗来来来回回的放在了嘴边十余次,可他就是不喝。这样的举动在他们眼里看来,那是罗峰有意而为之,肯定是发现了其中有毒,所以才会故意做出要喝却与不喝的样子,然后惹得他们着急不已。这分明是在逗弄他们嘛!白风心里气愤的想道。

但是气愤归气愤,这样的情形,再一次的让白风对于罗峰的看法有些动摇了。之前他是认定了罗峰的修为仅仅是昨天才刚刚晋升的凝神期,可是凝神期的修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发觉自己在他碗中所下的无色无味毒药的,如此看来的话,若不是他的修为是有意装出来的,那就是一定有着什么天灵地宝,所以才让他察觉到了。不过对于后者的猜测,白风也仅仅是随便说说,毕竟他可从来没有在罗峰的身上感应到那种天灵地宝所特有的那种灵气。

罗峰最终还是没有喝拿碗汤,而是将他直接洒在了地上,便起身离开了这里,结了帐之后便径直回房了。

看到这样的情形,那火牛有些诧异的看着那地上的汤水,很是疑惑的看着白风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风恨恨的咬着牙看着火牛所看向的那一处地面,眼神有些迷离,牙齿要的咯咯作响,许久之后才狠狠的说道:“看来我们得赶紧来开这里了,这个家伙应该不简单,恐怕还是个危险的人物。”

白风这样的判断了一句,说着便起身,火牛跟在其后,不多时两人便收拾了东西离开了客栈。当白风离开这里的时候,客栈之中再次重归了平静,罗峰也再不用担心有人打扰了,应该说是他一直都没有担心有人打扰。

这半个月的时间便是这么过来的,修为到了凝神期之后的他,在那药店之中购买了一瓶凝神期修为能够用的提升修为的丹药之后,便开始了继续修炼。此时的他,所拥有的灵石已经所剩不多了,之前那些丹药便花了他三分之一了,现在的灵石恐怕也支撑不了多少了。

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整个峰州也到了最美的季节。随着气温的升高,夏季的雨天也渐渐的多了起来。罗峰的修为也达到了凝神期八重的高度,这是他再用了两瓶丹药之后没日没夜的修炼才会有的高度。

此时的他正把玩着手中的一个玉瓶,这正是那个黑衣人送给自己的丹药,不过他却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丹药,不知道其中的药理。今天他便借着空余的时间,去了那家贩售丹药的店铺,询问了一下之后才得知,那个黑衣人并没有骗他,这确实是非常罕见的灵丹妙药,可以适用于神游境界之下所有境界灵者提升修为,就连他那家药店都没有的出售,也算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了。知道了这个满意答案之后,罗峰显得格外的高兴,已经们没有灵石再去购买丹药的他,正好解了燃眉之急。

有了这样的好药之后,罗峰自然毫不迟疑的修炼了起来,又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罗峰的修为也很是快速的提升到了凝神期的瓶颈所在,眼看着就差一步便能够突破的瓶颈,却怎么也过不去。

今天下着小雨,雨点飘飘洒洒的落在街道上的青石砖上。顺着那些砖缝慢慢的汇聚到了一处,不多时变成了一条水流,顺着街道向着地处流淌而去。即便是如此也依旧没有阻挡了烽火城之中的人们,路上的行人依旧很多。罗峰站在窗前,看着外边的情景,眼神迷离了起来。

而就在罗峰回想着什么的时候,在烽火城中,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那个药店的老板正在焦急的等待着。自从上次得到了那冥罗果的果核之后,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快有三个月了,想必他们那所谓的重要的事情已经开始了吧。

就在那个药店老板曾经进入过的地下通道之中,阴森的寒气在这阴雨天之中显得更加的阴冷了,周围的石壁上全都是厚厚的冰层,比起上次来的寒霜显然要更加的阴冷了。在那洞穴之中一个阴冷的声音正在低声的念道这什么,而在一片冰雪飘摇之中,一个淡淡的人影被冰雪覆盖着,显然那晦涩的话语便是从他的嘴里传出来的。

在他的面前,一只晶莹剔透的小碗,摆放在了那张寒冰台上的正中间,碗中则是一些黑色的液体,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时不时的回法出一股恶臭,在这阴寒的地方也显得格外的刺鼻,可是那人影却丝毫不在意这些东西,他全心全意的闭着眼睛念念有词,像是在做着一场法事一样。

随着他不断地念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在这阴寒的地方,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吼声,那吼声像是从地面之下传来的一样,像是九幽之中的冤魂一样,不屈的嘶吼。听到这一声吼叫之后,那人影却突然睁开了双眼,一双猩红的眼睛好像血液在流淌一样,他的目光紧紧的看着面前寒冰台上的拿碗黑色腥臭液体,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就连嘴里的念道也停了下来。

这里只有他一个人存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个人,看起来像是鬼魂一样,让人不自觉的便有些不寒而栗。

这一切所有人都不知道,整个烽火城之中依旧沉寂在雨水带来的阴霾之中,天空中突然一声霹雳传来,天际霎时间变作了白色,罗峰站在窗前,眼睛顿时被刺得有些发痛,急忙闭上了眼睛。殊不知有多少人看到了这一景象,那从天而降的一道霹雳竟然径直劈了下来,落在了烽火城中。

若是有人距离那里更近一些的话,自然便会发现,那天雷落下的地方竟然就是那药店掌柜所在的地方。此时的他被那天雷劈出了老远一段距离,嘴角流淌着鲜血,全身都在不断地抽搐着,整个人好像废了一样。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看他那不甘的眼神,恐怕并不是故意让这天雷劈中的。

而就在这时,在那不知道多深的地下,一声兽吼传来,偌大的一个空间之中,那些阴冷寒气瞬间一扫而空,而在寒冰台上所放着的拿碗腥臭液体,此时也竟然飞离出了碗中,飘散在了空中。不多时一道劲风吹过,那图案腥臭液体便消失不见了。看着这样的情形出现之后,那人影满意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地下空间之中的寒气转眼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就连石壁上的那些冰渣,也都一下子融化了开来。正当那些融化了的冰渣化成水滴,一滴滴的落在地上的时候,整个空间之中却突然再次散发出了一股奇寒之气。这寒冷根本不同意之前的那种寒冷,好像是从某个空间传来的,这世界根本不存在的一样。在那空间之中,肉眼可见一团冰晶一般透明的东西在这里游荡者,而那奇寒之气竟然便是从这个物体之上传来。

“大功告成!”那人影感受这周围的寒意,对他却没有一点的影响,此时看着眼前那根本快要看不见的东西,却欣喜的说了一声。

在这之后,那人影突然从怀中拿出一面铜镜来,对着眼前的一片空中,突然伸手咬破自己的食指,然后用自己的鲜血在那镜面之上涂抹了起来,转眼间在那镜面之上便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大字,是一个封字。

当他写罢之后,嘴里再次快速的念道了起来,不多时随着他的念念有词,那铜镜闪烁起了昏黄的光芒,而那个血色的封字也同样闪动了起来。不多时便从那铜镜之上钻了出来,慢慢变得大了起来,转眼之间竟然将半个空间都笼罩在了其中。直到这时才停止了膨胀,那人影指着空间的正中央,低声喝道:“封印!”

随着他的一声低喝,那巨大的封字化作了一张巨大的布一样,向着中间包裹了起来。当那封字合拢之后,可以看到个大概,那中间包裹着的东西竟然好像是一条巨大无比的鱼一样,不断地扭动着身体,显然兵不乐意被那东西封印在其中。不过它显然是拿这没有办法的,最终还是停止了挣扎,被那个封字包裹在了其中,化作了一道红光钻入了铜镜之中。在那铜镜之上也渐渐的浮现出了一个鱼形的图案。

当一切都做好之后,那人影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抬头向着前方看了看,抬腿走去。

而此时还在院落之中的那个药店掌柜,此时已经恢复了过来。原来刚刚他虽然承受了雷霆之击,但是并没有受到重伤,刚刚只不过是因为雷电的原因,导致全身麻痹了。所以才会倒在地上不起来,现在时间过的差不多了,自然便恢复了过来,便站了起来。将嘴角的鲜血擦拭过之后,那药店掌柜的再次站在院落之中,看着不远处的一件偏房,再次等待了起来。

不多时,那眼前的房门吱呀一声便打了开来。从中走出了一个人影,细看之下那人竟然一身的白色,就连皮肤都是惨白不已,而且头发也是如雪一样的白净,若不是那一双通红的眼睛的话,还真的会认为这仅仅是一个雪人而已。

“你可总算是出来了!”看到这人出现之后,那药店掌柜没好气的说道。

听到药店掌柜这显然有些气恼的话语,那人却微微一笑,对着他说道:“让云龙老弟吃苦了,这一次还多亏了你的功劳。若不是你将那天雷吸引下来的话,这冥雷兽还真的不一定能够出的来呢!”

见对方如此奉承自己,那那云龙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依旧冷冷的看着对方,许久之后才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动身?”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